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Limbo Wiki
Icon-info.png
碎数研相关词条
碎数研编号:[待补充]
该词条由非Phigros作品参与者创建或编辑且不受保护
由于碎数研本身的性质,请谨慎阅读,同时注意碎数研不具有官方性质
如词条与已存在的隐性设定冲突,请前往林泊百科编辑建议箱提出。

致那些我无以寻回的东西。

故事早已结束,而只有你被留在原地,再也无法跟随我们的脚步。

只剩下永不被回应的爱和凝练于其中的愤恨,变作蝴蝶,为祸世间。

这是辉煌。
  也是绝唱。

——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她了。

她早已葬身在麟羽之下,再也不会回来……

我恨它,当然,也恨我自己的无能…

——

我见到它了。
杀害你的杀人凶手。

——

无边的哀恸也能化为力量吗?

人物简介

WBLX/lasta(风铃)

出场篇章:蝶#蝴蝶振翅之时

唯一一个拥有人形的蝶成体,有着人的意识与智力,但却有着异于常人的认知与情感。
本人年龄成谜,但据称中宫纪中期(约572.A.P)便已目击到其存在。在被Sagariath捕获后被吸纳进蝶专项研究组,后成为ai林泊。
现在碎数研绝赞打工中。

绯音(hetalios)

已死亡
出场篇章:蝶#观测日记中被光殒部分提及

原住民,生前同光殒是情侣关系。因误入山林被现世的蝶所杀。

Sagariath(光殒)

出场篇章:蝶#观测日记及部分收藏品

林泊,同绯音是情侣关系。在绯音被蝶所杀后转而投入对蝶的研究,编写了大部分蝶的基本性质词条。在亲历过一次“蝶现世”后研制出针对蝶毒的特殊血清“hetia”,并为了更好的研究蝶的独有性质而成立了专项研究组。至今仍作为研究组组长协助研究蝶及其次生异想。
人脉很广。

穗子(荒川 穗)

已死亡
出场篇章:蝶#观测日记

蝶的“容器”个体之一,光殒的实验对象。在蝶现世时发育为蝶,最后被光殒所杀。
也是因此,光殒才能获得如此多的实验报告。

012

出场篇章:蝶#观测日记的观测日记#8及追加观测与蝶#收藏品中的“炸蝶麟”词条

原住民,猎蝶人之一。从小便跟着父母一同捕猎蝶,年纪轻轻便已是小有成就的猎蝶人。带回绯音遗物的人,同光殒有交好,是朋友关系。后被光殒邀请,加入蝶专项研究组。

萨狄拉尔

出场篇章:蝶#收藏品的“书籍残页”-“纸条”词条

前TZB成员,林泊。负责提供,修正及确定了蝶的防异方法。同光殒交好,后被光殒邀请,加入蝶专项研究组。

lilo(莉萝)

出场篇章:蝶#收藏品中的“入职报告”与“对于蝶的部分观测记录”词条

唯一一个表现出“发育停滞”的“容器”,在经过检测及谈判后被光殒吸纳,加入蝶专项研究组,同时在研究组升格时定下了“振翅研究所”的名字,被其他人一致赞同。
需要进行定期检查以确保不会突然造成“蝶现世”。

基本性质

蝶为一种或多种形似蝴蝶且生命进程相似的异想之物的统称,其已被观测到的形态如下:

几乎没有任何危险性及智力特征。
从外表看来只是异常巨大的茧,内部的生命体征时有时无,此阶段会让你误解为或许其中只是一只普通的大蝴蝶。
它的存在会使周围一定范围内的人变得对茧本身有着成谜的狂热,不过离开这个范围这种狂热会连同这段记忆一并消失。范围大约是以茧为中心的半径五米,随着孵化日期的临近而逐渐扩张,最大能达到十米左右。茧被观测到顶端有一可开合的孔,临近孵化时顶端的孔将会张开,并喷吐出紫色液体,有强烈致幻作用,黏液稀释后有微弱薰衣草香气。被茧的幻觉所影响的人将出现自残倾向及行为,更有甚者会出现暴力倾向。
它可能会出现在任何可以攀附的大片墙体上。茧破裂后其内部可供一个身高1.8米左右的成年人进入并站立。在同一层观测到的数目通常有且仅有四个,只有在上一个蝶个体被抹杀之后才会出现新的茧。
在茧破裂后那种成谜的狂热会消失。

