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数研团建场/跑团记录

From Limbo Wiki

简介

正式篇

主题

亚空间大冒险(碎数研☆奇☆怪☆亚☆空☆间☆大冒险——!”)
《垃圾佬亲历:如何把整个亚空间折吧折吧塞包里带回营地》

剧情

像素塔突然出现了一个未被记名的亚空间,在统治局研究后确认里面一片漆黑,于是你们为了找乐子,一人带了一帆布包物资进入了那里。结果在认足危险之后你们反而认为这里很有趣,于是决定在这里多找会乐子再重生离开,于是这场稀奇古怪的亚空间大冒险便开始了——

设定

欢迎留言!

关于奇奇怪怪的浆果



你知道吗:

  • 紫红色浆果甜的
  • 青白色浆果酸的
  • 蓝色浆果咸的
  • 黄色浆果没熟的,很酸(但是没有青色的酸就是了)
  • 畸形浆果,是盲盒浆果
  • 棕色浆果剧毒,但在你因为中毒而生命垂危时吃下,可以解毒

蓝浆果鱼汤,挺好的。



关于NPC
  • 拉黎亚(Laria)

在掉进来之前是林泊百科研究员,参与过无名星河的研究。因为疲惫过度从观星台摔下来然后醒来就在这里了。
会研究药剂,和那个不知道名字的家伙交易过,获得了帐篷和提取仪。
有一块遗失的金属身份牌,而且她对那个东西念念不忘。
性别不定。养了一只雄性小灰猫取名芝麻糊。

  • 伯尔温·艾洛法(Borweyn)

人鱼,会一种名为【锚点固定】的秘法,可以固定住周围一定范围内的建筑地形等使之不再移动。
脖子上戴着一个吊坠,是伯尔温一族的信物。
风铃:也是他设定的灵感来源,我的一条蓝托帕石吊坠
曾因为差点把Nannnn淹死送给Nannnn一个能呼唤人鱼族群的海螺。
其实能够化成人形,但是太麻烦所以一般都以人鱼身示人。开心的时候尾巴会拍打水面。
血有催情效果。
其实已经一两百岁了,但是对于他来说还不算老,大部分时候说自己老都是在打趣。
鳞片有的时候会掉,也有可能一不小心就拔掉了。放心,会长出来的。
Osmium:老婆,我命中注定的老婆!!伯尔温……让我涩涩……/

  • 佩洛·萨亚卡(Pheloia)

热爱文学创作的热情高中生美少女,和多萝西关系很好,是冒险者中的交际花。也正因如此,就连世界边境有的时候都会出现她的身影。

  • 阿尔伽蒙(Arlgarmon)

冰原龙族,本身对于冰原的耐受度也更高,在其他探险者冻晕在雪地里的时候会把对方带回自己的冰屋。
据点很多,几乎所有的冰屋都是他的。
风铃:你们弄掉两个冰屋,身为kp,我由衷替阿尔伽蒙心痛。
有小麦色的皮肤,头上有一只黑色的单角。
对于沙漠,雪原与树林中的生物有独特的了解,如果有不明白的生物可以询问他。
养了一只叫“咩咩”的线团虫。

  • 伯尔曼(Boarmal)

自称来自一个满是战争的世界,在将死时被传送了到这个亚空间。
讨厌战争,本身却因为那个世界的战争而变得麻木。
冒险者墓地一半以上逝者的埋尸人,墓地中央的蓝色帐篷与那里的物资也都由他提供。
几乎所有普蓝色帐篷都是他提供的,这也让冒险者们得到了“普蓝色帐篷就是安全”的共识。
还是个烟鬼商人。
用一包烟或许能换到不少好东西。

  • 瑟尔瓦(Serva)

医生,还是精灵。
住在营地的黑色帐篷里。
会施展精灵魔法,并治愈了打架以致重伤的Nannnn和多萝西。
——(豌豆)头上的芽,开花结出了小豌豆。
“…这是精灵与生俱来的植物天赋,只要有植物就可以使用。”
“只要植物存在,魔法便生生不息。”
大约二十多年以前,瑟尔瓦还很小的时候,精灵族爆发了一场疫乱……瑟尔瓦的父亲在疫乱中死去了。
跟随艾兰塔亚学会了人类的医术,现在是整个冒险者世界的医生之一。
和伯尔温、阿尔伽蒙曾属一个世界观。
家里蹲,其实会飞但从来没飞过。额头上有精灵的印记。
如果要找他治疗,准备好食物,水或药材的其中一种充当医药费。

  • 阿尔珀妮雅(Arpolnar)

“被迫有罪的神之女”
名字本意为“掩盖的光芒”。
被一周目天堂拐到了营地里,在被救出来之前是关押状态,并且精通一种未知语言。
他们一族精通药学制作,因而留下的药学书籍也不少。现在正在营地里翻译那一族的药学著作。

  • 艾兰塔亚

在掉进来之前是医生。
收瑟尔瓦为徒后两人一路跋涉,最后死在了乱石滩,被瑟尔瓦带到冒险者墓地边沿处埋葬。

  • 赫希尔(砂)

常住沙漠的npc。
如果见到一片人造沙地,别多想,就是他干的。
有驱使沙子的能力。
有点道德败坏,表面是十一二岁的少年,实则已经82岁了。
会把走进他沙地的生物全部活埋然后搜走物资。
世界边境的守墓人,不知道在守谁的墓,也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都仍未离开。
曾经的世界已经毁灭,几乎无人生还。

  • 赫莉莎(幽)

本体是小水母。
现在和伯尔温生活在一个水池里。
在被找到的时候处于沉睡状态。
看起来像河神,但实际上不是。

  • 艾可希亚·拉尔塔

十岁的幼女,但除了体型哪里都不像十岁。 正在研究回到原本世界的机器。

关于生物


种类很多,也很阴间。

  • 线团虫

会跳舞,并且还会把豌豆当成求偶对象的奇妙虫子。
如果被砍开会从断口涌出很多小线团虫。
可以被驯养?

  • 灌木丛

结着“橙色果子”的“灌木丛”。
橙色浆果会孵化出类似蜜蜂一般的毒虫。

伟大的探险者度假的碎数研团灭的真正原因。

  • 虫蛹

种类繁多……(但目前仅仅发现一种)
劈开里面是恶心且粘稠的紫色汁液。
可以钓鱼用。

  • 蠕虫

白白胖胖的蠕虫。
会爆出淡黄色汁液。看起来……能吃?

  • 土豆

偶然在一片地里发现的,可惜当时都蔫巴的差不多了……(大悲)

  • 塔尔娜之花

黑色的花,一般会出现在乱石滩。有剧毒。
曾毒死了艾兰塔亚。

  • 哀悼灵

一种没有任何实体武器可以攻击到的鬼魂,呈现黑色。
据伯尔曼所述,它害死了起码十多个冒险者。在死城中较为聚集。可以请求挽歌灵将它们消灭。

  • 祈祷灵

和哀悼灵很像,不过是橙色的。至少不会攻击人类。

  • 挽歌灵

哀悼灵的变种,现存只有五位挽歌灵且其中四位都在死城中出没,通体白色,对人类无恶意且会帮助人们脱险。

  • 大喙沙虫

出现在沙漠的一种巨型生物。
如有肉类喂食,则它很乐意带着你迅速穿越沙漠。
求偶期除外。
求偶期的显著特征是头部会有两个小翅膀样的肉鳍张开,同时上下窜动兴奋异常。
建议看见求偶期的大喙沙虫时尽快离开沙漠。

  • 大黑猫

其实和小黑猫没有血缘关系,但很喜欢小黑猫。
如果带着小黑猫去会给予一个黑色毛团,里面的物品不定。
本身没有攻击性,但激怒它会挨一爪子,除此之外和普通的猫没什么不同。

