玫瑰计划

From Limbo Wiki
This page contains changes which are not marked for translation.
Other languages:
Projet de Rose.png
༺欢迎来到物质与梦想交织的世界,纷争与利益纠缠的漩涡༻
Icon-info.png
碎数研相关词条
碎数研编号:[待补充]
该词条由非Phigros作品参与者创建或编辑且不受保护
由于碎数研本身的性质,请谨慎阅读,同时注意碎数研不具有官方性质
如词条与已存在的隐性设定冲突,请前往林泊百科编辑建议箱提出。
待完善页面
该词条有待完善。

他通过这里和我们单方面交谈。

它也是。

我们也试图使用这里向未被污染之人投递线索。

简介

光芒神教为基础的神秘组织,目的是保护各种生物免受危险异想侵袭还有【数据删除】。

近期也有大批非光芒神教教徒加入。

内部等级森严。但现在变了。

该组织连续三年被部分林泊评为最杞人忧天组织。但是是正确的

也许还有些不可公开的目的?

你还想知道什么?你好奇的太多了

驻点

立场

中立于各方势力,做自认为是正确的事。因此导致不少争端。

暂时没有任何组织和个人与其公开敌对。

玫瑰带刺,谁能触碰?谁敢触碰? 但这不代表真的没有人与它敌对。带刺玫瑰,终有人嫌。

计划成员

光芒神教教徒

此处

林泊、五级异想

神猫帝姬

林泊,可能是玫瑰计划的创始者之一,身居高位,拥有较大权力。

SpiritCat

神秘莫测的未知生物,和帝姬走得很近,推测为分身异想。

银芳儿

少女模样的林泊。实际年龄逾200岁。异想培育家,培育出数十种可食用异想。

杨梅

人形林泊。厨艺精湛,善用各种不同异想与生物制作菜肴。现居于幽水岛,为仙馐堂主厨。

墨樱
墨樱





人类种异想。负责照看幽水岛的异想,并且[BLOCKED]。

灵陌

祈天的爱人。长直发少女,通常少言寡语。

五级以下异想

光引天狗

银芳儿为「光之源」Project繁殖出来的异想,由异想与AI狗类“杂交”而成。

会被光的来源吸引接近,因此被玫瑰计划成员用于寻找光的起点。

刃牙兔

九雾创造的生物。与普通兔类样貌无异,区别仅在于刃牙兔有着锋利如匕首的牙齿。

于银丸战争时期,被九雾用于战斗与审讯。

战后被限制于弥生浮岛#Σ39区中。

寒之花

因飞雪事件而产生的异想。会产生冰冷的微风,经常被众位成员用来避暑。然而零玺最近发现,寒之花会对人体造成一定伤害,令肌肉迟钝无力一段时间。

AI

“Igalta”

仿制版Igallta。不太成功,空有其样貌,但能力等等相差甚远。现在被闲置于弥生浮岛#Σ39区。据知情人士透露,Igalta现在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情感与性格,与一般人类差别并不大,正在商议是否将她放出Σ39区。

详见:断裂之剑
巨盾卫士

守护着总部AI士兵。

身着金色铠甲,手持刻有玫瑰花的巨型盾牌和巨剑。空有皮囊罢了。。

绝对服从于教主和「夫人」。

若是不服从,就会死。他们……曾经也是人类,也有丰富的情感。

剧情

主线:

“汝之所见,未必为实。笑脸之后,可藏利刃。”

支线(按开始时间排序):

“每一位反派的背后都有悲惨的故事。每一个恶魔的曾经都是折翼的天使。”

“不祥的定情信物,熄灭的初生火焰。”

“雪垒融入血泪,新劫成为心结。”

“幼苗不可生于烂泥。她只有两个选择 — 「融入」,或者「失去」。”

“啊……这是……梦?抑或是死后的世界?”

“凤阙宫看似风光无限,可知本宫的心血流向了哪里?”

“没有了宝匣,明珠又怎敢显露光华?”

“忏悔吧,可那些人都回不来了!”

“我……心里也有一个打算呀……”

项目

「危险生物」灭绝计划

由金舟法师率领成员广泛地将可能造成大规模危害的异想焚书化,效果显著。

相关词条:

「光之源」project

【待补充】

「莫特」project

“敢于反抗光之力量的凡人,我欣赏你们的勇气。但,很可惜,你们将会是【BLOCKED】,和那些巨盾卫士一样罢了。”

权力的象征

  • 玫瑰指环

白银制成的戒指,由玫瑰计划的最高领导者拥有。共有两枚。

  • 华丽的长剑

光芒教主的宝剑。用于指挥成员讨伐「对计划不利的因素」。

  • 审判之羽&正义之书

代表计划内法律与审判的权力。

华丽的长剑早已不再华丽,而正义之书也不再是正义了……

…?

“真相,本该是那种原始、客观的事实,是没有被篡改过的...吗?”

“世人果然如我所想一般卑劣。”

“玫瑰不仅仅有尖刺,也不仅仅有香气。”

“还…还债…这种债能还吗……”

“你...对得起曾经的自己吗?对得起良心吗?”

“你我手上都沾满鲜血,没什么不一样的。”

“强光普照之处总有阴影。”

“当最无辜的花朵被迫成为贪权者的养料,就准备好应对园丁的镰刀吧。”

“嘶吼的代价,可是声带被撕裂甚至咳血哦,你想好了吗?”

“事实?那不过是大部分人相信的幻觉罢了。”

“历史是用主宰者的权杖,蘸上败者之血书写的。至于败者是谁?不知道。”

“你的生命,真的足够终结这个循环吗...”

“光之神明的权柄,是否真的强到能对另一位神明处刑?”
















“这一切真的与你无关吗?自诩清醒者与戏外人的‘你’?”

总有故事注定BE,总有结局留下遗憾。理想并不容易实现,人心自古不可猜测。

【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