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内鬼,来点像素塔笑话

From Limbo Wiki
灵薄杂谈,取义自Limbo(灵薄狱)。

什么?你问我“狱”体现在哪里?

它 在 这 个 词 条 的 字 里 行 间 。

欢迎您参与完善本页面~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页面以做出您的改进。编辑前请先阅读入门指南,并了解像素塔基本设定。
林泊百科祝您在像素塔度过愉快的时光。
Icon-info.png
谜题保管所相关页面
该页面为非设定类谜题、参考资料或讨论串,与剧情无关。
如违反了基本条例,请咨询林泊百科管理员。

如题,该页面长期征集像素塔笑话,有意者直接添加即可。

编辑者请按照以下代码格式进行编写

*来自[[编辑者名称]]
<poem>
内容
</poem>

这里是纪念克洛诺斯的宴席,我坐克洛诺斯那桌。
克洛诺斯克洛诺斯模仿大赛中名落孙山。
像素塔里有三个粉毛少女。一位叫久住,一位叫Kuzumi,另一位叫くずみ
Theo呢?-来自偷吃的贡品是雪饼
那是少男……吧?-来自神猫帝姬
嘿,伙計,冰封在哪里,我在地圖上找不到它了。
哦,它現在叫幽藍國

DM:(拿出石林沙盘)
碎:石林沙盘!DM我的超人!
DM:(又拿出一个)
碎:!是要送我一个吗!
DM:召唤巨大喷流
碎:?

伊塔卡家喜添一子。)
林泊婴儿:妈……
母亲:大儿会叫妈妈了?
林泊婴儿:妈的,怎么又重生了。

该词条原定名为幽蓝笑话,取幽蓝的位置与地狱进行类比,但幽蓝国在看了里面的笑话后都被吓跑了。
港湾两林泊工作中。

A:“喂伙计,你那边进度怎么样了?”
B:“挺稳定(新建了另一个空文件夹),说起来在这待这么多天,好久没和港湾其他分布部的同事聚聚了啊。”
A:“也是,那挑个...诶等下,我这网怎么突然不太稳了?”
B:“不可能吧?你看看土星系统其他部件有没有工作?”
(A随手一点打开了土星系统的楼层实时地图,发现地图除了他们办公楼周围一点以外全是蓝色)
A:“原来如此,是这样啊。”
B:“看来省掉发邀请函的时间了。”

某幼儿园的老师布置了一个作业——画个世界,一个小朋友用蓝色颜料涂满了画纸。
老师:这是什么?
小朋友:世界啊。
老师:世界呢?
小朋友:(指指蓝色)都是啊。

770.A.P.08.32,一位林泊刚好重生在了港湾

弭儿打UNO中

抽牌:阻挡幽蓝边界 or 抽25张牌
弭儿:

一对林泊夫妻同床共枕,两人背靠背
女:他肯定在想别的女人。
男:被幽蓝边界吞噬后我电脑的浏览记录是不是也会消失?

《无内鬼,来点像素塔笑话》建议改为《无像素塔,来点幽蓝笑话》()
有个人叫小越,他人非常差劲,在中之层结了很多死对头。大家都知道啊,幽蓝国上升了,吃了很多楼层,小越呢?他开心的很,幽蓝升到中之层了,他的死对头要泯灭了。结果,小越人在哪里?他在龙屿旅游,死对头呢?和中之层一起飞走了。

公交到站,一位约莫12岁的幼女上了车。她那黄色长双马尾与大红蝴蝶结着实引人注目。只见她手伸向刷卡器:
“敬老卡。”
DlyroFuli都抓着扶手站着,座位上的鸠与Kuzumi在此纠结到底让不让座。过了许久,两位慢腾腾地站起身。
Dlyro:“不用了。”
Fuli:“没必要。”

异想尊师古卢委托久住画一张《尊师古卢在回收》。第二天异尊来取画,看见画上是两个人在床上。
异尊:(指指画)这俩谁?
久住:原型尊师古卢与苏丹
异尊:尊师古卢呢?
久住:尊师古卢在回收。

异尊与虹德的聊天记录
15:21
虹德:老板,你房间好吵。
异尊:[自动回复]您好,我在忙,一会儿再联系。
19:51
异尊:【转账 100MB】今晚帮我堵下门,麻烦了。
虹德:放心吧老板,一定完成任务。

异尊和苏丹到民政局离婚。
有人问他俩:“为啥离婚啊?”
异尊说:“因为我讲了个笑话他没笑。”
那人惊讶地问:“就因为这个你们就离婚?”
异尊生气地说:“床底的原尊笑了!”