“容器”

自称为穗子的女孩,外貌不唯一。左眼戴眼罩,萝莉体型。性格乖巧文静,有人类智力,几乎没有任何危险性。眼罩下的左眼无眼球,只有空洞的眼眶。
她能够召唤一些无害的小蝴蝶。通常这些蝴蝶只吸食花粉或糖蜜。她本身没有任何人类的生理需求,只需要每天陪她聊聊天她便会满足。
很经常会聊到关于蝴蝶的话题。她最喜欢大蓝闪蝶。身边散发的香气让蝴蝶都会主动的靠近她,并在她身边环绕着飞来飞去。这种香气能让接近她的人类感到格外亢奋,但香气有耐受性及轻微致幻性,会让人无知觉的陷入幻觉之中。
大部分“容器”都性格懂事,而她们往往大部分时候都处于负面情绪之中。
随着时间推移会逐渐变得歇斯底里,这一现象在知道自己是“容器”后更加严重,更有甚者会出现攻击性行为,身边的蝴蝶会受到她的精神状态影响而变得极具攻击性。与此同时“容器”身上会出现未知来源的伤口与疤痕,此为破蛹的前兆。在“前兆”出现后一段时间内蝶就会自行“破蛹而出”。在破蛹而出后的一至三天内容器的皮囊会自然溶解并消失。
注:近日在各楼层抓拍到大量cosplay成穗子的居民及林泊,在此本百科发出严正谴责。请不要为了体验检测机构半日游而cos成穗子!

为翼展2.2米的大蓝闪蝶。也有其他物种的蝶被目击,据称已有[解析未成功]种。
在达成“破蛹”的条件后,“容器”背部会裂开一个大口,蝶将会控制“容器”摘下眼罩以便于让新羽化而出的小蝴蝶爬出。然后蝶本体便会从背部的大裂口中爬出,在展开翅膀后,其将会不择手段的逃离收容“容器”的收容室。裂口一般都从颈椎处延伸至尾椎骨,也有裂口更长甚至将容器的皮肤撕裂为两半的案例。
蝶有着基础集群意识,尚无有微弱人类智力。其身体本身带有剧毒,人体皮肤及组织被毒液溅到的部分会迅速腐烂。能够召唤5-17只不等的各色蝴蝶组成的蝶群,被这些小蝴蝶所攻击到的个体也会迅速死亡并腐烂。普通武器对蝶无效,在受到攻击后蝶会迅速自愈。蝶会被特定的音乐吸引,会随着音乐在空中飞舞。于律动星和月面的发光种会在飞行的同时有规律的闪光。
而唯一杀死蝶的办法,便是用被蝶所杀的人的遗物在蝶身上制造伤口,而遗物生前的持有者必须要与现在的持有者为朋友,情侣或亲人关系。在此期间,持有者需要承受来自蝶的异想侵蚀,具体表现为不受控制的想起与原持有者的许多美好回忆,并不断插入持有者死前的记忆。如在此期间承受者精神崩溃,其会在蝶死亡之后的一段时间内融化,并变为新的茧。如果持有者未曾动摇,则在蝶死后一段时间在附近的任意大片墙体上生成新的茧。但就算经受住了来自蝶的异想侵蚀,攻击者在后来也可能会有精神崩溃或造成不可逆精神伤害而导致自尽的现象。蝶在受到此类物品的攻击时,伤口不会再快速愈合。
近日在像素塔主塔部分区域捕捉到蝶成体而非小蝴蝶的集群行为,推测为自我进化或由某些情况而导致的异想污染。同时野生蝶成体开始出现微弱自我意识。
注:经由特殊手段检测及分析,确认碎数研成员“风铃wblx”为蝶成体,wblx并非蝴蝶而为人形的原因初步推测为二次异化,幸运的是,wblx保有人类的正常意识,且不会招致其它蝶成体攻击。

影像资料(节选)

一段录音

“蝴蝶,飞起来了……”

“蝴蝶何时起飞,将何时驻足?”