  • 岩石蟹

背上背着岩石的硬壳蟹,暴露出来的壳非常坚硬以至于大部分物理攻击都无法奈何。
唯一一块脆弱的壳是背后的一大块,被石头所掩盖,大概能把它敲死的只有镐子了吧。
肉质鲜美晶莹,但人生吃有微毒。

  • 艹鱼

呃,迫真草编的鱼,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它和其他的鱼一样活蹦乱跳。只能在芦苇荡被钓到。
不好吃,一口下去除了草还是草。

  • 很长,很长,很长,很长(下略)的鱼

一条非常长的鱼。不知道它是怎么活下来的。
做成鱼块放在火上烧烤很好吃。

  • 牛奶薰衣草

看起来就是开白花的薰衣草,不过里面流出来的是可以喝的甜味牛奶。
在某个花囊里的牛奶流完之后会露出里面的种子,可以种更多的牛奶薰衣草。

  • 糖果鱼

生活在盐汽水海洋中的鱼,鳞片,骨骼甚至是肉质都是各种各样的软糖或硬糖,口感和正常的同口味的糖没什么区别。
很甜,建议配淡水喝。

碎数研冥场面合集

欢迎提供碎数研跑团群内的冥场面!
格式:
来自【用户名】:
内容

来自某不知名鸽子

石林层久住手办的头+霓虹层久住手办的身子=猛男久住

来自Lasta vol ista

草木灰共生变异体

炸膛帆布背包

叫花犀鸟盐渍色禽

幽灵布子飞飞飞

煤 气 罐 星 辰 魔 法

一个人占几个背包格

方解险些成为全团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被队友打死的pl

番外篇

主题

像素塔大冒险,不但可以是碎数研成员发现的亚空间,主塔也是可以的!不限作者,瞎设数据,总之玩的开心就好!

剧情

详见跑团所在亚空间相关剧情。

玩法

语c语言角色扮演的方式来做出行动,在这个亚空间生存或者生活下去吧!

规则

  1. 一群人一局只能做出一次行动(回到营地休整/原地休整/在同一地点收集物资除外),不能同时朝多个方同行动,可以在讨论后做出统一选择(皮下带斜杠“/”,关爱kp从你我做起!)
  2. 每个人的背包独立,可以分别收集不同的东西,最好只建一个营地关爱你团kp从你我做起
  3. 带进去的帆布包拥有五个物品栏(可以选择像素塔存在的任何东西,且没必要装满),每种类型的物品按重量决定所占格数(轻型/中型占一格,重型/极重型占两格),武器/防具类堆叠上限为1,补给品有各自堆叠上限。
    • 如果在帆布包内放置背包,背包会占用一格,但放在背包里的背包无法装载物品。
  4. 进入亚空间时,您会自动得到一个无限电量的手电筒。
  5. 镐子可以用来挖掘石头,斧子可以用来砍树……这个是老生常谈了吧?
  6. 接下来的其它规则,请各位自行摸索……

Record:Chat History

注:⚰️表示无人生还,🏁表示有人逃脱,👑表示全员幸存,💾表示暂时封存,🕊️表示完结烂尾。
加粗表示重要事件红色表示事关存亡

正式场

一周目

开局参与人员:多萝西,TNM,犀鸟
你猜猜看这一把是怎么团灭的?

物品携带

风铃(kp之一):帆布包里要放些什么?
多萝西:加特林一把,折叠小刀一把,防异手册一本,护身符一个,炸蝶鳞十片(叠着的),被子一套,指南针一个,门牌若干/
天堂(kp之二):否决,最多五个b
TNM:帆布包放加特林真的odk吗(帆布包四次〇口袋说?)/
风铃:(回复多萝西)于是你“kuakuakuakua”塞进去了一堆东西——啪一声,帆布包爆炸了。你叹了口气,只能重新选择了。
多萝西:(悲)那就柴刀,记录灵感的笔记本,灭火器,兄贵手套,久〇手办/
天堂:已保存!
天堂:Q:一切都有的话,可否在帆布袋里塞五个旅行背包b
风铃:你想卡bug吗 不可以哦/

TNM:携带不知名杂牌(大嘘)狙击步枪x1,防异手册x1,幽灵小被子,液化煤气罐特殊物品占2格位置/
天堂:哇哦,记得带子弹哦/
风铃:且需要另装!/
TNM:先拿着初始弹夹的20发凑合下吧/
风铃:于是你放了很多东西进去——当拿到枪的时候,你斟酌片刻,决定先用基础弹夹的子弹凑合凑合。你的包装满了。

犀鸟:桂花糕若干盒,相机一台,伸缩小刀一把,40L水壶一瓶,铲子一把/
天堂:多少个至少写清楚,禁止无限食物!b
犀鸟:桂花糕25盒,水壶已装满!
 风铃:幸好这个团没有重量设定,不然你们进去就会被重死/
 天堂:这待遇真好啊(记)(低头)b/
 犀鸟:(想象小幽灵单手扛起煤气罐肌肉爆青筋)(噗)/
 TNM:四次元帆布包万岁!/

特殊规则解锁!:
1.探索一个地方且探索完毕,算一次行动,在十次行动之后你的手电筒会没电要换电池。
2.你会饿会渴会冷会热,同时异想能力在这个亚空间无效。

1

于是你们挑选完了东西,一人背着一个帆布包走了进去——
里面很黑。
你们回头望了一眼,传送门关闭了。
看来得想办法生存下来了。

风铃:皮上就不用带斜杠了。还有,你们有手电筒,给你们一人发了一个,手上拿着。/
TNM:OK(拨开关)
多萝西:呜哇哇!那就看看这次冒险有什么新的创作灵感吧?(打开手电筒
犀鸟:(开手电筒)亮诶!
天堂:醒醒你们有次数限制的,好败家啊kora!(垃圾佬痛心)/
TNM:可恶!居然是不遵守物理法则的空想手电!

2

前情提要:三人来到了一野生营地,营火四周散乱着一些东西,似乎有人来到了这里并且 死掉了
多萝西在检查其中一个袋子的时候,突然倒下了!待到多萝西醒来后,看到有虫蛹蛄蛹着爬上了手套和手臂,便使用柴刀赶走了虫蛹。

多萝西:啊。。。。我小时候也被毒虫咬过,不要紧不要紧。烧下去就好。。。。这里没火了,用老偏方,在火堆里蹭蹭手可能有用。。。
多萝西:(弄掉粘液(在手上蹭草木灰
风铃:于是你把粘液蹭掉了。不过你手上现在粘了一层草木灰
多萝西:那,倒是可以检查检查粘液。。。。?这粘液会不会有污染啊。
风铃:于是你再次凑近检查。呼,没有活过来。
天堂:这个手,可以在必要的时候当备用燃料吗,毕竟是碳手b
TNM:可以留死前信息(无慈悲)/
天堂:TNM要不一起向地狱奔去吧.jpg/
多萝西:。。。没事就好,,添麻烦,对不起啦,嘿嘿。

 (隔壁团建场)dm:曾有九鸟空口造管风琴,今有草木灰变异共生体,这很合理。

中途加入成员:

  • 幻羽

【一根[奇异的彩笔],一包[野外求生箱:食物,饮用水,医疗药物及工具,还塞着一些纸张与打火石。],防蚊虫叮咬的药膏一瓶】

  • 方解(使用马甲:Nannnn)

【2x2米黑色雨衣一件,廓尔喀弯刀一把,自拍杆一个,不死火种火柴两盒,鱼皮水晶包(冷冻ver.)三盒(一盒八个)】

  • 小冰(后勤打钱!)

