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西可可

From Limbo Wiki
Icon-info.png
碎数研相关词条
碎数研编号:[待补充]
该词条由非Phigros作品参与者创建或编辑且不受保护
由于碎数研本身的性质,请谨慎阅读,同时注意碎数研不具有官方性质
如词条与已存在的隐性设定冲突,请前往林泊百科编辑建议箱提出。
待完善页面
该词条有待完善。

Life or life?

我们会一起逃离。直到云端之上。可事实的确如此吗?

朋西可可

人造净土·Pepsikoko·addictive rainbow life

  • 曾挂靠于霓虹的亚空间。

位置实时变化,盘旋于霓虹上空,可能于霓虹任意地点以肉眼观测到。其外形与乌云类似,但整体色调更暗。
可通过【数据删除】进入。
似乎并未随着霓虹的覆灭而被幽蓝边界吞噬,现坐标无法探明,疑似已迁至其他楼层。

基本信息

地理

气候

无明显四季区分,常年多雾。

地貌

以平原为主,南北两侧有小部分丘陵。极北部可观测到对称的山地级别的地势起伏,但仅限于观测,以这两处“山地”为中心,方圆10km内皆为有明文规定的禁区。据传言,曾有好事者擅自潜入后下落不明。
平均海拔约200m,有流言称其可能极速飙升至500m以上,真实性未知。地表覆有极薄且肥力低下的灰黑色土壤,由于耕作用土地资源几乎为零导致难以发展农业。土下地基呈白色,当地管理部门明令禁止破坏地表结构。

水文

无任何形式的自然水域。但曾有居民表明在墨芜飞絮期无意间观察到地下有不明分支状结构,且疑似有液体流动;其试图使用小刀破坏地基时被路过的AI管理员(见下述)强行制止。

生态

自然地表长有该亚空间的原生静物种异想之物,被当地居民称作墨芜。墨芜外观呈深黑色,质地柔软,部分居民曾剪取收集后用作纺织。每年3~5月及10~12月为其飞絮期,生长于各地的墨芜开始随风飘舞,造成出行不便。
有动物外形的异想之物栖息,被当地居民称作奇赛徒

人文

社会结构

由以“为居民们服务”为宗旨的特定管理部门统一决策亚空间内各项事务。管理部门内部无人员流动,住民可通过行走于亚空间内各处的人形AI管理员“柯丽科”向管理部门提交建议。
人口由数量持续高速增加的外来移民和位于【数据删除】的管理部门组成。但总人口始终稳定在环境承载力范围内。

饮食方式

管理部门统一收集降水用于居民生活水源供给;食物则由管理部门定期统一供给中的食物、居民捕猎的奇赛徒和居民间生成的可食用异想之物组成,第三类占比极低,且呈现下降趋势。

经济发展

以各类娱乐产业为主导的第三产业和灰色产业繁盛,无其他产业基础。
娱乐产业受当地管理部门垄断。当地现行政策之一为容许公开黑市交易。

人机关系

AI为人类而生,为人类服务。

建筑

  • 霁-分址

相传霓虹财团霁在朋西可可留有分址,亦有说法为原址。然其精确坐标至今无人探明。曾有住民试图向管理部门人员求证,对方拒绝回答相关问题。

人物

  • 可妮·科拉布

当地居民能接触到的唯一管理部门人员。 外形为头扎两个发髻、身穿黑舞裙、腿缠蔷薇茎、脚踩红舞鞋的黑发紫瞳萝莉,年龄未知。爱好是扮成柯丽科玩恶作剧——但显然,二者不难区分,至少外貌上的年龄相差太大了。

  • 柯丽科

作为隶属于管理部门的特殊AI群体,柯丽科们拥有相同的样貌,共享着同一个思维网络,作为当地住民的朋友活跃着。据说其框架设计借鉴了重生引导员的技术,但与之不同的是,每一位柯丽科都拥有自己的唯一独立编号,格式为KRKxxxx。当地住民可通过每一位柯丽科身上附带的实时信箱提交建议,但柯丽科的定位远不限于行政AI。她们可能出没于朋西可可的任何一个角落,被赋予任意一种职能:可能是某家女仆咖啡厅里的点单服务生,也可能正和某个缺少同行伴侣的路人说笑着走在街上,为分出哪件衣服更漂亮而讨论得热火朝天。
外形为头扎两个发髻的黑发紫瞳少女。
柯丽科没有自己的性格设定。换言之,为了满足广大住民们的各类需求,柯丽科可以视情况临时切换为任意一种性格。

收藏品

副本:日志档案KRK0420_010506

收集时间:1/05/06
保管单位:可妮·科拉布
等级:main
柯丽科的日志档案复制版本,记叙了0420号的平常一日。
但对于思维共享的她们而言,谁知道这是哪一位柯丽科的经历呢?又或者说,每一位都是?……
可妮摇动着手中的汽水瓶子,却发现不小心摇过了头。瓶盖死锁着,显然不是她这只细条条的手臂能拧开的了的。
更何况,凹凸不平的盖子,强拧起来手会很疼的啊!女孩嘀咕道。