“蝴蝶已经飞起,残蝶与蛹挤破眼眶。 我的双手捧起还没来得起飞起的蝴蝶与玻璃碎片, 一起捏碎……”

“愿血肉中生出新翅。”

“不,不会再有新的翅膀……鳞片爬上脸颊,失活的眼中倒映出虫茧。 该结束了……”

“万物终有所属的天空。”

“……蝴蝶,已经飞走了。”

录音结束。

蝶“破蛹”的录像视频

画面中穗子面朝摄像机跪坐在房间的软垫上深弯下腰,同时摘下眼罩。从眼罩下的空洞眼窝中爬出数十只颜色体态等各异的蝴蝶,在几乎所有蝴蝶爬出之后蝶缓缓爬出,在脱离了穗子的皮囊后,蝶缓慢展开翅膀,并带领小蝴蝶们撞碎玻璃出逃,留下几滩紫绿色粘液。五分钟后光殒进入房间。
录像结束。

观测日记

观测日记#1

保管单位:sagariath光殒
保管时间:4/20/■■■
保管等级:bold

那个茧被固定着,同某片墙壁一起运到了实验室。它宛若死茧,呈现出黑褐的颜色。我不敢靠近,仅是远观都感觉它像是在诱惑我向其靠拢。
如同某片阴翳的牢笼。
我还是控制不住的回想起了那一日。
刻骨铭心。
我殷切希望它可以永远沉寂下去,就像是从未存在的死茧…

观测日记#2

保管单位:sagariath光殒
保管时间:4/21/■■■
保管等级:bold

那个茧如此安静…
我依旧没有勇气,也无法去近观它,只能通过监视仪器来观察它的生命…它太脆弱了,而时有时无的生命体征让我时常误以为它已经死去,但那时它往往会再一次展露自己的生命力。顶端的孔偶有开合,它的每个细节都被我事无巨细的观察并记录下来。
目睹它时我偶尔也会思考些什么。我真的必须要去面对那些不悦的记忆吗?

观测日记#3

保管单位:sagariath光殒
保管时间:■/■■/■■■
保管等级:bold

字迹被血迹与散乱的笔记所模糊,因而辨识不清。看得出的一点是,那时候的蝶——或者说茧,几乎快要将他的心理防线彻底打破,而最后他依旧冷静了下来。
内容大致如下。
“茧的生命活动愈加频繁了…我能感受到,里面的东西将要破茧而出。那种成谜的狂热侵蚀着我,吞噬着我的思维。我又想起她了,再也回不来的她。幻象与现实交织,我伸出手,却也只摸到了茧坚硬的壳与一手紫色的黏液。不知不觉我已经离它如此之近…果然还是被它影响了吗。”
“我依旧深刻的怨恨着我自己。为何我没有能在那时陪在她身边…但过去无法扭转,我仅仅也只能为此赎罪。即使如何赎罪她都再也不会归来,但我也必须为了接下来的一切去保持冷静。我在所不惜,哪怕是牺牲无数的时间…甚至是我自己。”
“我也不会再让任何人重蹈她的覆辙。”

观测日记#4

保管单位:sagariath光殒
保管时间:4/24/■■■
保管等级:bold

我来到收容间时茧已经破裂开来,还向外涌着滴滴答答的深紫色黏液。一个黑发绿瞳的女孩跪坐在破裂的茧前,长发还不断向下滴滴答答落着黏液——想必这便是我一直在等待的,新孵化出来的“容器”。
她绿色的眼瞳中显露的满是乖顺,我同她相距不远的僵持着——但也仅是片刻。她站起身,向我介绍起自己。
她——或者说她们,都名为荒川穗,或者…穗子。黏液还在滴滴答答的滴落,我沉默片刻,指挥其他人将她带去清理。在穗子诞生以后,茧的异常性质也消失了。是因为蝴蝶已经破茧而出了吗?
…我不能对她抱有任何私人的感情。因为她是蝶。即使再怎么乖顺,终有一天,那个东西也会破茧而出。如若不幸的话,我也将要下地狱去陪伴我的爱人了——
时至今日我尚才明晰,仅有痛苦是我的唯一。