【急救包*1(处理用药水两瓶、绷带一卷,针线包*1),烹饪用具包*1(锅*1、调味料一瓶),手斧】

  • Ivory(使用马甲:Osmium)

【桶装饮用水(25L)*1,压缩饼干*30(块),结实的、并且顶端尖锐的黑色大雨伞*1,匕首*1,电池*200】

  • 烤鱼妹

【甩棍,25片面包,paid一台,充电宝一个】

新信息解锁!:
1.在开团之前你还有机会调整你选的物品,但进入亚空间之后就只能重生出来,物品不能再调换。
2.这个亚空间其实能算是各个锚点世界之间的灰色地带,不同世界观的人进去,所运用的世界观法则也不同(譬如说把三次元的你扔进去 适用的就是现实世界的法则 之类的)。
3.时间和空间完全割裂,天空没有稳定的太阳月亮星星,力与磁场正常。

3

风铃:你俩要追先行部队还是单独发展?/
幻羽:追大部队吧,单飞感觉不太好/
Nannnn:OK/
风铃:允许单飞,也就是费kp/
多萝西:我们不专业探险小队张开双臂欢迎你们!
犀鸟:我准备玩不过了就一口气吞二十个桂花糕噎死自己重生出去(?/
风铃:?死法不包括噎死这种离谱死法/
Nannnn:我准备等着烤色禽,“叫花犀”/
多萝西:我有柴刀(深情)/
TNM:(掏狙击步枪)
Nannnn:等我弹尽粮绝就刺杀队友
风铃:?

 (隔壁团建场)dm:(带上面具)数年不见,碎数研已经沦落到吃同伴了吗?
4

前情提要:在灌木林中找到了浆果,一行人开始寻找更多的果子。
幻羽:用手术刀小心地刨开果肉,并闻气味
天堂:果肉是紫红色的,你闻到了一股正常的
犀鸟:好耶(放心的吃了)
天堂:兄啊,我没说这里的野果是同一种吧b
Osmium:(开始寻找奇形怪状的野果)
多萝西:我觉得,那分别摘试试。。。?毕竟我也学过点辨识野果的知识。。。
天堂:行,你获得了5颗紫红色浆果,3颗青白色浆果,3颗蓝色浆果。
Nannnn:(挑着紫红色的浆果摘,扔进犀鸟包里)
Osmium:(摘果子,但是扔嘴里)
天堂:行吧,你吃掉了一颗蓝色浆果,
Nannnn:感觉如何?
Osmium:总之,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咸的
Nannnn:如果蓝色可以代替正常盐分的话,我们需要多准备点
幻羽:(去寻找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品种的果子)(如果采到很色彩斑斓的果子的话,也许可以碾碎作为毒剂呢)
天堂:灌木丛里除了这些浆果,你还找到了一种黄色的小浆果
幻羽:(仿照紫红色浆果检验时的方法,再次检验)
天堂:同样的,果肉的颜色比透过果皮看更浅一些,闻起来没有味道
幻羽:(那我自己吃一点试试看)
天堂:味道极为酸涩,夭寿了为什么这里的浆果没成熟时居然是黄色的
幻羽:(放弃黄色的果子,专心去采紫色果子)
天堂:采集到了3颗浆果,看来外面这一片快浆果绝迹了

5

在大家都在吵吵嚷嚷的摘果子的时候,不远的一旁……
幻羽:(跑到队友附近)(闲来无事,作为美术生的被动发动,随即朝一个方向用画笔在纸上作画)
幻羽:真是热闹啊——
幻羽:(旁若无人地肆意作画,完全无视周围几乎昏暗无光的环境,诡异的颜料随着画手的挥动与纸张上勾勒显形,对准正前方的景象开始塑造)(在绘画过程中,似乎有一些不该出现的东西也被画了上去,但是管他呢)
幻羽:(皱皱眉头,感觉还是画得缺了点什么)(随便找一根树枝拽了颗果子,按压在画纸上,画笔沾着汁水继续勾勒,以这颗果子为圆心,飞溅的汁水白描勾画成枯槁的树枝,狰狞的枝桠如同利爪一般向四周探去,吞噬着周围的活物,而枝叶又如同蠕虫一般盘旋其上)
多萝西:好。。。木架子起来了。到处看看吧。
多萝西:(走着——目光猝然停留在羽的绘画上,接触的一时间意识中不知何物的心绪被感召,便似是饥渴般吞噬着纸张上的画面——出格的扎眼色彩涂抹在纸张之上,它如野兽出笼,淋漓尽致地扑跃而将刀锋刺入洁白纸面。白色被吞噬着,一片白雪的消融,是死亡,亦是新生。)
多萝西:羽。(充满感慨与悲凉的眼光,这样地看着羽君。)这真是。。。。一副好画。
多萝西:(掏出本子记录)
天堂:太好了多舞点我爱看b
犀鸟:(搬累树枝擦擦汗跑去羽身边)!好强!可以拍照记录嘛(拿出相机)
多萝西:(一支羽毛笔连勾带画不带停息,只狂舞而将它主人的情感化为黑色的符文。多萝西从不知名的,巨大而苍凉的情绪与涂鸦中回过神来——才发觉时间无声流逝。)(便立刻恢复了某种二吊子的状态。)
幻羽:感谢夸奖!不过这种程度的……只是多亏了这根笔而已,本质上其实是稍微熟练一下谁都可以画出来的儿童画而已。当然可以拍照WwW
多萝西:啊啊啊。。真是啊。这种悲凉不知多少没感受过了——但是它,我确切的知道,只能从空中捕来无形漂浮,而您的画便是一个源头。
幻羽:悲凉……吗?物种的延续是生命的天然本能,为了更好的活着,更有利于下一代的繁衍与成长,生命可以做出来任何能做到的事情。然而,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生本就是需要掠夺其他生物的生才能做到的事。食物链的自然循环延伸到一切的生灭轮回,与其说是悲凉,似乎,要更为的,稀疏平常一点?
多萝西:是吗。。。万物有所食,有所食其者。悲喜的极端对立就是混沌的,但麻木何尝不是苍凉。。。罢了。我也是个俗人。
多萝西:来!多萝子要打起精神——(四处看看 准备深入林子寻找异想动植物)
幻羽:多箩西要去继续探索吗?反正这么有缘,我干脆和你一块儿去好了。
多萝西:呜哇啊!羽哥哥一起来吧!(小孩子的笑容)
幻羽:WwW其实我也大不了多少的,和我平辈以称就足够了。(拿出一包薯片,投喂)
多萝西:来啦!
幻羽:根据宇称不对性原则以及宏观角度的星系自转顺多于逆,也许向左走是一个好原则?嗯……不过总感觉,这回不管走到哪边都会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呢。

6

前情提要:准备搭帐篷建营地!
Nannnn:帐篷准备做多大的?
多萝西:大家都要待进去(的那种程度)?
Nannnn:具体一点,我看看雨衣能不能多出来点
TNM:你们是来野营的吗(眼神死掉
多萝西:TNM,要不要放弃逃避,面对现实,以你那虚渺的遮盖本心的帷幕做我们的藤与叶?
多萝西:(人话:幽灵布可以打上去做帐篷顶吗tnm)
Nannnn:TNM,幽灵布防水吗
TNM:小心布半夜自己飞走(目移
Nannnn:会飞。。。?好耶!飞屋!飞屋!
犀鸟:飞屋!飞屋!
TNM:多亏您们的奇思妙想,这被子快出现四级异想之物征兆了
(风铃:异想能力在这个亚空间无效噢)
TNM:那就是普通被子了!好!(捐献
(此时Osmium因作业下线)
多萝西:诶诶诶——小兔子搭帐篷,居然昏睡过去了,累啦。。。但是,熟睡的样子真是美味又可爱。。
Nannnn:(看)(把兔子拖到一边晾着)(思考)(拖到篝火旁边不能让人着凉)
Nannnn:(继续盖帐篷)(深情对视TNM)布,裁谁的?盖谁的?
TNM:拿去吧拿去吧,反正异想之物功能现在没用(挥手
Nannnn:OK(拿刀划下来几条)(固定树枝)