“住民A:**的,这什么**天气,要不是莫名其妙进了这个**亚空间,老子现在早就到律动星过快活日子去了!
住民B:哎哎,大哥,别生气嘛。虽然还不知道要怎么出去,但至少这儿也没有霓虹那么糟啊。有歌有舞有酒,不用工作也有饭吃有地方住,除了天气差了点,我觉着这地方还是挺好的嘛……
住民A:嘁。
住民B:而且还有我们善良美丽的柯丽科小姐。出了这儿,上哪儿找这么好的**去!
住民A:(恶笑)那倒是。
住民A:哟,这不是柯丽科小姐嘛,来来来,陪哥哥们聊会儿天。
住民B:*,不愧是根据住民喜好造的,真是越看越漂亮。
柯丽科:好的。
……
住民A:嗝,咳咳……好酒!
住民B:美女倒的酒,就是玉露琼浆啊!
柯丽科:谢谢。
住民A:妞,给爷唱一个!
柯丽科:好的。您要听什么?
……
住民A:哈,不知不觉就到凌晨了。
住民B:(低笑)是啊,很晚了。那么……
住民A:柯丽科小姐,老样子,跟我们走吧?
柯丽科:好的。
……
……
柯丽科:好的。
……
住民A:呼——今天真够爽的了。
住民B:果然,这地方最棒的东西还是柯丽科小姐啊。(大笑)
柯丽科:谢谢。
住民A:柯丽科!把床尾的衣服拿出去洗了!
柯丽科:好的。
……
柯丽科:衣服烘干完了,我已经叠好收进衣柜里了。
住民A:知道了。滚吧。
住民B:哎——对人家温柔点嘛。
住民A:切,装什么正人君子,明明你刚才用力更狠!
住民B:(大笑)
住民A:你,还看什么看?还不快滚!
(住民A抬手给了柯丽科一巴掌,一记重脚踹在少女的小腹上。柯丽科踉跄着跌出门外。)
住民B:下次见咯柯丽科小姐,今天也出色地完成了使命呢~
柯丽科:谢谢。
住民A:滚!
柯丽科:好的。”

可妮:……
可妮:柯丽科。
柯丽科:我在。
可妮:帮我拧个瓶盖。
柯丽科接过汽水瓶,瓶盖旋动,瓶中挤压已久的气泡霎时间喷涌而出,溅了可妮一脸。
柯丽科:啊!非常抱歉!这就给您擦干净!
可妮:没事。我自己来就好。
……
可妮:柯丽科。
柯丽科:我在。
女孩将一口未动的汽水瓶放到桌边,上前一步紧紧抱住面前显得有些呆的少女。
可妮:谢谢你。
可妮:对不起。
柯丽科:这是我应该做的。
少女抬手,轻轻抚摸着怀中小女孩柔软的发丝。AI的机械腕骨转动,发出几近微不可闻的摩擦声——对于没有感情的机器而言,所谓“自我的声音”,大抵只剩下如此了吧?
而此间,只剩下她怀中的这个人能够听到。

副本2:日志档案KRK0420_010506

收集时间:1/05/07
保管单位:【不可公开】
等级:key
柯丽科的日志档案复制版本,记叙了0420号的平常一日。

……

【不可公开】:这就是你想给我看的?
可妮:嗯。
【不可公开】:所以呢?
可妮:什么?
【不可公开】:你觉得,它们很可怜吗。
可妮:……
【不可公开】:作为塔内原生的低等AI,它们本就没有自我意识。说难听点,它们和扫地机器人的区别也只有外表是人形罢了。
【不可公开】:你会心疼充气娃娃吗?再者……
【不可公开】:你真的从未设想过这种情形吗?能进朋西可可的都是什么人,你应当最清楚——这种事,这群东西,完全做得出来。
可妮:我……
可妮:我知道了。
【不可公开】:放轻松。要是实在舍不下那点该死的同情心,大不了加速这一批的成熟进度……反正我这总对新鲜的劳动力来者不拒。

书摘

收集时间:1/01/01
保管单位:【不可公开】
等级:key
一份书摘,经核查,摘自林泊现实作家毕希纳的《丹东之死》。表面上有明显经人为涂改过的痕迹,导致文意也与原文大相径庭——甚至是,背道而驰。

“当一个人感到疼痛的时候,再没有什么比咬紧嘴唇更愚蠢的了。——希腊人和大神都懂得哭,只有罗马人和禁欲主义者才作出慷慨激昂的姿态。
朋友们,我们只要稍稍比地面站得高一些,就可以不再看到所有这些杂乱无章的摇摆、闪烁痛苦的束缚和什么伟大而奇妙的线条,映入我们眼帘的就会是伟大而奇妙的线条自由的摇摆、闪烁、无上的欢乐。有一只耳朵,在它听来,那些震破我们某些人耳膜的所谓嘈杂的哭喊号叫声响将会是一片和谐的乐曲。”

世界是一团混乱。而它将给予我们真正的解放。

[影像]焰饰

收集时间:1/01/02
保管单位:无名氏
等级:key

朋西可可.jpg

意味不明的符号,烙刻于每一位新住民的后颈位置。
住民反馈数据统计结果显示,近乎每一位住民都对该符号的烙刻过程毫无记忆,也并无不适感,甚至部分住民在入住数月后才发觉此事。经过调查比对,住民身上符号的深浅程度不一,大部分住民初入住时痕迹较浅,后逐步加深。
如今此痕迹的深浅程度已在住民间被默许为分辨阅历和地位高低的一项重要评判标准,而被视为荣耀的该符号也被赋予了正式名称:焰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