为啥我看某个短语就有种代到了的感觉,虽然也不知道代了啥:"hold sth. in one's arms"
Hold Pixel Tower in Mazarino's End's arms.
苏丹画得太难视,我没脸看怎么办?
那就画尊师吧,画了之后你和尊师都没脸看。

1.
-您是?
-我是你的今生,你是我的前世,若要与我续缘……
-(呼叫弭儿)
-……
【弭儿异想标本+1】

2.
-在吗?
-他不在了。
-?????
-他人在幽蓝国,你要去找他么?
-……那你怎么能登录他的账号?
-我是人类种。
-……哦。

3.
Igallta:Hi.
Fuli:Hi.
Igallta:Hi.
Fuli:Hi.
Igallta:Hi.
Fuli:Hi.
Igallta:Hi.
Fuli:Hi.
Igallta:Hi.
Fuli:Hi.
……
鸠:够了!
Igallta:哦。
Igallta:Hi.
Fuli:Hi.
Igallta:Hi.
Fuli:Hi.
【弭儿消耗了电视*1,发动了技能!】
弭儿:可以闭嘴了吗?
Igallta:……
Fuli:行……

话说尊师打算颁发特殊贡献奖给幽蓝国。
某教派人士不服,曰:“我为虹教作出那么多贡献,你们反倒把将颁给幽蓝国?”
尊师答曰:“幽蓝国的降临让更多霓虹人诚心祈祷。”

苏丹在虹教总部前举牌子写到:“尊师是狗。”
尊师很生气,下令把他逮捕了。结果苏丹看到教徒来,把牌子翻面,上面写着:“因为我喜欢狗。”来者无可奈何,只好放了他。
第二天苏丹又举个牌子,上面写道:“尊师是个寄吧”
尊师忍无可忍,下令一定要逮捕。有人绞尽脑汁想出一个理由把他抓起来:“泄露国家机密”。

尊师开了一个养鸡场。
鸡舍里不剩笼子和干净的水源了,于是尊师灵机一动,把所有鸡关在一个笼子里喝脏水并关起敢于啄自己的鸡,十分和平。
又过了几日,有的鸡不愿被杀来吃肉,琢磨着逃出鸡舍,无法无天。尊师把它们带到院子里挖坑,然后告诉鸡们只要挖了足够大的坑就不用被杀。
鸡舍没有修门,里面的鸡被告知外面到处是野狼和鸡瘟,于是乖乖地缩成一团,最后鸡舍起火,没有一只逃走。
来者抬头看时,只见养鸡场门口挂着一个五彩斑斓的大牌子,上书“霓虹”。

(某节目随机采访一位霓虹路人)
“你的父亲是?”
“伟大的统治局”
“你的母亲是?
“崇高的虹教。”
“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孤儿。”

苏丹捡到了神灯。灯神答应她能实现一个愿望。
苏丹说:“街机游戏《彩虹之战》多一个结局。”
灯神道:“这未免太乱来了吧。这可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
苏丹:“那就让尊师古卢高喊独立宣言。”
灯神:“算了,我已经从阴间联系到游戏作者了,你想要什么跟他说。”

三个被异尊回收的霓虹居民相聚阴间,谈起各自死因:
第一个说:因为我公开嗑原尊×苏丹。
第二个说:因为我公开磕异尊×苏丹。
第三个说:我是苏丹。

鸠和Gino在河边走。突然Gino掉入了河中。正当鸠手足无措,河神浮上水面,左手托着警长Gino,右手托着恶魔Gino。问道:“请问你掉的是这个警长呢,还是这个恶魔呢?”
鸠:“我掉的是Gino。”
河神:“你太贪心了,这三个都归我了。”

统治局的议事中,某领导自豪地站起,大声道:“我们将打倒幽蓝边界,我们引领像素塔重获新生的曙光已经冉冉升起在地平线上!”
有议员不解,问:“这是什么意思?”
弭儿解释道:“地平线就是你能看得到但永远够不着的那条线。”

“尊师,苏丹已经被你关进管道迷宫五百年了。”
“肯认罪了吗?”
“不肯,他说他天天打《彩虹之战》暴揍你,并开许多小号给差评。”

我是异尊,我刚才被幽蓝吞了,但我的信息还弥留在这里,我的原型带着小姨子苏丹跑了,现在只有你能救我。PhigrOS打我50MB,我能教你我的所有密法。

743年的某天晚上,伊塔卡家灯火通明,摆上好几桌席,乐队带着锣鼓来,整了首好日子。
围观游客以为庆祝港湾层建立487周年呢,跑过来一看,卧槽,大厅那么大个“奠”。
问了才知道,原来这是艾尔帕克的葬礼。