7

多萝西:来探险哇!
小冰:来啦awa
犀鸟:(想着帐篷都搭一半了选择留下来搭帐篷)
Nannnn:(泪目)扔过去一堆布条树枝
Nannnn:(看色禽)(薅一把)(给帐篷盖布)
天堂:...好吧,你用五彩斑斓的羽毛以及幽灵布制造出了一个简易的帐篷。
犀鸟:草,炫酷(色禽——)[1]
天堂:确定要在这扎营啊b
Nannnn:哦,那给帐篷底下垫个板儿加个轮儿拉着走是不是可以......扎营就在这扎吗民那!/
众人:可!
Nannnn:犀鸟进帐篷自带迷彩色
Osmium:犀鸟和浆果一个颜色()/
犀鸟:(打开手电筒照棚顶)真tm炫酷!
Nannnn:(进帐篷)(不慎踩到犀鸟的不知道哪里)
犀鸟:!我的包!(打开)哦草浆果都被踩烂了炸了一包......(难视)
天堂:惨啊(删去浆果)b
犀鸟:(太好了不用清洗吗)(省下水源)
天堂:嗯(在每个东西前都加上脏污buff)

Nannnn:一个帐篷占背包几格(无端)/
天堂:?你为什么不把帐篷材料全都收到包里,随走随撘b
Nannnn:哦那就好/

Osmium:早知道,直接带个帐篷好了
多萝西:诶,冒险还能开始吗?
多萝西:来吧。。。今后若没有炬火我多萝西大爷便是唯一的光!我!要去探险啦——
Nannnn:小幽灵如果你想盖点什么我可以把雨衣给你(看),或者你可以把帐篷布拆下来,它现在甚至是迷彩的!
犀鸟:幽灵布(色彩加持.ver)
天堂:勇敢的多萝西踏上了征程,幻羽还在树林边上昏睡下线(目移)
Nannnn:(看)TNM,犀鸟,你们两个准备干啥?
TNM:我吗...我去跟多萝西罢,顺便 把煤气罐放这里(营地)
Nannnn:(思考)把煤气罐搬到远离篝火的位置
犀鸟:(清理帐篷附近的环境)腾点位置出来布置一下......

  1. 此时这个憨批还没发现事情的严重性(以为是Nannnn自带的)(本人吐槽))

(从此开始,分为守营地线(Nannnn,犀鸟)探险线(多萝西,TNM,osmium)

8

【营地里】
Nannnn:(去周围捡点树枝)(把树枝扔回营地)(开始薅一动不动的色禽的毛)
犀鸟:(捡石块围在篝火周围搭台)
Nannnn:(搞色禽的手一顿)

Nannnn:(可恶,我想象中的天降灾厄在哪里)/
天堂:你们来这里本身就是一种大灾厄b

Nannnn:(薅下来一大把色禽毛)(试图丢到篝火里看看有什么焰色反应)
天堂:......五颜六色无敌硫磺咯血姿态火 ,以及区别于合成纤维的气味
犀鸟:色禽都快被你薅得不色啦.....(在一旁搭石块无奈)
犀鸟:(看到艳色反应)哇哦炫酷!(吓到往后草地一坐)
Nannnn:那把整只色禽丢进去会有多炫酷(思考)
天堂:想吃饭你直说b
(TNM:会被色禽保护协会空降拘捕/)
Nannnn:我发誓我只是想看特效(举起双手)(目移)/
Nannnn:(看犀鸟)(去摘点野果)(试图给色禽上色)
【此时探险队来到了一片落叶地,不慎踩到了地面塌陷处摔倒了坑底】
犀鸟:(感受到了地面一点的震动)(望向探险队走去的方向)(担心)
Nannnn:让我想想——蓝色的是盐巴果是吧,往色禽身上糊点
天堂:这就开始腌制了?
Nannnn:(目移)谋杀我的队友.gif/
Nannnn:(糊完盐巴果)(去找点醋溜果来)
Nannnn:(色禽腌的差不多了)(无聊)(拎着刀进树丛翻找长的奇怪的果实)
天堂:你找到了...看起来是好几种果子长在一块的畸形浆果
Nannnn:wow!(用刀轻轻割下来)(用衣服兜回营地)
犀鸟:(拿起一根畸形果实)(掰开)
天堂:神奇,看起来像用不同颜色果汁制作的果冻块
Nannnn:(抽出一根细木棍)(把果实穿上去)(架在火上烤)看起来怎么样!?
天堂:青色和蓝色的部分率先爆裂开了,一些淋在剩下的果实上,一些飞溅开了
Nannnn:(光速后退)(警惕)
犀鸟:哇哦,虽然看起来有些恶心但好神奇......(擦掉飞到色禽上的汁水)
Nannnn:(看着色禽身上的调料被擦掉)(悲)(随便揪点树叶)(抹掉溅到皮肤上的汁水)
犀鸟:(用树叶包起串着浆果的树枝)(闻闻)(拿给方解看)
Nannnn:(看)(拿刀尖儿戳戳)
天堂:闻起来像醋,刀尖戳出了许多紫色、黄色汁液
Nannnn:可能是酸的诶(皱眉)(思考)
犀鸟:什么盲盒浆果(拿起小刀也戳戳)
天堂:是紫色和蓝色的汁液
Nannnn:哇,这果子爆浆还因林泊而异

9

前情提要:探险队路经了一个浓密落叶覆盖且无法看清地面的地方,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随后在草地上发现了一小块覆盖在草上的土,翻开后发现这实际上是一大片浮在草上的土壤,底下是烂到如同土壤一般色泽的落叶。多萝西踏上落叶,感到脚下虚浮,大喊了一声后也什么都没有发生。随着地面的塌陷以及多萝西和TNM的奔跑,当他们又经过了一片落叶地时,两人随着塌陷的地面摔到了坑底。在坑底隧道的探索中,发现了各种东西,甚至挖掘到了粘稠的墙壁。这时,一根快速运动的树根向多萝西冲来——
多萝西:(掏出柴刀猛劈一道)
天堂:你砍到了树根,从它身上削下来一块,然而它也缠住了你的手腕并向上缠绕,你感到手肘内侧的疼痛

天堂:真是(与营地线)截然不同的画风啊(存档)

TNM:寄!(开枪打断树根上段连接处)
多萝西:(猛地用刀削其中部,能砍断的力度。)
天堂:成功,树根失去了活力,赶在多萝西手肘肌肉被撕开之前,然而皮肤上还是有一道撕裂的伤口
多萝西:哇呜。。。。谢谢!!!(不顾疼痛,几乎什么都说不出来,扑倒在TNM怀里)
多萝西:(片刻后离开,又看到之前的树根,瘫在地上。)
多萝西:检查青色死树根。
天堂:汁水充沛,前端被染成深色

天堂:还好这破地方没有技能检定啊()在狭窄通道开狙击枪,队友还挡着敌人,这不给你塞3个惩罚骰子?b
TNM:所以说带狙击枪是完全失算了(扶额)但我总不能拿防异手册打人罢/
(Nannnn:拿枪托啊/)
TNM:枪托这种情况下应该不顶用...(思考/
(犀鸟:(看看靠在帐篷旁的煤气罐)/)

TNM:算了总之事件解决了,虽然只能说运气好(存档

新人员再加入:

  • 小喵子酱

【长刀,压缩饼干30块,指南针,镐子,绳子100m】

【水壶17L,绳子,速冻披萨6块,披萨刀】

10

犀鸟:现在有探险深坑遇难线和营地养老线(什)
天堂:养老,真的吗我不信b
Nannnn:养老(x)舌尖上的亚空间(√)/
风铃:那我给营地线那边加点什么好了(恶笑)/

