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tuary

From Limbo Wiki
Icon-info.png
碎数研相关词条
碎数研编号:[待补充]
该词条由非Phigros作品参与者创建或编辑且不受保护
由于碎数研本身的性质,请谨慎阅读,同时注意碎数研不具有官方性质
如词条与已存在的隐性设定冲突,请前往林泊百科编辑建议箱提出。
简介

被居心叵测者以方解为模板制造出的异想之物,属于异想之物——镜形的一个变种。
碎数研成员,食梦貘的制造者,主业是“清道夫”,同时兼任Trauma映像馆的馆主。

外貌

女性,身高175,藏青色头发,长度及腰,灰瞳。
外貌上跟方解并不是很像,但打眼看过去必然会把她误认成方解,因此日常会将前额的头发用卡子卡到头顶,必要时会戴着黑色口罩出行。
喜欢各种观赏型美甲,但由于工作的特殊性,只有大拇指会戴。不爱穿裙子,衣服多为主色调是黑白灰的修身长衣。
偶尔画点画怡情,更多时候都在屯各种绘画素材。

性格

在外人面前生硬冷漠、贪婪爱财、草菅人命,办起事来说一不二效率极高。
到了自己人面前就只是个口嫌体正直的可爱少女罢了。(喂,父爱滤镜收一收!
无法容忍再有像她自己这样的赝品出现。在获得方解的首肯之后,开始将一切意图与方解扯上关系者抹杀。

人际关系

方解——恩人→(未成年前的)监护人→坏老头子→糟老头子→死老头子。
Admin——性格很好的大叔,很靠谱,煮的焦糖奶茶很好喝。
神烨——没安好心。
——同窗18年的同学,充场好帮手,屯物癖。
德略略(Del)——任务对象→好友兼长期饭票。
Nannnn——愧疚,怀疑,以及对于对方的智商感到担忧。

生平

528.A.P,Mortuary被一居心叵测者“发起”制造。成型三个月时首次失控,击杀了发起者。随后动身前去“取代”方解,期间获得一张受损的创世光盘。接下来就如皆大欢喜的传统剧情一般,刺杀不成反被“感化”,由此被方解收养。
529-546.A.P,被方解送到学校进行了18年义务教育。期间完成了对食梦貘的初步研究,并提交给统治局供防异使用。

  • 毕业典礼当天方解亲自去参加,然后喜提了来自被他放养18年的Mortuary的亲切问候:“烦死了!你个糟老头子!”
方解:“噫——吾女叛逆伤透我心。(悲(被追着打)”

547.A.P,然后继续放养孩子长大了,管不住了(叹
549.A.P,建立Trauma映像馆。在方解授意下开始从事清道夫职业。
.A.P,与[待解封]交易,获得镜形的原始概念。 623.A.P,改建映像馆,重启对食梦貘的研究。
677.A.P,培育出多个成熟的食梦貘亚种
686.A.P,纪念馆游客走失事件后,方解精神状态急剧恶化,Mortuary开始定期利用梦境转移技术为他强化记忆。
754.A.P,方解死亡,一切安排有条不紊的进行,除了……
771/5/▓,阿特拉斯沉船事件,事情开始偏移走向
771/10/▓,再度找到Nannnnn,出于赔罪心理开始在暗中帮助他。
771/12/▓,与方解再度取得联系。
772/▓/▓,与Nannnnn正式会面。
(待补充)


轶闻

  • 虽然同为清道夫,但与Neon Dlyro不同,Mortuary是犯罪现场的清理专家,主要的工作是抹去犯罪现场的痕迹,为凶手掩灭证据,扫除障碍等等。
    概括得说,她与职业杀手的区别在于——只清尸体,不沾命案。
  • 从业以来最完美的一次工作,是负责了方解死后的善后工作,制造出了他已经泯灭的假象,骗过了所有人。而最失败的一次工作,则是缔造了“阿特拉斯沉船事件”。虽然错不在她,但这件事若没发生,也不会闹出后来的一堆琐事。
  • 在方解的刻意安排下,神烨并不知道Mortuary的存在。
  • Mortuary最初找上门来的目的是企图取代方解,在被方解“感化污染”之后,对“取代”的概念被歪曲为了▓▓▓。
  • 自称大学就读专业是下品种的再开发利用
  • 本质上Mortuary和方解之间是毫无干系的,因此她可以放心的持有Apl的模因而不受影响
  • 方解一般直接叫她,Mortuary对比表示轻微抗拒。
  • Mortuary在上学期间的大小假期都是在斯沃克内度过的,甚至几乎所有家长会都是Admin在顶班,因此她与Admin关系非常的好。因此也更接近真相。
  • Mortuary有随意进出斯沃克除内庭外任意地方的权限,因为是Admin开启的,所以神烨在接管斯沃克之后依然不知道
  • Mortuary最喜欢的一只食梦貘名为inertia,被她时刻带在身边,用于记录自己,以保证异想再造时可以获得无限接近百分百的还原度。
  • 方解逢年过节就送她的各种花花公主裙,长年累月积攒下来相当的多,可惜不穿。
  • 其实与Mortuary相关的很多元素都来自于同名的bga,包括Mortuary这个名字。有兴趣的可以去B站或者油管搜来看看。


