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红树林焚书事件

From Limbo Wiki

主塔大事记范例,预收录作品《天雷焚江》(发表时间未知)

Icon-info.png 碎数研相关词条
碎数研编号:[待补充]
该词条由非Phigros作品参与者创建或编辑且不受保护
由于碎数研本身的性质,请谨慎阅读。
如词条与已存在的隐性设定冲突,请前往林泊百科编辑建议箱提出。

简介

667年12月3日至668年1月1日,发生在二代地表的劣性杀人事件。本次事件中共有668人死亡,死者均为先民,并伴随大量异想再生。

地点

本事件发生在二代地表雷州半岛,因缘巧合,此处有大量先民定居。该地春季阴绵潮湿,夏秋两季多雷暴,多级温和干燥,位于地表边缘,距离楼层屏障约三百海里。本地以文化复兴为由,开展过大型民俗活动,并以独特的防异手段为卖点,吸引了大量游客前来游玩。据统治局调查,雷江镇的技术并不能防止新异想的诞生,约在643年,设立雷江监察站,以防新的传说类异想诞生,例如猪雷,祖傩等等。

事件经过

本镇举行年末庆祝活动,统治局以维护秩序为由,派遣了一支防异小队到雷江执勤,实际上大约一个月前,生成值地图上雷江镇已处于黄色警告状态。就在活动前三天,诞生在冰封元年以前的异想之物突然出现,小队及时将情况告知了情报部,并展开消除工作。部分队员调查出事件原因,原是该地居民撰写了违禁书目,并有少部分林泊在其中挑唆,并传播百科内容,给防异工作带来巨大隐患。小队队长马莲荠决定启动第三级防异办法,即杀灭先民。

12月21日,先民奋起反抗,将防异小队扔进重生流程,仅一人逃脱。三天之后,先民的伤亡仍未减少,起初他们以为是消息败露,或是碎数研公开了他们的所作所为,然而就逃出捕猎的先民所言,他遇到了和防异队员外形极其相似的异想。之后雷江市民试图用史前异想困住“它”,但完全失效。猎杀持续到了12月32日的晚上,大家发现“它”的行动越来越慢,之前帮助他们的林泊,告诉他们统治局有一种自动生成短时异想的手段,这种异想盯准的目标最多和现行年份相同,所以等它杀完667个人,他们就安全了。但“它”在667年的最后一天闯入了编辑部,并在12点后,击杀了该事件的发起人。

参与人

马莲荠:用户名不知,天璇特性的资深干员,从业二十三年,解决本次事件的防异小队队长,被杨三伯引来的【待解封】吞噬,重生后继续执行任务。

一泉:用户名不知,小队新队员,最后启动先民猎手的决策人,认识参与本事件的林泊【待解封】,接受局内调查后,参与抓捕【待解封】的行动,已重生,去向未知。

【待解封】:用户名暂不公开,试图再生祖傩的林泊,仪式失败,告诉先民他们要全灭后,使用门牌逃走。在抓捕行动中暴露身份,最终被判防异服役七十五年。

袋契:【祖傩】坛主,雷江镇的公关经理,早期和防异队对接,导致小队没能在仪式前找到坛主,死在668年的黎明。

异想之物

猪雷(新!

一种善于游荡的异想之物,小镇雷暴的具体化身。晴天时,保持扭曲且撕裂的拼贴年画的形态;多为紫黄配色,部分个体身侧会浮现大量云图,但此类信息不知日期,不知顺序,无法利用。无害,会随机出现在开阔地带,离开时往往带着强烈的闪光。最终评价:幻想造物,三级,无害。

花翎狮子(新!

头戴双花翎的狮子,本是双人操控的舞狮,双眼玲珑,麟裙金灿,狮头锦簇,红作妆,蓝目框,白边勾勒,美极贵极。在冬季雷暴中获得了自我意识,已逃离雷江镇镇委仓库。极度危险,花翎狮子两腹空空时,喜食人类,如出现饱腹言论,必定有人类处于遇害进行时。

据两位受害林泊描述,被花翎狮子吞入后,首先会被灌输学习舞狮多年的记忆,一人为狮头,一人为狮尾。扮演狮尾的眼前一片漆黑,只有低头时能看见一条狮腿裤,扮演狮头的眼睛会和狮子的重合,获得狮子所视的所有信息,但并不能自主移动。两人的双脚会根据起狮鼓舞动,直到数天后完全扭成麻花,再用手撑地匍行,两只手血肉模糊后,狮子将暂时休息,只剩躯干和头颅完整的人类,会被沉重的狮身压成肉饼,在痛苦中彻底失去意识。

花翎狮子杀伤力中等,它渴望获得人类操作者,但由于该异想有自由活动的能力,被它捕捉的操作者往往会经历高强度的连续运动,最终肢体全部损坏,陷入死亡。这对受害者的精神打击力度极强,容易导致其他异想之物生成,或散布大量未成形的异想污染,与此同时强化花翎狮子本身。事件中观察到一次进化过程中断,有进化成双头六足的趋势。最终评价:四级。

戏服皮影

脱胎于皮影戏的异想之物,原型被授予非遗称号,却依旧失传的命运,构成了戏服皮影的生成条件。戏服皮影没有实体,更似过去的倒影。戏服皮影如果影子般移动,只在夜晚灯下出现,光源照射的范围越大,出现的戏服皮影越多,如有鼓点与弦乐伴奏,皮影会模仿该地发生过的活动。无害,因使用条件过于复杂,且不受控制,并不列在统治局保育物种之列。评价不变:二级。

祖傩-667(新!