原尊请素檀吃日料,他递给素檀一碟酱油,问道:蘸吗?
素檀:战啊!以最卑微的梦! ​​​

素檀:(调情)你有没有什么疯狂的想法。
异尊:辞职。
素檀:不,我的意思,更下流一点的那种幻想。
异尊:裸辞。

素檀联机打《彩虹之战》
素檀:“这个枪要怎么换子弹啊?”
队友:“R。”
素檀:“怎么换子弹啊?”
队友:“R!”
素檀:“为什么一直说啊,不要应付我!”
队友:“你按R!” ​​​

  • 来自Sam_0324

一天统治局的一位官员正准备下班,突然其他两位官员拦住了他,然后把他带到了港湾的重生登记处门口。
“我们已经对您执行了随机重生。”一位官员说。
“那重生呢?”
“我们已经用异想在你前方500m内生成了一个坑,想重生自己去跳,我们不对公民的行为举止做出管理。”

“你在林泊百科贡献字节最多的条目是什么?”
“灵薄杂谈。”

素檀:今天不小心看见你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全是我的名字,喜欢我为什么不告诉我,我等你很久了
异尊:我tm是楼层守护,那本子用来记录犯罪。

有几个林泊聚在一起聊天,谈到觉醒的原因。

A:我在林现搬家入房时,发现室内设计很像忘忧宫布景,于是睡着的意识开始醒来攻击我(

B:我也是搬家搬出来的!但我家是一个大时钟的内景(从此天天回老家(?

C:我家都变成中之层街道了好不好!

D:你们说的,是同一个室内设计师

我认为林泊重生时间应当统一定为中午12:00,因为他们早晚要寄。
喂,怎么回事?我上个月去失语屿旅游,结果到中午头天一下黑下来了,连个星星都没有,要不是有人点了一堆篝火我绝对得重生回月面。有人解释一下是怎么回事吗?

PS:顺便说一下,他们貌似烧的是种白色不明物体,还有股子酸奶味,我还没看清楚是啥就被传出亚空间了(

我是一个厨师,我一直都是个尊师重道的人,所以我在言语上尽量不顶撞师匠。记得有一次学习炒菜,我很有礼貌地对原尊说:“先生,请给我炒炒!”

一位家长到书店给孩子买本子。她挑选了一本田字簿,发现田字簿上没有条形码,于是到前台问销售员:“田字簿有码吗?”
销售员:“没有,码早撕了!” ​​

​​​

弭儿在林现开的头一辆车叫什么名字?
弭头车

一位林泊在尝试修复Horizon Blue以获取Data的时候被Horizon Blue吞掉了。
然后他重生在了港湾

画师:画了冬方久住x痉挛久住的图
说实话,她画的幽蓝挺不错的。

当你喜欢的角色在塔内,
是女性
有着乌黑的长发
是金瞳
名字来自真实存在的事物
那么她一定是


艾拉克丽
(跑路)

有一天,我求了赛博AI占卦师
大师说:我可以让你许一个愿。
我对大师说:我希望林泊现实的朋友都永远健康。
大师说:只能773天。
我说:我已经把你拉到林泊现实了。
大师笑了,说:我已经把幽酱拉到你面前了。

你知道吗?Rizline亚空间可以让时间倒退一年半哦!

身在BDRGTZB卧底DM终于等到了时机,对BDRG造成了痛击,BDRG瞬间塌房大半。
而身为BDRG成员的你……
扣1上D和你一起笑。

估计没人能说“塔教永存”吧,毕竟2094年往后就没人信塔教了。

众所周知,在林泊百科里面打上[[]]的地名都会变成蓝色,特别是像素塔
什么东西打上[[]]都会变成蓝色,前提是它曾存在过,例如人名的久住,谜题的虚妄之匣 --偷吃的贡品是雪饼

穹顶一百岁生日时,幽蓝国特意赶来给穹顶过了一个完美的生日

霓虹的某个角落里,主持人对台下的观众说:“认为尊师好的站左边,认为尊师不好的人站右边。”
人群很快分成了两堆,只有一位看上去人畜无害的黑发金瞳小女孩站在中间不动。
于是主持人说到:“尊师先生您好,快上台来给大家讲讲您是如何工作摸鱼的。”


我有一个在tzb工作的朋友,他说他的同事很友善,会向他道早安晚安
我问他同事是如何道早晚安的
“我早晚安排人来暗杀你”(指随机重生制度)

你好,塔公民
TZB招生了
无论你是皮套大师
BDRG间谍
还是林泊精大佬
又或是破碎数据
还是林泊精大佬
又或是妙龄大叔
又或是抽象分身异想
还是林泊精大佬
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普通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