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计划/烟花情人

From Limbo Wiki
Icon-info.png
碎数研相关词条
碎数研编号:[待补充]
该词条由非Phigros作品参与者创建或编辑且不受保护
由于碎数研本身的性质,请谨慎阅读,同时注意碎数研不具有官方性质
如词条与已存在的隐性设定冲突,请前往林泊百科编辑建议箱提出。
林泊现实警告
该条目涉及林泊现实内容,请谨慎阅读。

隐灵孑晚

【林泊现实?年】

深夜雨滂沱,水如珍珠落青石。凉风吹落叶,滴水沙沙漱酷暑。

我戴着半边面具,举着白雨伞,独自走在石砖小路上。

金丝缠成的面具完全遮住我的左脸,令人难以看清我的容貌。

不过就算不戴面具,应该也没有人能认出我吧。毕竟我已经没有朋友,没有家人,也没有仇敌。

过去的这些关系,早已烟消云散。过不了多久,我便会被所有人遗忘,如同没有存在过一样。

最好快点。

我不想在任何人的记忆中,留下哪怕一点的痕迹。若是哪天被人再次想起,又要生出不知多少事端。

人类令我感到十足的厌恶。他们一个个都是表面上热情似火、道貌岸然,可是我一旦付出哪怕一点点的真心,便会被利用,被抛弃,被当作工具。用我的情感谋获利益,无缘无故地受到孤立然后展示优越感...太多了。曾经我以为它们只会发生在狗血小说里面,可现在我早就明白了什么叫艺术源于现实。

包括我自己其实也不值得喜爱吧...为了自己所爱之物,不惜撕破别人的名誉...

也许这些恶劣的本性早已烙刻在人类基因上,灌入肮脏的血液里,即使跳入最清澈的河水中也无法涤净吧...

雨水噼里啪啦地落在地上,奏出杂乱的旋律。夜风残忍地刮下几片嫩绿的树叶,如同那把曾划破我脸庞的锋利刀刃。脸上的伤疤恍惚间隐隐发痛,像是被重新划开一样。

我条件反射般去触碰我的伤疤,却只摸到了冰冷的金丝面具。

算了,既然是伤疤,就没有去碰的必要。反正我会记得她的,那个妒火烧心的女人。

仅仅因为她男朋友看了我一眼,便拿着刀冲进我家,不接受任何解释便划开我的脸。事后我却被劝说原谅她所做的一切,因为她“只不过”是爱着她的男朋友罢了。

无论做了什么,只要冠上“爱”的名头,就可以洗脱罪名,甚至被万人称颂吗?

呵呵,看来“爱”不是他们宣扬的什么神圣、纯洁的感情,而是披着瑰丽外衣的替罪羊吧。

我随便找了个树桩坐下,摘下几个晶莹剔透的蓝紫色浆果吃起来。这些酸酸甜甜的浆果在我的蔬菜地长好前简直就是我维持生命的必要物。现在拿来当零食也不错 – 至少比人类的那些不明物体做成的火腿肠和完全吃不出原先肉味的烤串好吃多了。【请勿模仿,野生浆果可能含有致人死亡毒素】

干净的雨水沿着雨伞边缘流下,把雨伞下的空间变成了水帘洞,洗去一切人类的气味。

今晚就睡在这吧,我想着,欣赏着雨水渐渐打湿我的花裙。

那个被我称为庇护所的简陋木屋已浸透雨水,几朵蘑菇在厚厚苔藓中茁壮生长。或许可以吃?我已经吃腻了菠菜和土豆了。【请勿模仿】

远处的人类们仍然在狂欢,播放着一首首不同的流行曲。大同小异的旋律、烂俗而敷衍的歌词,千篇一律的音色,蹩脚不堪的唱功,品行败坏的歌手。充满人工香精味的酒与汽水被倒入每个人的酒杯,没有半点逻辑的胡话从半醉的男男女女口中说出。

狂欢过后,人们将几乎没吃过的食物与剩余的酒水毫不留情地倒入垃圾桶与水渠,全然不顾生产出这些物品所需的资源有多少。过后却又象征性地吃着素食、谴责辛劳的屠夫与牧人。或是故作慈悲地给路边的流浪者钱财,虽然他们四肢健全、身强力壮、面色红润。

这就是人类的社会呀。一个充满虚伪与浮华的世界。

真是无聊透顶。

【本章完】

冰窟微暖

浓重的光污染为天空涂上肮脏的土黄色,繁星被迫隐于幕后。嘈杂的人声与车辆鸣笛声交错,织成名叫嘈杂的大网。这张网将我紧紧包裹,使我内心不得清静。

又是什么以节日为名、实则是为了收割金钱的无聊活动呢?