相关收藏品

FJ_101413款相机

收集时间:[待解封]
保管单位:Nannnnn
等级:souvenir

Mortuary用来收集绘画素材的相机。素材风景照,工作效绩图,机密信息云云全都混杂在一个图库里,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张照片会是什么。
输入不同的密钥可以查看不同定级的图片,密钥最多有三层。
相机自带有键位自定义美化系统、定位系统和自动溯主系统等一系列功能,一点都不用担心会丢失,因为它会自己找到绑定的主人那里。
后来在某些本人不愿提起事件发生后,Mortuary将相机改绑到Nannnnn身上,以便随时能得到他的踪迹。

鬼言集

收集时间:[待解封]
保管单位:Mortuary
等级:main
一本封面上写着鬼言集暗红色精装笔记本,是Mortuary的专属工作记录本。

  • 翻到鬼言集的最后一页,方解的名字赫然在列。


记录

日期:539/1/28
保管单位:Admin
等级:souvenir

“所以……老东西还是不想见我吗?”Mortuary百无聊赖的坐在吧台边,手中吸管搅动,奶茶拍击在杯壁上,泛起一两片麦色的奶沫。
“怎么会呢。”Admin在吧台另一边耐心的凿着一块冰,手底下已经有了冰杯的雏形,“小方他虽然不说,但心底还是老喜欢你的,乖囡囡。”
“那他明明就在这里,为什么不出来见我?”
“他可不像你一样有假期啊。”

显然这些话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Mortuary还是把奶茶吸得咕咕响。

“嗯?……”Admin晃动摇酒壶的双手顿了一下,“小方的秘书来了,你躲一下。”
“哦。”Mortuary随手把喝的只剩下小料的奶茶杯丢进不远处的垃圾桶,撑住吧台台面,如蝴蝶振翅一般翻跃进吧台内部。
Admin:“乖乖……下次记得走侧门,昂。”
Mortuary:“都一样啦!”

神烨来得十分匆忙,甚至无视了吧台这边的动静,抬手刷开员工通道的大门便大步向着斯沃克深处走去。

Mortuary(向外偷瞄)
Admin:“不着急,冰柜里给你准备的有车厘子,拿去慢慢吃。”
Mortuary:“老东西不会有事吧……咳咳咳咳,好酸!”
Admin:“唉——拿错啦,那个是我调酒用的装饰樱桃。”
Mortuary:(吐舌头)
Admin:“他们要出来了,快回去。”(塞)

标着员工入口的大门被从里向外一脚踹开,神烨架着五窍流血[1]不省人事的方解骂骂咧咧的走了出去,星星点点的血迹蜿蜒了一路,在灯下反射出鲜红色的光芒

“这是怎么了?”Mortuary站起身,看着两人的身影逐渐远去,从碗中拿起一颗车厘子一咬——酸的。
“正常……的。”Admin垂下眼,随便拉过来一个玻璃杯,把手里调失败的酒倒了进去,“自始至终活在自己的战争里,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垮掉的。
Mortuary丢掉手里的酸车厘子,沾着玫红色汁水手指指向Admin手里的酒杯:“唔……这杯调坏的我能尝尝吗?”
“小孩子不能喝酒!”
“好吧好吧。”