Nannnn:(进入树丛寻找材料为犀鸟植毛)
风铃:你在树林里寻觅着可以用来给犀鸟植毛的材料。你看见前方有一大片灌木丛,密密丛丛的结着橙色的浆果,看起来很可爱
Nannnn:拿刀轻轻割下来三个,拿衣服兜回营地
犀鸟:(试图寻找更多畸形浆果)(没找到畸形果子,只好整几个紫色浆果回去烤)
风铃:烤过后的浆果散发着诱人的醉香

Osmium:(你们在这里悠闲地烤果子吃但是我们几个还在坑里……)/
Nannnn:但是犀鸟没毛了/

Nannnn:(思考)把黄色浆果碾碎两个成酱
风铃:于是你碾碎了两个黄色浆果。好吧,看起来不能吃
Nannnn:(拿刀背铲起果酱)(靠近犀鸟)(抹到没毛的地方)
犀鸟:(思考)(惊恐)[1] 风铃:看起来犀鸟的毛并没有长出来。

Oumium:我想回营地——我要吃烤犀鸟——/
Nannnn:可恶,长毛和腌入味儿只能二选一吗/
犀鸟:(看淋满黄色酱的不色禽)(难视
  1. 此时感到不对劲了(本人吐槽))

【风铃:这时,营地的地面有着隐约的骚动。】

11

【营地】
幻羽:(感受到地面的震动,停下笔)(四处张望)
风铃:(一大簇一大簇移动的“灌木丛”正由远及近冲来——上面结着橙色的果子。)
Nannnn:(看到树丛)(尖叫)拉着犀鸟回到营地篝火旁
犀鸟:我超,灌木怪djhfdfhdskfdhdhif——(被抓着领子拖走)
Nannnn:(从篝火里拔出一根带火的树枝)(扔向灌木丛)
风铃:被灌木丛精准的闪开了。
风铃:这一刻你们终于意识到那些旅人是如何死去的——除了丢下物品跑路貌似别无选择。
犀鸟:这树丛居然还会走位(惊)
Nannnn:(尖叫)擦燃一盒火柴(丢远)
风铃:擦燃一盒火柴。你扔到了灌木怪物身上,灌木怪物顷刻间灼烧起来。你手上的橙色浆果开始骚动,仅几分钟就孵化出了类似蜜蜂一般的毒虫。

天堂:度假的美好人生被迫消失力b
12

【此时,探险队那边】
Osmium:(仔细辨认地上的脚印并找到了之前和树根大战的地方)
多萝西:但是tnm还是沉睡着。。。。
多萝西:(试图发出呼救声)(喊叫)(思索。开始磨刀。)
Osmium:(循着声音前进)
喵子:(提前拿出绳子和长刀)
Osmium:(经过漫长的探索终于找到了多萝西) 喵子:(找到深坑)(喊)有人吗————
多萝西:(更加猛烈地敲击,抬身子)
多萝西:(长叹一声。抬起tnm的枪。)(tnm。。。会抱怨我吗?)(先喊喊?)有人吗?多萝西在这里——
喵子:(发现人员)需要我帮忙吗————
多萝西:没什么问题的话——可以麻烦拉咱们上来吗——(喊话)
喵子:可以的————(扔绳子)
多萝西:(于是独自拿上两个包,抱起熟睡中的tnm,开始沿着绳子攀爬)(爬到洞口)
多萝西:喵子,osmium——出来啦!
喵子:(接过包)呼,还好吧?
多萝西:没啥大碍。
Osmium和喵子:回营地吗?
多萝西:(若无其事地说着遮挡手臂,来此地前的一些创可贴和浅伤痕后那条撕裂伤刚好不让人看见。)嗯,回家。
Osmium:我来抱tnm,可以吧
多萝西:(给tnm擦汗)呜,tnm君辛苦了
喵子:营地,应该不远了吧(看)
多萝西:(回到营地。)

【所有人都在营地集中了。】

13

多萝西:我cxxxxcxx这灌木丛?!
喵子:(握住长刀)哇啊啊啊啊啊这是什么啊啊啊啊啊————
Osmium:回到营地结果看到了……奇怪的灌木丛呢……
Nannnn:(持续尖叫)掏出另一盒火柴(手搓点燃)
犀鸟:我超Nannnn小心手上——(拿背包挥动驱赶)
多萝西:(沉默并重新接柴刀的柄和刀)
Nannnn:(冲刺抢救帐篷布和犀鸟的背包)
风铃:背包倒是抢救回来了,但暴怒的灌木怪物冲撞着点燃了幽灵被子——你猛然想起煤气罐还在营地,再待下去恐怕会爆炸。
Nannnn:幽灵被子——不——
Osmium:(掏出匕首)虽然不一定能有用啊……

Nannnn:(手搓火柴效果如何)/
风铃:——扔偏了。你手一滑,火柴掉在了煤气罐旁。
喵子:啊呀!煤气罐!
多萝西:(掏出灭火器坏笑)哈哈哈坏叔叔看看我的全新技能!
天堂:都这种时候了不要贪啊(尖叫)b
风铃:再不跑大家就月面见了!!/
多萝西:(掏出灭火器)(喷)
风铃:你猛然想起自己没拔插销。
多萝西:(拔插销)(再喷)
风铃:——已经晚了,因为长时间的高温,液化煤气罐引发了爆炸。
Nannnn:等等我就在手里搓搓除虫我没扔啊这盒/
风铃:(草)……所以顺理成章的激怒了怪物/
Osmium:顺 理 成 章/

风铃:如果你们及时跑其实还不至于团灭 好了各位月面见/
多萝西:跑啊!(拉着行李)
风铃:炸了(看向爆炸的液化煤气罐)/
天堂:哇偶,各位要站在同一个起点了吗(笑)b
天堂:这种东西不都说了早日跑路吗b
⚰️『Game Over』

悲报:二周目没跑完就烂尾了… 🕊️

二周目更新:
1.新增了kp幻羽,终于可以两个kp都摸鱼了!
2.手电筒不再计算电量,好耶,核能手电筒!
3.新增了一位pl碎数研天堂,好耶,水仙!
4.增加了物品限制(初始禁止携带占用背包两格以上的物品,食物及水都有限制),不可以再摆烂了!
5.移除了him…你亚空间有him不是很正常吗?你在大惊小怪什么?

番外篇

16MB篇

开局参与人员:蓝莓,Badluck

新的冒险,开始——

天堂:一个超火热超劲爆亚空间出现在主塔人们的视野中,以低花费高回报的倒贴式旅游亚空间闻名。当然这是几个月前的事,在数据库和林泊百科里恶性事件报告早就堆积如山了,为此,你们来到了二代地表,往地下埋上16MB,结束了长达20分钟失重体验后,接二连三堆叠着趴在地面上——你们成功了

 蓝莓:I have been falling for twenty minutes!
第一章·到达


不幸:(搓搓脑袋,软啪啪的从地上站起来环顾四周)
蓝莓:(趴在地上不想起来)
蓝莓:(伸了个懒腰之后站了起来,查看周围有没有同伴)
不幸:(侦察聆听四周)
天堂:你没有听到任何多余的声音,如果有,那就是电流声。
天堂:你们正处在一间稀松平常,设施却有些缺乏的厨房内,忽烁的灯光照亮了周围有的一切,一条淡绿色,铺有大理石板的长柜,上面放着榨汁机和烤箱,零星码放着数个玻璃杯。
蓝莓:(伸了个懒腰之后站了起来,查看周围有没有同伴)
天堂: 赫然站在一旁观察,你的背现在还有点疼——是因为被迫成了垫子吧?
蓝莓:(揉背,看到了不幸在查看厨房)
蓝莓: hi!
不幸:(查看长柜有没有东西)
不幸:(简单伸手打个招呼)
天堂:你将柜门挨个打开翻找,只找到了一个放有刀叉的深棕色木盒,刀叉格外干净,像是经常被清洗。
不幸:(在手中把玩片刻,将刀叉放入木盒,木盒放入背包)那边的那位,你叫什么来着?有听说过这里的一些传言吗?
蓝莓: (思索)叫我蓝莓就行,关于这个亚空间好像听过一些事情,比如会掉san什么的……
蓝莓:具体我不清楚,但是既然能重生,为何不多作点死呢?
不幸:重生不代表安全保障,失忆泯灭可能性也是依然存在的。
蓝莓: 啊,是这样啊——我有点后悔了…… 史上最快后悔pl出现
不幸: (把视线转向榨汁机和烤箱)
天堂: 烤箱平平无奇,榨汁机的表盘上显眼地用记号笔涂改了数次
不幸: (自作主张地打开烤箱)
天堂: 烤箱里没有任何东西,搪瓷的表面反射着微光,相当洁净。
蓝莓: (转头,调查玻璃杯)
天堂: 一共有四个玻璃杯,光线在偏折的弧度中交织着,一时之间甚至有些难以数清,触摸杯壁好像还能摸到些许湿润。