观测日记#5

保管单位:sagariath光殒
保管时间:4/29/■■■
保管等级:bold

我在等待。
等待她破茧。

我当然知道我不应迁怒于她,而她也懂事的反常,哪怕知道自己是“容器”也并未表现出任何不满与愤怒。像是早就知道一般。
可我只是看着她便会止不住的痛苦。
只是看着她,我便会想起那一天。

当然,除去我的抱怨外也观测到了有用的信息——她身边有着一种醉人的香气,会让我与其他观测人员感到亢奋,充满活力的投入到工作中。那种香气像是丰收季节的麦香与果香交织,而其中夹杂着轻柔的花香。不过此种香气有耐受性,只要几天就会失去它的影响…
我提出是否能看看眼罩下的眼睛,被她罕见的拒绝了。

我沉浸于现在的一切,甚至差点忘记了她皮囊下的诡异之物仍在不断生长…

观测日记#6

保管单位:sagariath光殒
保管时间:5/6/■■■
保管等级:bold

她的情绪开始变得不稳定了。
她身上开始出现莫名的伤口,情绪也开始变得歇斯底里起来。
我无法接近她,而她的状况也一天比一天差…皮肤与眼罩下时常能看见有什么在蠕动,而她忍受着那样的痛苦,变得愈发暴戾,甚至对研究人员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攻击性。
我有预感。
蝶要破蛹了。

观测日记#7

保管单位:sagariath光殒
保管时间:5/10/■■■
保管等级:bold

蝴蝶振翅而飞…
……我的祈祷还是毫无作用。今天早上我听见穗子房间传来一声巨响,再过去看的时候只留下穗子扭曲的皮囊以及一滩令人犯浑的紫绿色粘液,还有被蝶打碎的玻璃窗与散落一地的玻璃碎片。我发现她的眼罩已经被摘了下来,底下是空荡荡的眼窝,但能隐约看见蝴蝶爬出来的痕迹。
真相原来是如此残酷。
但来不及思考这么多了,事不宜迟,我必须得在事情进一步闹大之前把现世的蝶消灭。我不能让其他人重蹈绯音的覆辙。
但愿我能活着回来。也希望不会有任何人死于这腐蚀性的翅羽之下。
祝我好运。
祝所有人好运。

观测日记#8

保管单位:sagariath光殒
保管时间:5/10/■■■
保管等级:bold

终于……蝴蝶被平息了。
我被那些依靠蝶而生的猎蝶者所搭救,而他们告诉我只有绯音的吊坠能够杀死它。那是他们帮忙带回来的遗物,现在则成为了唯一能杀死它的东西。
那些美好的回忆和她的死相交织在一起涌入我脑海的时候,我还是动摇了……我还是很想念绯音,想念与她在一起的每时每刻。和她在一起总是美好的。
同时,我也想念穗子。她如此懂事,且如此温和听话…哪怕在她化成蝶前的最后一段时间,她也在努力控制自己不去伤害他人——
但绯音已经死了,穗子亦然。现在在我眼前的,是杀害她们的蝴蝶,是凶手,是加害人。
最后,我还是用那个吊坠杀死了蝶。我用那一圈银边划破蝶的身体,片刻之后它的身体开始迅速萎缩,最后它落在地上,除去那一对漂亮的大翅膀没有枯萎以外,剩下的全部地方都枯槁扭曲,看起来令人作呕。它终于死了,可下一个茧会出现在何处仍是未知。
或许我现在需要调理一段时间,以平复我的状态。我需要几天时间从阴翳里走出来,然后,开始新的生活。
那么,关于蝶的观测日记就到此为止吧。
大概。