地上干涸变色的血迹很快便被机器人清理掉了。

Mortuary最近回到了淋头般的预感中,却没有事先收到任何通知——说明这是一个意外。她应该去管管的,因为这预感已令她焦虑失眠,而她那不负责任的父亲竟然一点没有发觉。
该死,不应该指望那迂腐的老东西的!
还是Admin事先发现了孩子的不对劲,以一杯破格批准的带度数果啤哄好了人,顺带规劝她借此机会愉快地消磨自己。
第一日,彻夜失眠,那个方解的位置一次又一次在脑中重复,她联想到从跳动的盒子中不断四溢的液流,一丝一丝,像藏在背上衣服里的头发。
第三日,关节发痒,她试着放空大脑获得短暂休整,而透过指缝仍能看到无数细密的孔洞,有的油润,有的干枯;这些孔洞不断吸走她理智构成的一切,本能被规划的明明白白。
第七日,她睡得很好,「方解」的气息已经凝聚成了一条清晰的路线,要害的位置,挥刃的轨迹,乃至刀盘的扭曲纹路在肌肤上盖下一个令人流连的戳儿,构想这些令她安静愉悦,同时她也知道该出发了。

目标处在某个亚空间中,登记信息里状态被标记为已不可用。如她所想,边缘的防护程度很低,甚至轮不到用“蛀虫”挖墙脚,“撬针”活动两下便开出了一条稳定的通道。
跃起,落地,颗粒尘土沙沙滚动,她降临于一道山脊之上。时值午夜,天空深蓝无星,地面却白得发亮,殁向前遥望,坡下谷地平缓,房屋两三会集,被涨水的田壑包围,不见灯亮,不见人影。
另一面呢?她听见脑子里冒出这样的絮语——
另一面是无序的汪洋,大地于火光中化作碎片四散漂浮,好像夹在双手间挤干所有可供肢解的水分的绿葡萄,颜色仍在,结构却枯萎得不像样。
她的直觉告诉她,那熟悉的气息就在身后,以天灾为衬底,鸣奏错乱颠倒的乐章,而她不想向后看,她发觉自己本能中的那份期待消失了。

黑色的纹路蔓延膨胀,盖过地面,头系方巾的男子从她身边走过;其周身的事物倒退坍缩,回归无序,Mor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地面消失了,而她仍立于原位,或许还散发着弱光;前进的男子察觉到了这份异常,在Mor斜前方半米远的地方止住脚步。
“你不属于这里。”他转过身,与方解如出一辙的面庞让Mor泛不起一点惊喜,“因此我无法处理你。”
“但我是来处理你的。”Mor回答,“有什么东西消解了我的冲动,我现在不会下手。”
“喔。”「方解」应了一声,回身继续做自己的事。随着他步伐的停止,大地上的蔓延的黑色纹路似乎也随之止息;下一刻,Mor意识到她判断有误:纹路向着山脊内部侵蚀,“吃”掉了山体的中下部分,因此他们所在的脊顶也就变成了峰,变成了崖,被切割肢解出的大块儿的落石松动砸下,滚向谷地中的村庄。
Mor衬思片刻,从山头一跃而下,所踮过的滚石定在原地,陷入泥土数寸,算是勉强争取来一些时间,她需要更多对这里的了解。
村外围已被细润的泥石流滚过淹没,来时眺望所看到的清净田园仿佛幻象,难以联系起到面前这一汪黄汤。道路损坏的少些,但不是巨石就是大洞,堵得普通人没法走。泥中多见缠连破碎的竹片,可见曾有设立过多重围挡,防得了猛禽野兽,却挡不住天灾。
顺着墙跳上谷仓顶,Mor跺了跺脚,安静,除了远方山石碰撞的巨响之外再无别的声音。
“连蛇鼠都不留半只,这地方到底哪里惹毛了他——”

抬头前眺,村中心立有一座巨大的建筑,形态类似一个被斜着切掉一半的空心椭圆柱,又被炮弹轰出很多的坑,墙藓饱食了除弹坑以外大部分墙体,古往今来遭受着无礼的迫害。如果谷仓都空了,那么所有的资源应都被转移到别处,那地方能容纳得下村里大部分人,能处理和分配食物,能稳定抵御灾害,无疑应是兼具功能性与和仪式性的,礼堂一类的地方。
时间来不及将这建筑上下整个勘探一遍,她从房顶跃下,径直推开了建筑大门,无视人们恐惧的目光向内看去——并非礼堂,这是一座神祠。
“是协调官吗?”
这声音自建筑内部远远传来,淹没于棍棒乱飞之间,模糊了特征,Mor随意躲闪者门两边民兵投掷过来的武器,抽绳飞线稍加引导其轨迹,那些攻击便向着自己人去了;中间普通的村民前惧于兵刃,后慑于官威,呜呜泱泱骚动不止,又犹摩西分海,给Mor让出一条路,不乏有心恶者伸出手想要绊住她的衣角,被扫了一眼后又缩回手去。
道路通向神祠正中,也是神像的坐落之地。从美学的角度说,那确实是一座简而美的雕塑,白色的人形石膏像坐在四角台上,面容被隐藏在雕刻出的绸布下,拢着肩,姿态放松,让人看不出什么,因而得要追上去多看几眼。
“这神像莫不是从哪个雕塑展览会上搬过来的?”Mor心想。没有威仪,没有神性,仅仅是生动的,或许面容上还挂着笑。

