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特拉斯

来自Limbo Wiki

阿特拉斯

4·无尽海·Atlas·benthos

  • 像素塔的最四层,一望无际的海洋是它的保护层,它的核心,理想都市忘忧宫(lotos)位于万米海水之下。曾经这个楼层拥有诸多海底都市和海上方舟,但在后来的大洪水中消亡殆尽,只剩下忘忧宫孤立无援。

人们永远离开了阿特拉斯,忘忧宫的存在也被勒令忘记,只有少数人还能从幽蓝国带出忘忧宫的记忆。

基本信息

地理

气候

类似太平洋海上气候,固定区域常有台风肆虐,夏天海面上经常无故出现洋流漩涡。

地貌

海底多海沟,火山,人类聚居地大多建在海盆边缘,唯有忘忧宫建在海盆中央的褶皱处。

水文

不可观测。

生态

生物多样性高,从浅海到深海分布着众多品种的异想之物,至今为止,还未确切统计出海洋物种的数量,几乎每天都有新物种被发现。

区域联络


历史

荒年纪(71.B.P~60.A.P)

十日纪(60~89.A.P)

67.A.P:像素塔第七号文件,代号bola,先民计划用十年在立柱层(纷乱代·石林)的背面设置巨大储水层“水箱 (lavabo·拉瓦钵)”,并在水箱上方建立倒悬都市。 【待探明】

龙宫纪(90~286.A.P)

90.A.P:【不可公开】

中宫纪(286~673.A.P)

从拉瓦钵正式改名为阿特拉斯

新生纪(673~742.A.P)

新生纪末期,【不可公开】引发一股无尽海发掘潮

月面纪(742~770.A.P)

【不可公开】死亡 忘忧宫资料获得。 【不可公开】

纷乱年代(770~773.A.P)


人文

社会结构

饮食方式

以海产品为主

经济发展

多壁挂港口

人机关系

奴役关系

文学引用

本机实装

人物

艾达·伊塔卡(Ida Itaca)

艾达是五层的住民,此生为伊塔卡家生产的孩子。
虽然是林泊,但性格中掺杂了太多的怀疑的要素,重生之后开始质疑所有事情的真实性。由于前生是克罗诺斯本人,继承了绝不回到忘忧宫的承诺。表现为知道忘忧宫的存在,但是对这一传说十分反感,认为是自己受到了别人的欺骗才会知道这件事。

克罗诺斯·德墨忒尔(Cronus Demeter)

主持了忘忧宫的建设。
发现了能源发生器的隐患。
完成了撤离忘忧宫的善后工作。
为了保护这个巨大的能源仓库,使用特殊方式将自己分为五个部分。

绝不回到忘忧宫的承诺。
足以寻找忘忧宫的智慧。
想要保护忘忧宫的热情。
企图回到忘忧宫的欲望。
如何找到忘忧宫的方法。

前四个分别被独立的个体继承,各自取得了克罗诺斯性格的一部分,第五个使用了用随机数据补充。相互之间不知道各自的存在。
找到忘忧宫的方法被提取成外部记忆,分为两个部分,交给承诺和热情保管,并为了防止他们相遇,在安排好之后将所有人杀死,让他们在不同地方重生。

伯尼丝·伊塔卡(Bernice Itaca)

伯尼丝是艾达此生中的表姐,虽然稳定的年龄都在二十岁左右,但是比艾达早出生了十余年,也是伊塔卡家的生产后代。
混杂了一些浪漫和执着,她继承了克罗诺斯的智慧。探索忘忧宫只是她众多成就中的一个,对塔的历史研究也作出了极大的贡献。前生是克洛诺斯的助手波尼斯,参与建设了中之层。

艾尔帕克·德墨忒尔(Erapeter Demeter)

原本是阿特拉斯海面监控部门的工作人员,最后的大撤退捡到一个漂浮在海面的奇怪球体,随后继承了克罗诺斯的欲望,并觉醒为limbo,改名艾尔帕克·德墨忒尔。
继承了克洛诺斯的记忆的他,不断结交权贵,壮大自己在统治局中的权力,一心只想回到忘忧宫,欲望使他想起很多事情,但是没有一件能帮助他找到忘忧宫。
知道原本的自己被分割成多个部分了,但是这些个体统统找不到。
无尽海被异想占领的现在,盲目探索没有任何意义,现阶段艾尔帕克负责管理无尽海,便下令禁止随意前往四层探索无尽海。
然后炒作了伯尼丝的论文,兴建了奥德修斯港,并派人资助伯尼丝,怀疑伯尼丝就是分散的个体之一。
奥德修斯港表面是提供科研团队驻扎的港口,实际上暗藏玄机,每年都有大量私掠船和冒险者通过蛇头来到阿特拉斯。

门图·佩特曼(Mentus Petman)

