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光之森

From Limbo Wiki
Icon-info.png
碎数研相关词条
碎数研编号:[待补充]
该词条由非Phigros作品参与者创建或编辑且不受保护
由于碎数研本身的性质,请谨慎阅读,同时注意碎数研不具有官方性质
如词条与已存在的隐性设定冲突,请前往林泊百科编辑建议箱提出。
待完善页面
该词条有待完善。
只是黑暗。连虫鸣都没有。

突然,在寂静与黑暗中,冒出了一点萤光。顿时,一片奇异的景象展现在面前。

白色树木的蓝色树叶上落下字符,黑白交替的树树干上趴着蝉和萤火虫;星光透过苍白如幽灵的橡树,深蓝的叶子结出黑色的果实。

你看向背后,一根蜿蜒的豆茎直通天际...

繁茂的森林中闪烁着微弱的光芒,这是一片充满魔法的参天巨林。

(未完成)(简介想不出来不写了)

基本信息

地理

主体为一片临海的森林,地势低平,只有中心有一座小丘。

时间保持在傍晚8时左右,偶尔有星星出现,光照依靠树木本身的光和萤火虫。

该亚空间陆地部分全部被树覆盖,难以看到天空。

居民们在不同区域形成聚落,由于不明原因无人居住的地区正逐渐失去色彩,但有人的区域暂未受到影响。有传言称这些地区的色彩是由某个知道恢复方法的地下组织维持的。

区域

1.苍穹之萤

该区域处于亚空间南面,有着大量相连的华盖树(树干黑色带白色斑点,树叶深绿),树冠如华盖般遮盖了苍穹,上面栖息着许多萤火虫,该区由此得名。

地面被蕨类和灌木丛遮掩,过往的旅人要小心草丛和大型灌木丛中的动物。

月均降水量为8mm。

居民主要有猫兽人和豹兽人,聚居地内实行军事化管理,因此战斗力高,需要注意。

生物多为无害的鹿,野鸡等,平时十分安全,但降水时会有大量危险的异想之物出现。

2.通天之林

该区域位于北面,粗壮但中空的巨橡树与普通橡树和红树等组成了这里的环境。

地上多蕨类和草,一种独特的光辉蕨生长在这里,进一步照亮了这里。

巨橡树内部附满藤蔓,方便了居民的攀爬;树冠上偶有大型蜘蛛出现,带有剧毒需要注意。

月降水量为5mm。

房屋为简单的木屋和石屋,也有大型家族和哨兵等住在巨橡树内,主要是因为其高大粗壮的特性。

生物有野鸡等,同时有三级异想之物如寒冰狼与烈火狼存在,是该区域的主要居民。

3.冥暗幽森

树种有幽冥树(树干黑色,树叶深绿),苍魂树(树整体白色),暗黑树(整体深蓝)等,诡异的色彩使得这里尤其骇人。崎岖不平的地形成为前进的障碍。

除树以外没有其他植物,地表几近裸露。环境黑暗,需要小心蝙蝠和龙。

该区域几乎不降水。

居民有蝙蝠和龙类兽人,经常在空中巡逻寻找猎物。树上和树下的房屋构成了封建体制的城镇,同时带有迷信色彩。

守卫这里的迷雾龙兄弟在聚居地周围制造了大量黑雾,以此隐藏城镇的位置。

生物多食肉动物,龙和蝙蝠尤多。同时地下似乎有四级异想之物存在。

居民多信仰一种奇怪的宗教,该宗教将一条巨龙尊为神并用矿物祭拜他,违反教义的居民将会被变为普通的野兽并失去智慧。

中心有一个杂货店,售卖从食物到武器的各种东西,名为Alice的草苔龙是它的店主。

4.梦幻虹彩

这里的地面散发着悠悠的荧光,白桦的树叶被光芒染成彩色,织成了如彩虹织锦般连绵的树冠。

中心是大片蓝色的魔咒树,掉落的符文滋养着这里的生物。

地面多蕨类而上方生有藤蔓,受符咒影响发出蓝色的光,因此无需照明。

月降水量一般为5mm,有时较多。

居民为各种狼,宝石狼和寒冰狼居多,在地下建立起了现代化的都市。

建筑多高楼,商业经济发达,因此有许多商店和超市。

生物有彩虹鸟、荧光羊等,同时魔咒树林中住有一位冰蓝色的大宝石狼女士,浑身覆盖着钻石和碧玺,为该区域的长老。

5.百花争芳

整个亚空间内花树最多的区域,花朵四季不败。