过去完全焚书化异想-祖傩,它的再生成个体,统治局编号祖傩-667。与前代不同,祖傩-667并非回应消灾去病的呼唤降临,它不再拥有治疗人类的附带功效。据悼词推断,该祖傩能控制雷暴,和所有受雷暴影响的异想之物,在增加土地肥力方面也有奇效。

所有参与傩舞,佩戴面具的人,都将成为祖傩的载体,载体具体分为鬼、兽、侲子等。鬼为祖傩主体,一般为坛主,所有正德特性都在此个体之上,因该祖傩不具备治愈能力,鬼会驱使兽对任何患病者掏心、挖肺、抽筋、扒皮,甚至直接吃掉病患。侲子将不再具备意识,完全受鬼控制。非傩舞参与者若被侲子带上傩面,也会变成祖傩的载体。

祖傩-667负责了该事件中绝大部分尸体的埋葬,并在病体完全消除后,解除了对兽和侲子的操控,唯有鬼面具无法脱离,佩戴者将同时体会所有病患生前的痛苦和被杀的过程,还有兽与侲子的怨恨和祈求,最终陷入疯狂状态。若不能及时清醒,鬼将化作恶神,继续吞食曾经的载体。 若坛主不在鬼位,可采用送神的仪式,送祖傩离开,本事件该法不可取。

被祖傩控制时,鬼将陷入一种忘我的状态,扮演者能直接收到信众的祈祷,产生无所不能的幻觉,逐渐适应异变的身体。鬼,熊躯红发,傩面从嘴部裂开,在仪式进程中逐渐融入扮演者的面部,甚至事件结束后,会对扮演者的重生体产生影响。据前代最终扮演者描述,她在接受治疗中期被鬼看中,成为鬼的新载体,但在融合时,因没有仪式麻醉,完全承受了鬼于最终形态时会感受的负面情绪,并在身体改造的剧烈疼痛中丧失意识,重生后仍佩戴傩面。

兽则在第一时间失去人性,变成只会撕咬跟随本能的野兽。其中一位扮演者在解除控制后,仍保留血食习惯,且更易受异想之物影响,攻击人类。侲子则纷纷表示,当时身体机能仿佛回到了幼年期,解除控制后并无特殊感觉,部分易受污染的个体,出现了侏儒化或返老还童的症状。

祖傩-667极度危险,较之前代危险等级更上层楼,最终评价:五级。

红树林

覆盖雷江镇东部海岸的海中森林,根系主体为白骨壤,因本地有水葬的习俗,于是流传下每棵白骨壤都是先祖化身的不识传闻,并在此基础上再现了二级异想-红树林。该异想危害度底下,只有捆绑猎物和误导方向的长久特性,雷暴时节,红树林会随水波移动,类似一座不断变化的迷宫。

白骨壤-1型

红树林中不常出现的变异株,相对普通白骨壤,有幻化人面树皮的特性,并伴随着“我快死了,救救我!”的尖锐叫声,精神污染能力中等,危害不大。评价不变:三级。

杨三伯

曾经出现在阿特拉斯的异想之物,船夫杨三伯死后诞生的分身异想。作为一级异想-引渡人中的特殊个体,杨三伯有完整的人生履历,他的故事可以前推到龙宫纪中期,如果对他提到无尽海,会随机引来阿特拉斯层的焚书化异想。杨三伯出生在工人家庭,天资中庸,基础教育完成后,接受海员培训,当了几十年海员后,年老退休,发现自己竟毫无积蓄,只得流浪为生,86岁生日当天,终于发现了自己的异常,最后跳海自尽。因为年轻时候走长线,老了又流浪各地,杨三伯知晓大量异想神话,成为异想后污染程度大幅上升。本次事件中,杨三伯被【待解封】召唤,伪装成河运船夫,造成数名游客失踪。评价不变:三级。

电鳗-3型

常规电鳗的第3型变异,海空两栖生物,融入了金鱼的概念,喜欢啃食电焦的角质层。电鳗-3型为人造异想,曾造成多次物种入侵。值得一提的是,电鳗-1型已归入养殖种名单。本事件中,可在任何水体中发现该异想。评价不变:二级。

先民猎手-667/668型

人造异想,常规存在时间为一年,于每年年底销毁,年初启动新型号,第三级防异办法的具现化,防异官员持有它的召唤条件,通常达成目标后返回统治局。本事件中出场的先民猎手为667型,人形,高两米,身穿制式白衣,没有头部,全身任何器官都能变成热兵器,战绩为3621人。667型在该事件中受到远程操作,于1月1日进化为668型,完成杀灭任务,并返回统治局,据悉该型号于668年年末诞生微弱自我意识,约等同于三岁婴儿,最终评价:四级。

处理办法

  • 驱散雷江镇居民,并封锁【花翎狮子】肆虐地带。
  • 使用异想【不灭火种】焚烧【红树林】,并搬运至亚空间【667号雷江】。
  • 用雷云锁住【猪雷】,并搬运至亚空间【667号雷江】。
  • 相关先民死亡后,【祖傩】完全焚书化。
  • 使用异想【零反光染料】,【戏服皮影】生成值回降至安全线以下。
  • 将【杨三伯】推向大海。
  • 利用先民尸体,诱捕【电鳗-3型】,并搬运到亚空间【667号雷江】,生成值降回安全线以下。
  • 【先民猎手-667/668型】于668年的最后一秒,自我焚书化,成为唯一运行两年的【先民猎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