追加观测

保管单位:sagariath光殒
保管时间:4/2/■■■
保管等级:bold

一切兴许还没有完全终结。
012带我去了猎蝶者私下交流的地方。在那里一位前辈给予了我一本残破不全的书籍,破译了接近一周后我才完全理解蝶的起源以及关于它的其它的一切。关于它为何诞生,为何有着如此的异常性质,又为何会变成这样……我全都明白了。
后来,我又跟随者猎蝶者们,对蝶进行了前所未有的研究。我研究过诸多被蝶杀死的人和被杀死的蝶之后得出了完整的成果:
被蝶攻击精神致死的人会陷入幻象,然后在幻象中同自己所珍视的已逝之人一起等待着死亡的命运。于我看来可悲可泣,可或许在他们眼中也不失为一种幸福的死去。而被蝶直接杀死的那些人尸骨会迅速腐烂,然后被小蝴蝶吞噬殆尽——或许是因为林泊现实里的蝴蝶也一样拥有的食腐性。
但蝶的毒液并非完全无法抵御,我在研究与试验了非常久的时间之后研制出了抵御蝶毒素的血清,或许它能改变什么。
我把血清带给了012,让她帮我带去其它的猎蝶者那里——算是一种回报,或许。
它的效果很好。
这样的话,她应该也能瞑目了吧。现在,一切才真正结束了……结束了。
你终于得以安息。
绯音。

事件(节选)

关于蝶的新亚种

保管单位:■■■
保管时间:9/6/■■■
保管等级:bold

近日,有游客于土豆亚空间的某部落中目击蝶的土豆化变种及该部落围绕蝶亚种诞生的部落与其他土豆人不同的习俗。
对于土豆蝶的研究还在进一步开展。根据专项研究组的的报告,土豆亚空间的蝶亚种(下称土豆蝶)相对于蝶的原种而言已经失去了大部分毒性,且变得全身都可食用,只需做熟便可完全去除土豆蝶的毒性。
在该部落会用蝶的翅膀及触须作为装饰,他们相信“蝶有沟通生者和死者灵魂的力量”,尤其在哀悼已逝亲人时会使用以蝶为原材料制作的装饰。
因为几乎没有毒性,也可以在捕获土豆蝶之后直接油炸食用!

关于“蝴蝶教会”

在某地被幽蓝边界吞噬前诞生的教会。在知道其存在之后至该地被幽蓝边界吞噬之前人员数量不定,最少的时候约三十人左右,鼎盛时期甚至一度达到近二百人。成员结构大多为用户,也有少部分先民甚至是林泊。
他们在教会内的穿着统一为深紫色长袍,下摆类似蝴蝶翅膀,有微弱的反光能力。
教会内信仰着蝶及“容器”,认为它们是引渡死者复生的使者,并每月都会进行两次“仪式”。通过服用少量蝶毒来“净化自身”——虽然后来证明其使用的蝶毒并不会被吸收,但因为经过稀释及服用量较少,基本无生命危险。
他们相信,蝴蝶会带着他们飞跃死亡。因此甚至有极端人士主动选择成为蝶的养料,甚至是自愿成为下一个“茧”,以让蝶能一直存续——
但事实是在幽蓝边界来临时,他们所信仰的蝴蝶也和他们一起葬身于幽蓝之中……

收藏品

一张纸条

保管单位:绯音hetalios
保管时间:4/■■/■■■
保管等级: souvenir

一张被某些紫绿色粘液污染的纸条,应该是某位被茧所影响的人留下的手笔。看起来上面还有隐隐约约的血渍。纸条内容如下。
“请您宽恕我们的罪孽吧,我的主……”

蝴蝶吊坠

保管单位:绯音hetalios
保管时间:4/22/■■■
保管等级: souvenir

一个精致,小巧的蝴蝶吊坠,其上的宝石在阳光折射下会发出七彩的光芒。包覆着一圈银色的金属边,可以划伤人。
想必曾经佩戴它的人一定是极幸福之人吧。
可她已经不在了。
“有的时候,蝴蝶不一定代表着‘阴翳’,而是代表着某个人难以遗忘的,一触既碎的,捧在心尖上却再也无法见到的人或物。她是逝者的使者……”
“当蝴蝶再一次振翅,你我将于地狱重逢。”

书籍残页

保管单位:光殒
保管时间:5/2/■■■
保管等级:key

光殒从以此谋生的人手中拿到的,与蝶有关的几页书稿。其中有部分书页的字迹已经模糊不清,仍需时间辨认。
以下为已辨认出的书页内容,光殒已将其重誊写及扩写并装订成册,交由TZB的防异人员。