我不愿耗费脑力去思考这个,但恼人的喧嚣不断侵入我的脑中。我只好登上附近的山坡,躲入高高的野草,避开那片霓虹灯的海洋。

大口呼吸着山坡上清新的空气,清甜的气息与湿润的水蒸气进入鼻腔,弹奏出轻柔的乐章。我闭上双眼,仔细聆听飞鸟拂翼、风掠草叶之音。

嗯...还有人的脚步声...

野草的缝隙间,一个人影正一步步走上山,手中还拿着一支圆筒形物体。他慢慢接近,如焰火般的红发格外显眼。

我向后退了几步。要是被他看见,又要大废一番口舌吧。

后退的步伐惊动了野草,发出清脆的叫声。那人听力却极为灵敏,警觉地转过头来。

“谁在那里?”

我屏住呼吸,尽量不发出声音,可那人似乎已经确认了我的存在。他见没有回应,突然警觉起来,迅速掏出背后猎枪,向草丛方向瞄准。

“啊!别...别开枪...” 刻入基因的求生本能胜过了躲藏的想法,我几乎无意识地喊了起来。好几年没有发声了,这么一喊竟令我对自己的声音感到陌生。声带如同水中静置许久的铁链一般生锈得难以使用,强忍着不适应在喉咙中绷紧。

那人看见我,放下猎枪,喘了口气。“呼...原来只是个女人。还以为又有老虎呢。话说,你是外地人吧?有些面生啊。”

“我...呃...” 好久没有说话,语言组织的能力似乎失去了许多。

红发男子收起猎枪,面部表情尽力变得柔和。“别紧张,我没有伤害你的意图。”

“呃...我是这里住的,唔...但不是城市人...” 羸弱的语言能力难以撑起解释这一切的话语,过去发生的事情即使浮于眼前亦难以阐述。

“你是附近县城的?”

“不、我住在这,但...不跟别的在一起。” 说不出话的紧张感令我更加难以组织字词,脸因为剧烈的不安感变得越发滚烫。“总之就是、我久没有...和人说话。”

红发男子一听竟来了兴趣,就地坐下。“你是这里住的隐士?”

“唔...差不多,但...呃,好像不太同。就是...很难解释。” 莫名的倾诉欲突然出现,占领了内心,似是口舌想要将这些记忆与前因后果倾倒。“没有些时间,说不完的。”

红发男露出一个笑容,和他的发色一般温暖。“我有的是时间,也喜欢听听故事。”

于是那不可控制的倾诉欲驱使我告诉了他我的经历,从如何受到背叛、见识人类的丑恶,再到独自生活于城市不起眼的角落,还有为何跑到山上等等。那人饶有兴致地听完了我磕磕绊绊的话,手搭在我肩上。

“真是一段特别的人生轨迹,略微改编便是可写入小说的情节。你...果然与他们不同。”

“谁?”

“那些人。” 他指向面前那片光污染的海洋。“被困于既定的框架中,生命一眼就可以望到终点,却对人群中的潜规则与污秽低头的那些。”

“...那群最虚伪,恶劣的物种吗。”

“不过,或许他们没有你想得那样糟糕。” 他站起来,眺望远处高塔上闪烁的LED灯。“我听过很多人的故事。有些温暖,有些曲折,有些和你的一样与众不同。很多人其实也和你一样看不惯这些,不过他们因为各种原因还是选择了随波逐流。”

“...”

“相信我。人类真的不是只有自私与假面。我从他们的眼中,能够看到对美丽世界的憧憬和对公正的向往。”

“可是,那仅仅是少数吧。” 我仍然难以相信他诉说的观察,与我所见大为不同。“我不相信他们的眼睛或是话语。”

红发男子伸出手。

“我同情你的遭遇。但我会向你证明我的观点。”

颤抖着,我握住了他的手。

“对了,你有名字吗?” 他问道,亮橙色的虹膜如明灯般充满希望与温暖。

“...你是说,人类之间那个代号吗?”

“算是吧。”

“灵陌。孤独灵魂的灵,陌生世界的陌。”

“...真是个有诗意的名字。我叫祈天,祈愿美好明天的意思。”

“有诗意?我的名字和那有回车键就能写出来的东西有啥关系?”

“那是被曲解的‘诗’。它本应该是最优雅的文字与最真挚的情感的结晶,只不过定义被泛滥的杂草扭曲成了那庸俗之物。不过吧,据我所知,仍然有矗立的兰花执意将最初的诗传播。”

“...兰花娇生惯养,怎么可能胜过那些杂草呢?”

“我相信人们的眼睛仍然向往兰花的美丽。”

“是吗...”

山下,那片土黄色的污秽慢慢散去,人们如将木块啃食殆尽的蚁群般散去,令我想起那些网络上红极一时又迅速消失于视野的事件。看来那敛财的闹剧结束了呢。黑夜女神渐渐获得主导,取回了她本应占有的天空。

“我们一起放个烟花吧。” 祈天向我笑了笑,手中突然出现一个圆筒状物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