中途加入成员:

  • AtomTheory
第二章·厨房


原子:等等,你们怎么在里面???
不幸:……?
不幸: 这句话应该我们来说吧,你是从虚空跑出来的游客吗?
原子:不是啊,我埋了16MB呢。(挠头)
原子:难道你们不是这样进来的吗?(思索)
不幸:我们俩是摔下来的……
不幸:(仔细的打量眼前这个活物,暂时确定对方为一般人类种/林泊)
蓝莓:(看向玻璃杯)(思索)(露出危险的笑容)(拿出魔炮)(发射)
天堂:....玻璃杯连带着一大块石板湮灭了,可喜可贺
原子: (震撼)......不是......怎么突然......卧槽......
蓝莓:(听到陌生人的声音)(转过头去)hi!
原子:你好...啊,把武器放下!(惊恐)
不幸:……(不搭理两个脱线的人,去观看榨汁机)
天堂:榨汁机表盘上除了刻度3都被以各种笔迹覆盖,旁边的便签更是极尽一切劝告之词
不幸:完全没注意到标签,把旋钮调到刻度3。
蓝莓:(放下武器)(脸红)啊啊……不好意思……
原子: 你们现在在做什么啊,我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原子:(思索)觉醒过后第一次重生恐怕就要出现了

天堂: 榨汁机的刀片飞快旋转起来,你感到有些眩目,白色的牛奶逐渐出现在榨汁机中,顷刻间填满了半个果汁杯,散发出牛奶的热气
不幸: 哇哦,虚空产出的牛奶唉!
原子:(瞥见这一幕)这...这是魔法!
不幸:(直到这时才注意到旁边的标签)(拿出牛奶并查看标签)
原子:不过这牛奶...应该有个来源吧?
天堂:标签上多次警告了只可使用刻度,同时提到了屋外似乎相当不可靠的一条小河,你的余光撇到,那些笔迹正一点点被“擦去”,一层一层露出下方洁净的表盘
蓝莓:(看到牛奶)(拿起一个没被轰碎的玻璃杯)(看纸条,调到3,接牛奶)
蓝莓:(喝)
不幸: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勇吗?
不幸:(不由自主地如此感慨)
不幸: 也许单纯是因为我跟不上时代了?
天堂: 温热的牛奶挟着微甜的味道涌入口中,转瞬就被牛奶特有的浓香与热量的气息掩盖,非常正常。

原子: 直接喝吗?这么勇的吗??

不幸: 二位还想再探索一下这个地方吗?我现在对这里没什么兴趣想去,寻找下一个场景了
蓝莓: 这牛奶好好喝啊~(接牛奶)(喝)
不幸: ……
蓝莓:(举手)等我喝完这杯,马上马上——
蓝莓:(咕嘟咕嘟)
天堂: 你喝完了一整杯牛奶,非常美味,但有些单调了,要是有点吃的就更好了
不幸:……也许性格比较脱线,反而会活下来也说不一定?(如此自我安慰)
蓝莓:(看向原子)哎,你要来一杯吗?
原子: 这...真的可以喝的吗?
原子: 如果真的可以的话...我也想来一点!
天堂: 你拿起一个杯子,装了一杯牛奶。
原子:(闻闻)(喝下)
蓝莓:(看向不幸)等他喝完就走?
不幸:(再一次仔细地侦察整个房间,看一看有没有什么上一次遗漏的地方)
原子:(听见)(暴风吸入)

不幸: ……随便吧,就当刁民三人跑团了。

不幸: ……你们两个还是先查一查,这里还有没有什么别的东西吧。
天堂:再一次仔细地侦察整个房间,看一看有没有什么上一次遗漏的地方
先前被轰碎的石板蠕动着隐隐在自主复原,只是这一过程似乎打乱了光线,有些令人头晕,片刻后就与最初的样子别无二致。一小叠便签纸薄薄地搭在烤箱顶上,似乎是因为它的颜色最初才被忽略了。
原子:好的好的(四处打探)
蓝莓:好的(打探)
不幸:观看着石板的复原,突然间仿佛想到了什么,恶趣味的拿出一面[玄镜]反射该场景
天堂:手电筒留下的灰烬已经尽数消失,玻璃杯整齐地码放在一起,一共是六个。
原子:玄镜...有点危险诶...
天堂:玄镜上映照出前数秒的石板,并非令人晕眩的色彩扭曲的景象,取而代之的是遮盖断口的黑色色块缓慢消失,就像游戏场景的加载与渲染。
不幸:……自然恢复性的亚空间法则或者异想特性吗……如果一直拿玄镜照着会怎么样呢……
蓝莓:(看向自我修复的石板)(再次露出危险的笑容)(拿起魔炮)
不幸:没什么必要的话就别随便这么做了,能量还是会有损耗的吧?
蓝莓:虽然是太阳能的,但说的也是。 (放下魔炮)
天堂:玄镜上的画面产生了些许模糊,尽管真正的石板毫无改变
原子:哇...这不是...有什么怪事要发生了
原子:(看看便签)
天堂:数个或清秀或潦草的笔迹挤在最上面的便签上,最长的那条提醒了这个烤箱独特的用法——将玻璃杯放进烤箱就能得到食物,余下的字迹则接连进行了补充,比方说不能食用超过三杯,以及屋外存在的异想之物。
蓝莓:(拍脑袋)(看向原子)哎对了,这位叫——
原子: ......................
原子:AtomTheory。
蓝莓:啊,好的!Atom先生!
原子:异想之物啊...有人愿意和我一起去外面先看一看吗
不幸:……自由复原的物品,奇怪的榨汁机和奇怪的烤箱以及奇怪的便签,这些全部都可以算异常之处吗?
不幸:(看蓝莓)你的意见呢?

(这里蓝莓因为时差睡觉去了;一带二的奇妙冒险暂时拉下帷幕!)

第三章·计划

蓝莓:走!冒险去喽——
不幸:(镜子收好,慢悠悠地跟在他们后面)
蓝莓:(走)欸,话说各位都带了什么啊?
不幸: ……吗,杂七杂八的小物件而已。
原子: 我啊,水,食物,一点应急物品,和...一个有意思的小玩意
蓝莓: Atom先生带了一个有意思的小玩意……?能爆炸吗?

 Badluck:???
 蓝莓:艺术就是爆炸!

原子: 不能......但是战斗力算很高吧
蓝莓: 啊——是武器啊……话说Atom先生,我们去哪呢?
原子: 先在房子里看一看吧,然后……便签上不是说有一条河吗?
原子: 不然就看一看是不是真的有这条河,看看这条河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蓝莓: 好的!
不幸: ……我的直觉告诉我,便签这种东西你们最好不要找了。
不幸: 不管是相信还是不相信他们说的内容,想法只要诞生之初就会产生异想污染
不幸: 还记得我分析的可能性说是我复原是异想污染之一吗?
原子: 这样吗...那不幸先生觉得现在做什么好呢,或者说,去哪里好呢?
原子: 嘶...那这还真是有些不好办呢……
蓝莓: 那我们该怎么办………不过话又说回来,适当异想说不定能帮到我们?
不幸: 我吗?我的答案是——跟着自己的想法,随便走,一切看自己的心情而不听从指引。
不幸: 但是你们的答案,属于你们自己选择。
蓝莓:(思索)所以最棒的计划就是没有计划!QED!