“蝶一开始仅是无具象模样的异想,由珍贵之人死亡的哀思所化,可随着一代又一代的讹传逐渐被传成了美丽又危险的蝴蝶们,于是它被这代代相传的传说赋予了蝴蝶的样貌,蝶也因此而诞生。”
“在茧形态时,它的狂热通常象征着生者对逝者无法割舍的爱,以及其演化而出的思念;而容器形态和蝶形态的攻击性行为则是代表了生者对珍视之人的恨的夸张化。毕竟无人规定生者不能对自己所珍视的逝者抱有恨意。”


“对于蝶现世的定义是,未休眠的蝶成体出现在人流密集的公共场所并造成一定范围的人员受伤或/及死亡。”


“即使蝶在每一层都有个体,但蝶本身并没有跨越楼层的能力——为何统称为蝶,有说法是因为其生命特征及演化过程的高度相似,以及它们曾经都是各种各样的蝴蝶…但也有其他的说法存在,例如说存在某种‘蝶后’,拥有跨越楼层的能力并因未知原因在每一层都产下了卵然后飞离了像素塔,或是蝶被某些更高维度的存在剥夺了跨越楼层的能力等。后经研究表明,并不存在所谓的‘蝶后’,现在的样子仅是多种蝶在生命演化过程中的高度相似从而导致了二次异化的结果。”
“曾经也有其他样貌的蝶,并非只有大蓝闪蝶一种样貌,至于为何现存的蝶只有此种样貌的原因,一说是因为第一只被发现的蝶个体为大蓝闪蝶,其它的蝶便受到了二次异化变成了这种模样,一说是因为大蓝闪蝶的外貌绚丽且夺目,但实际原因依旧不可知,仍在研究中。不过也有人在其余地方目击了其他种类而非大蓝闪蝶的蝶个体出没。如目击到未休眠的蝶个体出现,请立刻上报TZB。”


“蝶的鳞片在特殊处理后是一种美食,而蝶召唤的小蝴蝶也可当做美食。但是蝶本身带有剧毒,如不仔细处理则将会令食用者中毒腐烂。而常常有捕猎蝶并专门将处理过的炸蝶鳞拿出去售卖的商贩,而我们一般称其为猎蝶者。他们往往在每一层都有,专门负责捕猎及处理蝶。”
“他们并非直接定位新现世的蝶或刚出生的茧,蝶的危险性过高且难以掌控,而离茧太近则会被其本身影响导致陷入狂热。他们往往定位的都是刚刚破茧而出的容器,如此危险性和异想侵蚀便都能处于对人类无法构成过大威胁的范围内。”


“蝶现世后的小蝴蝶毒性远没有蝶本体那般强烈,经过脱毒处理后的小蝴蝶可以做成炸蝴蝶,烤蝴蝶,蝴蝶奶油汤等美食,但如果未做好脱毒处理,毒素虽然不会致死,但其导致的腹痛腹泻等症状也算是够痛苦的。”


“最早发明炸蝶鳞这道小吃的林泊已经无据可考,有一种可信度及接受度较高的说法是某些林泊在极度饥饿的情况下打起了蝶鳞的主意,将蝶鳞取下,切去沾毒部分后下锅油炸,然后发现了这一道人间美味。不过炸蝶鳞的真正来源依旧有待考察。”


“蝶几乎除去颜色之外毫无区别,而容器则千变万化。请记住五个必要的特征,来分辨容器和正常人类:

  • 其一,她们的左眼都戴眼罩;
  • 其二,她们往往是长不大的幼女;
  • 其三,她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名为荒川穗;
  • 其四,她们可以召唤一些无害的小蝴蝶,或是吸引一些蝴蝶前来,环绕着她们飞行;
  • 其五,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她们没有任何人类的生理需求。”

“偶然也会有人抓拍到右眼戴眼罩而左眼正常的穗子个体,但身体检查能够发现,她们的身体除去眼罩位置的不同外与其他的穗子个体无任何差别。”