神像下的扇形台上铺着几条毯子,当作伤员的休息处,其中多数都在休息,亦或是缩在被窝里向外窥视,仅有一个青年坐了起来,与她对视。
“您是协调官吗?”青年盖着一条毯子在腿上,坦荡从容,不像其他村民那么紧绷。
“并不。”Mor又看了一眼神像,“如果说的是跟外面那家伙协调的话,我还是做了一半的工作的。”
“请问为何说是一半?”
“双向协调,剩下一半工作叫作上访你们。”Mor编造道,“回答我,这里是哪里?发生了什么事?外面的那是谁?”
“这里?是通往中狭之地路上的无数个小村庄之一。你既然已与外面的家伙接触过,自然该知道,他要毁掉这里,毁掉我概念中所知的整个世界。”
“概念所知?你不是本地人?”
青年面不改色,瞳孔轻微抖动看向Mor身后的村民们,Mor勾指拉起一道单向隔音布,用眼神逼迫青年继续说下去。
“是,我自中狭之地学成归来,本想去世界的最外围、信仰最薄弱的地方地方传播教义。”青年的肩仍然板直,却衬不住松垮下来的意志,长时间的精神紧绷令他疲惫不堪,“那里已经破碎毁灭了。我凭借经验逃了出来;到这里时,恰好这个村子的领导者在‘意外’中死了,我便代理了这一职位。”
青年说完,看向了神像。Mor追随着视线望去,依旧没看出什么名堂。它依旧普通,从后侧方看去,与公园里坐在石台上休憩的路人别无二致的普通。
“我问你,你既然是神学生,那么在你的认知体系中,这座神像够贴合吗?”
“你答应帮我个忙,我就如实告诉你。”
“怎么?”
“这座村子马上要被毁了。在村民面前掩护我,我要离开这里。”青年没有一点想要同舟共济的意思,他揭开毯子搬出打着夹板的“伤腿”,借着Mor的遮挡开始割断缠在上面的绷带。
“你很有信心?”Mor觉得这人具有一种复杂的特质:初尝无味,细品辛辣。
“不怎么有,只不过我不该停下。”处理完毕,青年收起小刀拍了拍腿上的灰,“回答你的问题:神像是很标准的神像。”

“?!”
Mor伸出手,两片断裂的薄竹从指尖甩向青年,企图将他钉回原地;可敌不过青年多时准备,话音刚落便消失不见,竹刺带着强横的风击中了带着斑驳“血迹”的被子,似恶兽獠牙回转撕扯,顷刻化作千万破烂败絮,积地蔽天;腥雾蒙蒙,哀哭连连。
已经没有继续探查的必要了。Mor立足原地,等待一众村民看清了这修罗的模样后爆发出绝望的长鸣;她踮墙离开,暗沉得如一道影子。

黑色溢过此地的半盏天。
TBC

收集时间:687/▓/▓
保管单位:inertia
等级:nonsense

“来认识一下,这是inertia,我的代表性杰作。”Mortuary举起手中紧张的僵直的食梦貘。
inertia:(缩成貘片.jpg)
方解:“哦……它特殊在哪里?”
Mortuary:“能简短的吐出一两个字音,但本质上我认为仍是对其他生物的摄取与模仿。”
Mortuary:(捏捏inertia)“来。”
inertia:“(=゚ω゚)=咪~”
“喔。”方解将inertia提溜到自己的膝盖上,“那啥,来一个。”
inertia:“……”
inertia:“( `д´)草!”
方解:“?”
Mortuary:“?”
inertia:“( ゚д゚)草!”
Mortuary:“……我保证我没给它教过这些,它也没对我这么喊过。”
方解:“那看来罪魁祸首只能是我喽(耸肩)。”

  1. 口,鼻,还有双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