 AtomTheory:草
 Badluck:“反正是刁民跑团,随便跑着玩就好喽”
 蓝莓:我感觉我是最有可能导致团灭的那个。

不幸: 走吧,随便出去探索一下。
原子: 那我还没什么想走的地方呢...(扶额)
蓝莓:(背上包)(拿着魔炮)(自动跟随)
原子:(同样跟上)
不幸:(离开之前,最后回头注视一眼厨房。)
天堂: 表盘已经整洁如新,玻璃杯整齐地排列在旁边,榨汁机里的牛奶不知所踪,想必在你们进来之初看向这间厨房也是这样吧。

接下来是客厅时间——

中途加入成员:

  • 神猫帝姬
  • Sam_0324 (a.k.a. Staf Irity)
第四章·过失杀人


天堂:泛光的深黑色木质空墙出现在你们眼前,贴心地钉了几个铁钉。肉色的地毯铺在门边,一张带抽屉的红木方桌旁相当不协调得摆了几个懒人沙发。右侧墙边的窗口透出过于明亮的天光,两侧垂挂着捆起的墨绿色窗帘,窗户的旁边是通往二楼的楼梯。除了你们刚走出来的厨房外,这一楼还有两间房间。
蓝莓:(调查方桌抽屉)
天堂: 抽屉里迫不及待地探出了半个人,那是,神猫!
神猫: NYA!

♫蓝莓:如果我有机器猫 我要叫他小叮当♫

原子: 这是什么情况????what?
神猫:(爬出来)
原子:(看向蓝莓和不幸)你们不会谁在想什么箱子里爬出东西的事情吧……
神猫: 我【脏话屏蔽】,我为什么会在这?
神猫:(看向周围)
原子: 你不知道你为什么在这儿???
原子: 你是怎么进来的???
不幸: 你醒啦,你已经变成女……哦,你本来就是女孩子,那没事了。
神猫: 我怎么知道啊喂!
原子: 你不是埋16MB进来的吗(尖叫)
神猫: 睡醒了就在这破抽屉里了!
神猫: 呃……好像是……之前砸到头了……脑子不太清楚来着……
原子: 这...
神猫: 母鸡,咯咯咯。
不幸:(从包里拿出西瓜开始吃)
蓝莓:(看了看神猫)(抱上去)
神猫:(歪头)
神猫: 喵?
蓝莓: 神猫——是我——蓝莓——
神猫: 想吃蓝莓了呢
蓝莓:(瞳孔地震)
神猫: 可惜没有带……
原子: 原来你们认识啊,那...(不知道怎么说话了)
蓝莓:(掏出幽蓝莓酱)凑合着,只要你不吃我就行qAq
神猫:(躺懒人沙发上
神猫:(掏出乱炖
不幸:(去榨汁机整几杯牛奶)(出厨房)
不幸:(一手两杯牛奶)喝吗?
天堂: 好喝,配合上西瓜清爽的口感完全缓解了牛奶的腻感,简直吃瓜必备。

蓝莓:不会腹泻吗?

神猫: 喝!(灌
天堂: 你喝了大半杯下去,除了水蒸气有点熏外一起都好
原子: 我就不喝了,感觉这个牛奶不是很安全的样子(
天堂: 突然,一声巨响从厨房中传来,你们从厨房门的缝隙里看见,一个人正仰面躺在地板上低声自语。
Sam:(从某个隧道掉下来)谁那么缺德啊,用公共频道传亚空间门牌……
神猫: 啊?!
神猫: 谁呀?!
蓝莓:(吓一跳)(掏出魔炮)
原子: 什么动静?
Sam:(爬起)不是这破地方还有人是吧……
蓝莓:(缓慢靠近厨房)
神猫:(拔剑)
原子:(手伸进包)
Sam: 什么鬼声音……(躲到门的后面,拿出了一把手枪——虽然自己基本不会用。)
神猫:(小心翼翼地走到厨房)
不幸: 那边刚砸下来的,你要不要先过来喝杯牛奶?
蓝莓:(继续靠近,眼神示意神猫拿好武器)
Sam:(探头)不是你们谁啊?
原子: 啊原来是人啊,你谁啊
不幸: 应该是我问你是谁吧?16MB还有其他门牌号传送地点吗?亏了亏了
蓝莓:(Sam说话吓一跳,手滑轰出了魔炮)
天堂: Oh my—
不幸: ……
原子:(惊恐)(后退).......我草

 蓝莓:(挣扎)等一下,骰子判定一下!
 骰子bot:魔炮命中的"击中30"检定结果为: D100=22/30 成功了……恭喜。
 蓝莓: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判定成功啊?!!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成功!!还有恭喜个毛啊!!

天堂:Oops.
蓝莓:Oops.
Sam:[User Offline.]
【FIRST BLOOD】
天堂: 你一时惊慌,尽管sam躲在门后你还是对着他一魔炮过去了
天堂: 然后sam他,额,他退出了像素塔
不幸: ……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看向蓝莓:)(严肃脸)
神猫: 嗯?
蓝莓:(后退)(退到厨房内部)(惊恐)(人生倒带)
不幸: ……不是,咱不能好好探索,惦记着攻击性干什么?
不幸: 这都把这新来的朋友整下线了……
神猫:(强行拆下一个柜门当盾牌)
蓝莓: 我没想开炮来着……手滑了然后……
不幸: ……
神猫: ……
原子: ……
不幸: 你介意我把这玩意儿先收走吗?
蓝莓:(放下心爱的魔炮,缴械投降)
蓝莓: 不……介意……?但是到时候出去的时候记得还给我……好吗……?
不幸: ……行,肯定还是会还的。
不幸: ……你们手上都还有什么杀伤性武器吗?
不幸: 能不能提前报备一下?给大家提个醒?
神猫:(拿起手中大剑)
神猫: 应该…没那么容易误伤?
【气氛,顿时变得尴尬起来】
蓝莓:(翻)(拿出铁锅)(拿出微积分课本)
神猫: 锅盖算不算?(舔嘴唇)
蓝莓: 同,想问,我也带了,铁锅配套。
神猫: 可恶,乱炖做太油腻了……
不幸:(头疼)……要不我单独行动,你们继续?(做出准备溜溜球的姿势)
神猫: 不太好吧…
不幸:(一脸黑线)……那么,集体走人?
不幸: 别在这儿让空气的气氛更加尴尬了
蓝莓: 走……!
神猫: 等等,再拿点吃的…
天堂: 门上的劣质黑色挂表表针正一点点跳动着,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确实是时候了。
神猫:(拿肉桂面包)
天堂: 你拿起杯中的肉桂面包,有点烫手,不过还好
神猫: 走…?
不幸:(无可奈何的叹气)
神猫: 呃,出口在哪?
神猫:(晕乎乎
不幸: 算了,算了,要走就一块走人吧
神猫: 走吧。
蓝莓: 走吧~
不幸:(决定带路开门)
蓝莓:(自动跟随)
神猫:(跟随)
不幸: 还希望各位保持理智,不要随便乱下手,最少先看清楚情况之后再决定行为。
神猫: 嗯。
蓝莓: 好的……(低头)