“容器们和蝶们并不共享记忆,每一个容器或是蝶都是独立的个体,故也有心情温和或性情更为狂暴的蝶或容器存在。而蝶的异想侵蚀是随着时间推移而逐渐加强的。如果不想陷进幻象,那就请在蝶现世时就尽快处理掉蝶。”
“即使容器们与蝶们的记忆不共通,它们也不会产生任何自相残杀的行为。据观测,可能是容器身上发出的异香能够帮助蝶来分辨猎物是否为其它的蝶。此外,蝶如果出现在人迹罕至的地方,会选择捕猎一些小型的动物及小型异想之物,且在此期间会不断寻找人类的踪迹以尝试去往人流密集的地方。”


“如果要囚困蝶,请务必选择以坚硬金属制成的收容室以防止蝶出逃。在其它异想的介入下蝶将会进入休眠状态,或许可以使用这一点来遏止茧的生成。任何方式都无法限制茧的生成范围,在蝶被消灭后茧必然不可能在原地出现。”


“蝶给遗物持有者所带来的幻觉本质上只是利用了持有者与逝者的美好回忆和对其的负罪感,并将其等倍放大,直至把持有者压垮——他们并非于幻觉中死去……比起这个说法,倒更像是在庞大的负罪感和绝望之中窒息,然后在恍惚之中走向终末。”


“能够杀死蝶的遗物并不需要在生前一直被逝者贴身保管。只要是与逝者有着深厚感情的物品皆可。”
“如果持有者无法承受蝶所带来的异想侵蚀,精神会被困在幻觉中,与此同时身体在一段时间后会羽化成新的茧。如果其承受住了异想侵蚀,新的茧将在一段时间后于某些大块岩壁上随机生成。”


“曾经围绕着蝶的防异展开了一系列的对策与讨论,在经过多方讨论与思考后通过的防异办法有三个,但再次经过讨论之后,仅有两个被认为有可行性。过程如下。”
(在这一页书页里粘了一张纸条)

夹在书页里的纸条

方法一:让phigrOS系统管理员召唤幽蓝国捕获全部的蝶。
被驳回。只要仍有蝶的知情人士和依靠蝶而生的猎蝶者,此方法就无法实行。
追加:难道不能也全部送进幽蓝国吗?
如果夜市上少了炸蝶鳞的小吃,食客们也不会乐意的吧,故驳回。
方法二:以困住蝶为目标,制造跨层亚空间。
理论可行,但成本过高。如果没有其它办法,此方法不会启用。
方法三:动用其他异想,将蝶的精神困在蝶认为的受害者的美好回忆之中。
被批准。休眠的蝶仍有自愈和召唤小蝴蝶的能力,依旧可以维持夜市炸蝶鳞,烤蝴蝶等的正常供应。且可认为起到了占位符的作用,能有效遏制蝶的再生成。

记录人:萨狄拉尔

炸蝶鳞

保管单位:012
保管时间:5/3/■■■
保管等级:bold

蝶的鳞片在经过特殊处理后下锅油炸,炸至金黄酥脆后捞出的产物。口感类似于虾片,但比虾片酥脆的多,且有一股花香味。炸蝶鳞不会因为时间推移而变软导致口感变差。其本身没有味道,但可以往上面撒上烧烤料,盐巴,孜然等调味料以调味。是夜市的时令小吃,往往在蝶现世之后的一段时间才会有售卖,且数量稀少,因此炸蝶鳞的价格比其它夜市小吃贵不少。但吃过炸蝶鳞的食客往往会对于这种口感流连忘返,就导致即使炸蝶鳞的价格偏高但买的人依旧络绎不绝。唯一的缺点就是刚炸好的炸蝶鳞会有些许油腻感。猎蝶者012给出的建议是可以将刚炸好的炸蝶鳞放置十分钟左右,油腻感将大大降低,口感也将更加酥脆。

以下为一段录音片段。
光殒:我有点好奇炸蝶鳞是怎么制作的。
012:我得先处理蝶鳞。蝶鳞上带毒的地方还是挺多的,至少得先刮掉表层,然后切掉当时接触蝶身体的部分。然后七成油温下锅,就能看到蝶鳞膨胀——嗯,等它膨胀成原来的1.5倍大就可以捞出来了。如果不确定时间的话,记住,十五秒即可。给,尝尝?
光殒:啊,谢谢。
录音结束。

蝶毒样本(小瓶装)