小门图记住的这个传说,正是四层每个人都知道的那个传说,但每当他向家人问起这个传说时,总会被父亲责怪,而且会演化成严厉的批评。门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传说会吸引自己,为什么父亲会对自己想了解这个传说的欲望如此打压。
终于门图在调皮的时候,根据父亲的习惯猜出了密码,拧开了父亲的保险箱,在里面找到一个深蓝色的半透明球体,看起来里面什么都没有,但是门特能感觉到这东西在呼唤自己,就擅自拿走藏了起来。
门图的父亲发现球遗失之后,没有声张,向门图试探,没有成功。于是球就被门图留了下来。门图发现这个球化为旋律的时候,不同于其他的物品,每一次循环都是完美的,没有中断的痕迹,而且散发出的光芒并不杂乱,在空中有序的勾勒各种线条。
门图更加确信这个球是极其特别的物品,又因为父亲的反应感觉和忘忧宫有关系,便开始背着父亲调查忘忧宫,便亲身来到了四层。在探索中失踪了。

帕拉斯·伊塔卡(Pallas Itaca)

最初的伊塔卡。继承了克罗诺斯的热情,混杂了很多自负和强权。
在克罗诺斯的热情觉醒前,在伊塔卡家创立了独特的生产信仰。
克罗诺斯的热情觉醒后。持有另一件忘忧宫的线索,真诚之珠。受真诚之珠的影响,能分辨出克罗诺斯的后代,可是不知道是哪个部分。另外,他知道忘忧宫真的存在。
想要保护忘忧宫的热情,在他身上发生了四件事。
其一,在克罗诺斯的热情尚未觉醒前,作为limbo,创立了伊塔卡家独特的生产信仰。
其二,是热情觉醒后,再一次出生于伊塔卡家族。并不顾伯尼丝的挽留,离开了伊塔卡家族。
其三,是生产出一个对忘忧宫有着不灭兴趣的孩子。然后并没有制止这个孩子前往忘忧宫。
其四,是在这个孩子失踪后,把自己当成了已经失踪的孩子。而且认为”自己“并没有失踪,而是从未出发前往忘忧宫,安全长大。反过来认为失踪的是自己的”父亲“。并以之为借口,出发前往探索忘忧宫。
随身携带的身份证明上写着门图的名字,是可用的证件,但为以防万一,还携带着自己“父亲“的身份证明。

萨芙·莱斯波斯(Sappho Lesbos)

这个姑娘,受登山家监护人的影响,运动神经很好,富有探险精神。从小痴迷于各种寻宝文化的她的中二时期,是在和几个朋友组建宝藏猎人的团队中度过的。就算现在从中二毕业了,寻宝的梦想也依然保存在内心最纯洁的欲望中。
与艾达上同一所大学,同属于工程学院,但不是一个专业。会接近艾达,一开始只是馋她的身子,后面发现艾达手里偶尔会摆弄一个奇怪的盒子,觉得有文章,便开始了尾随行为(好孩子不要学)。看到艾达和一个大叔约见就觉得十分奇怪,躲在一旁暗中观察。

名词

伊塔卡家

居住于五层,一个信仰自然生产的古怪家族。
塔中的人是不老不死的,没有生产的欲望。但是最初的伊塔卡在遗留文化中发现了自然生产这个现象,认识到其中的好处,并推崇这个行为。
但是伊塔卡家确实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外界并未把伊塔卡家当做另类,绝非理智的容忍,而是他们完全不知道这件事。
首先在塔中的自然生产受精率就很低,偶尔还会生出异想之物的雏形,这就需要伊塔卡家自行处理掉异想。
生出的孩子,确认了不是limbo后,就会让其参与到家族的内幕中。
伊塔卡家为一个男性,两位女性。生产活动就在这之中进行。
女孩由母亲带离五层生活,男孩由父亲带离五层生活,但是都不赋予伊塔卡的姓氏。当任何一位伊塔卡出现意外,便会有其他的伊塔卡将其后代带回家族内部,使用出现意外的那个伊塔卡的身份继续。
如果生出的恰好是limbo,就赋予伊塔卡的姓氏,但是不会让其参与到家族的内幕中。

旧型能源发生器

忘忧宫的密林内部的一个转换器,可以吞噬异想获得能量。
外观为一口井。乌黑的不明液体从上方防护层的漏洞持续滴入。这些液体就是具象化的缓存物质。滴入井后就会逐渐转化成能量。
忘忧宫外部的防护壁原本用于吞噬异想,堆积在缓存内,等待转换器处理并输出能源。
然而克罗诺斯发现,这个能源发生器存在一个隐患,这东西可以消耗异想获得能源,也可以反过来,消耗能源来制造异想。
起初其他建造者不相信这个事情,直到克罗诺斯亲自制造了一个异想,一个大蛇(堤丰)从井内爬出,虽然控制住了,但他们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遂同意撤离忘忧宫,并设置其自动运行,禁止任何人再踏足忘忧宫。

收集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