我们的蓝莓和受害者一起Offline了,可喜可贺。

第五章·花园


天堂: 不幸一行人走到门前,又一张便签死死贴在大门上。你们推开大门走了出去,面前的花园里灌木枝干丛生,交叠着阻拦你们,上一次修剪应该已经是很久前的事了。
神猫: (砍)
不幸: (不在意便签,观察花园有什么花朵)
不幸: (看到好看的摘几朵下来)
神猫: (看便签)
天堂: 你砍下伸出的枝干,尖锐的木茬环布在小路两侧。便签上提醒到,花园需要每天用墙角的园艺剪修剪灌木,同时一定不能翻过矮墙,尽管它看起来比灌木丛高不了多少。
神猫:(看向矮墙另一端)
天堂: 墙角正靠着一把看起来完全崭新的园艺剪。
原子:(看向灌木)
不幸:(找好看的花)
天堂: 你从灌木边上摘下几朵各色不同的花。
不幸:(放包里)
不幸:(试图拿魔炮直接炸)

蓝莓:【脏话屏蔽】我的魔炮居然这么好用!还有Badluck好像也用上瘾了(

不幸:(炸灌木丛)
天堂: 嗯...你在灌木丛中轰出了一条大概有一个手掌宽高的小孔洞。
不幸:啧。
不幸:(再次观察周围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有什么事没注意到的)

第六章·铁门与矮墙


天堂: 正对着大门有一扇锈蚀的铁栏门,栏杆被细长的锁链捆在一起,连接了一个覆盖着油污的锁。
神猫:(试图直接翻墙)
天堂: 你双手按上墙的顶部试图接力翻越,但似乎抓到了泥水,掉到了灌木丛伸出的枝杈上,不幸的是枝杈都被折断了,露出米白色的尖锐断口。
原子: 神猫——
不幸: (跑去铁栏门,试图用工具物理开锁)
天堂: 你把锁两下砸开了,锁链还缠绕在门上。
不幸: 这个时候在试一试魔炮会不会有用呢?
不幸:(用魔炮炸锁链)
天堂: 锁链骤然断裂,碎散着掉在地上,栏杆被打断些许,所幸并无大碍。
不幸:(推开铁栅栏门)
天堂:这栋楼房建于一座山的顶端,远方山林好似被油彩涂抹一般突兀地分成三层,从不远处的山峰上河流冲入中间的平原,远远望去就像把它分割了一样,山脉起伏遮住视野更远处。
神猫:(以剑撑地试图离开地面)
天堂: 剑刃陷进土壤里,起到了一些缓冲作用你的后背被划开一条伤口,更多的还是擦伤。
神猫:(试图寻找其他人)
不幸:(叹气)(先过去救人)
神猫:(扯住矮墙)(借力翻过去)
天堂: 你的腿撞到了墙上一块凸起的碎砖块,当即刮出了数条混杂了碎石的伤口。
神猫: 啊…对不起(低头)又……闯祸了呢……

 不幸: 翻墙一定会大失败吗?(尝试)
 天堂:一定会,我说的。
 骰子bot:翻墙一定会大失败吗?的"翻墙50"检定结果为: D100=27/50 成功了……恭喜。
 不幸:草

神猫: 呜呜呜
不幸: ……你还是跳下来吧,我能接住你。
神猫:(闭眼)(跳)
天堂: 你完美地接住了身体失衡的神猫,没有造成二次伤害
神猫: 阿里嘎多…
天堂: 在接住神猫后,不幸给她的腿清理伤口并包扎了一下,神猫恢复了行动能力,暂时没有伤口感染的风险了。
蓝莓(他回来了!):(跟上Atom绕过矮墙)
天堂: 你们走出了花园。
蓝莓:(左右观察)(看到神猫和不幸)(跑过去)
蓝莓: 不幸,神猫她ok吗?
神猫: 咕?
不幸: 我已经给她包扎好了,已经没事了。
原子: 那就好(扶额)
蓝莓: 那我们按原计划去找河?
神猫: 好哒
原子: 好啊!

中途加入成员:

  • 多萝西
第七章·一个人的哲学


多萝西:(醒来。。。。)
多萝西:(眼前是什么。)
天堂: 你脸着地,眼前是一片棕黑色的硬质地面,视野的边缘被绿色的柜角占据。
多萝西:这里有什么?地面和柜子状况如何?
多萝西:(缓缓坐起。。。。我出现在了一个或许并没有什么两样的空间——反正没有一个人能够逃出自己的笼子。这一回,又是什么造物主的新花样?)
多萝西:(恢复清醒)
多萝西:(撑着地面醒来,漫无目的地行走。)
天堂: 地面铺着一层硬质光滑,恍惚间又有些韧性的蜡,柜子完好如初立在边缘,上方盖着一块大理石板。
多萝西:(敲打柜子)看看里面有没有抽屉一类的。。。?
天堂: 柜子里面隐约发出了不同材质物体震动的碰撞声。
多萝西: 大理石板光滑,冰冷,死寂。毫无生命的痕迹。它除了占据空间,一无所能。
多萝西: 物体的噪声传出——恼人地刺激着神经。
多萝西:(我决定看看柜子有没有入口。)
多萝西:(不知为何,我讨厌这个柜子。)
天堂: 柜门上有一条凹槽代替把手的作用。
多萝西: 或许可以试着开启它。看起来它就是等待着谁来这么做的。
多萝西:(打开柜子)
多萝西: 魔盒之中,什么在召唤人们。。。。?
天堂: 柜子里有崭新的玻璃杯,一个铁盘,放着几朵曾经用来装饰的干西芹。
多萝西: 西芹,常作为西式餐点装饰材料,和其他蔬菜一样,装着满满的糟糕的膳食纤维和水。
多萝西: 扔掉西芹。。。。或者琢磨一下。这西芹有什么值得注意的————
多萝西: 还有杯子。为什么杯子从未用过,西芹却是陈旧不堪的?
多萝西: 这之中有什么别的原因吗,要去细究它吗?
多萝西: ——不管选择如何在这里长久待下去我一定会精神失常的,但话说回来——生存本身,就是逐渐堕落与疯狂的过程,因此一切无所谓。
多萝西: 看起来西芹似乎与离开这里的方法没有半毛钱关系。除非我用它卜一卦?(嗤笑)
多萝西: 算了。看看杯子。(拿起来把玩,观察。)
天堂: 杯子晶莹剔透,能看到另一侧压得模糊的粉红,似乎能感觉到略有些湿润——是刚擦拭过吧。
多萝西: 这里还有人?
多萝西: 比起相信是空间法则所致的某种超自然力量我更愿意认为是像这个征兆通常所表现的那样,这里尚有其他近似于人类的生命或异想存在。但是很可能擦拭过它的人现在已经灰飞烟灭或精神崩溃了吧?嗯,这种地方。七百余年前就是一场荒诞剧——人类从来不会学到什么教训,我应当不久就会找那倒霉蛋作伴去了。
多萝西:(轻轻抬手,任由杯子坠落地面) (聆听声响)
天堂: (——玻璃冰冷的质感未经阻碍从手中滑落,径直掉下,某一瞬能看到它寂然无声地落着)。
多萝西: (检查坠落的杯子)
天堂:玻璃杯落在地上,咚得一声轻轻弹起滚动到一边,似乎完好无损。
多萝西: 踮起脚尖——未多想再次发力将其狠狠投掷于地面
天堂: 杯子被砸下右半边杯壁,碎屑落在地上被剐蹭的蜡层中, 破裂的蜡以扭曲的光影遮挡,慢慢复原,不知玻璃渣是否也被包裹在其中。
多萝西: 玻璃刺人的碎片,刹那间就无声无影了。仿佛地面上无形的深渊崩裂而吞噬了所有声响——杯子是化为泥土,或蜡层的一部分了吗?为什么不呢?它作为杯子的生命就此终结了。
多萝西: 可是还有一个问题——这一切,是怎么来的?
多萝西:(试图触碰蜡地面,踩踏它。有反应吗?)
天堂:像你来时一样平坦,光滑。

💾『File Sa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