保管单位:sagariath光殒
保管时间:9/6/■■■
保管等级:bold

光殒在某次亲历蝶现世事件时冒着濒死风险收集的一小瓶蝶毒。为呈铜色的粘稠液体,对大部分物体具有腐蚀性,使用特殊小瓶储存,对hetia型抗毒血清的研制起到了推进性作用。现在市面上仍有此种小瓶装蝶毒出售,或作为防身武器,或是为博人眼球,但贸然在无法确定安全的情况下使用蝶毒并非明智之计,还请谨慎利用蝶毒。

hetia型抗毒血清

保管单位:sagariath光殒
保管时间:5/3/■■■
保管等级:bold

由光殒研制的抗毒血清,可以有效预防或抵御蝶的毒素在体内蔓延,现在正在猎蝶者中广泛流传。光殒公开了此种血清的制作流程,让血清变得更普遍化也更平民化。现在在各大医药店都可买到此抗毒血清,大大降低了被突然现世的蝶袭击致死的可能性。hetia为明黄色澄明液体,于棕色玻璃瓶中保存。可通过皮下注射或口服给药,味微苦。副作用可能会使食用者感到头晕或亢奋。需保存在避光环境,不可暴晒。
特别注明:hetia是为被蝶攻击的应急情况而生的,如一次摄入蝶毒过多,则hetia的效力也无法完全解毒。请勿为博人眼球滥用hetia!

入职报告

保管单位:sagariath光殒
保管时间:8/11/■■■
保管等级:bold

近日捕获一绿发蓝瞳的穗子个体,该个体无攻击性,疑似陷入某种“发育停止”的状态。在谈判结束之后,该穗子个体同意加入刚刚成立不久的蝶专项研究组,并改名为“莉萝”(lilo),负责蝶相关研究记录的整合及归档。后经研究,此为容器的“发育停滞”。但暂未在其它容器个体身上看到此特性,推测此特性为莉萝被再次异化后的变异。该个体现必须定期接受成员组检查,以免无征兆的造成“蝶现世”事件。截止目前,莉萝依旧保持着稳定状态。

对于蝶的部分观测记录

保管单位:莉萝lilo
保管时间:12/4/■■■
保管等级:bold

锚点已连接。这里是蝶的专项研究组,现在正在对茧,容器及蝶进行研究。研究报告将写在下方,并随时更新。


极小一部分茧在恶劣环境下会陷入“发育停滞”。具体表现为吸引性质的消失,茧生命体征停止变得干枯甚至直接从攀附岩壁上掉落。而如果长期处于恶劣环境中,那一部分茧很可能会直接跳过容器态,一旦转移至相对舒适的环境并将其孵化后将会直接引起一次“蝶现世”。本实验室估测为再次异化的结果。切记不能对失去生命体征及吸引性质的茧掉以轻心!
有一部分容器也拥有着疑似“发育停滞”的机制。在发育停滞时她们与普通人无异,可以放心接近及结交。但那部分容器比茧的数量少很多,甚至现在已知的“发育停滞”的容器也仅有莉萝一个。而让“发育停滞”的容器重新成长的方法未知。这可能是极少数中的极少数,也可能是某些异化的结果。但可以确定的是:蝶正在同人类一般进化出更高级的智力及伪装的特性,切勿放松警惕。


月面及律动星的蝶个体被发现夜晚会发出有规律的微弱亮光,推测大约为某种适应性的变异,或者为二次异化的结果。
但这不是你们要吃发光炸蝶鳞的理由。发光炸蝶鳞,delicious!


部分在像素塔中的蝶成体被发现了集群行为,并疑似发展出微弱自我意识。暂未发现异化来源,怀疑为蝶的“自我进化”行为。该蝶群已被严密监控,如有新进展将补充于此行文字下方。

蝴蝶振翅之时

欢迎。
请证明你已经准备好聆听一个不是那么幸福的人的故事。
请确认您是否已注射抗毒血清

Press correct key to unlocked this File.
[ _ _ _ _ _ ]

abcdef
ghijkl
mnopqr
stuvwx
重新输入

恭喜我吧…
我终于结束了这个漫长的梦。
早安,午安,晚安,明日仍会是新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