桃花和紫藤萝是最多的树,中间混杂着普通的树木。

多水,河流和湖泊很多且适合航行,是重要的水陆交通枢纽。

月降水量等气候特征与二代地表相似,也许是所有区域里最普通的。

鼠族的主要聚集地,科技发达,除了壮观的建筑还有一些高科技产物,比如大型机甲——谁知道他们怎么造出来的。

建筑物颇有古希腊的风格,与花朵和湖泊相互映照,简直美不胜收。

6.森林之心

被粗大的红杉和巨橡树环绕的树林,这里充斥着散发奇异光彩的魔法树种。

传说这里除了树还有一只神秘的生物,她守护着这个亚空间最大的秘密——

但是从来没有人能够从这里完整出来。

7.无边深洋

环绕陆地森林的海洋,水生植物形成了繁茂的水下森林。

植物以海带和巨藻为主,也有大型树木如粗橡树(巨橡树的变种,树干稍细)生长,同样可以作为房屋。

建筑风格类似传说中的“亚特兰蒂斯”,以石建筑为主,同时混有木结构建筑。

居民为“深洋龙”,有着蓝色的脊背和白色的柔软肚皮,其种族得名于区域名称。

城镇周围围绕着凶猛的海蟒,海底的居民不知用什么方法驯服了它们为自己所用。

鱼类繁多,以鲑鱼和热带鱼为主。

水文

该地四面环海,名为“Zuca”的河贯穿森林,降水和花树林的湖泊是其水源的重要补充;同时有几条支流呈网状分布于各地。

主河较深,最深处可达10米,支流一般为3米。

气候

该亚空间温度适宜,通常在17~30摄氏度之间,气温日较差较大。

湿润的空气适合植物的生长,似乎是这里森林的成因。

同时较多的降水也是需要注意的事项,因为降水会导致该地异想之物大量生成。

生态

生物种类多样,植物繁多;动物多为普通动物如鸡、鹿、羊等,少数地区存在三到四级异想之物。

“梦幻虹彩”区域中检测到大量异想污染,但是对环境似乎没有影响。

河流中发现特殊异想如鱼鼠、软糖鱼等,可以食用。

进入方式

无论你在哪层,在哪个亚空间,只要在傍晚8时左右,手攥一颗橄榄石进入任意大小的森林,并默念“我愿留在这永暮之地”,就会进入这片奇异的土地。

时间正确即可,甚至不需要森林,只要接触到植物便会成功。

同样,攥着橄榄石祈求离去,便会回到原来的森林。

在这里死亡的人将会在他的家里重生,但身上除原本所带的物品和橄榄石外的物品将会留在这个亚空间。

人文

社会结构

大部分地区为原始的农耕社会和封建社会。居民多半兽人,在各区域间形成发展程度不同的聚落,最为先进的是由魔咒树林中的狼类建造的地下城镇,为共和体社会。

居民种族

草苔龙

一种特殊的龙,存在于森林的各区域。其外貌类似普通龙,有着背板或鬃毛、角、四或二足和细长的尾巴,不过相对普通龙种来说他们有着更多的变种。

顾名思义,这种动物的身上覆盖着茂盛的小型植物,甚至盖住了他们本身。

其背板一般是连成一排的木质凸起,也有不长背板而有鬃毛的,有嫩芽、花苞、尖刺、叶片等多种样式。

其角样式主要有以下几种:攻击为主的直双角,防御为主的弯双角,格斗为主的独角和展示为主的多叉双角。

足的数量为四个,也有二足的种类,他们天生便没有前爪,但是却有一对翅膀。

尾细长少植物,部分木鳞裸露在外。一些种类尾尖长有浓密的叶片或蛰刺,但似乎没有什么攻击力。

身上的植物犹以苔藓和寄生植物为多。这些植物掩盖着他们的轻木鳞片,成为他们可再生的护甲,但同时也以他们的能量为养分,构成了一种奇怪的共生关系。

光照对于这种龙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东西,其一是由于对黑暗的恐惧(但只要不是完全黑暗就能受得了),其二则是因为背上的植物需要光亮,如果没有光照它们就会因为无法制造养分而吸取这些龙的能量,这会给他们带来不小的烦恼。

由于植物保存水分的特性,他们不似不耐干燥只能在水中生活的深洋龙,可以在任何地方自由活动,但是大多数个体仍然生活在森林上层以获取光照。

深洋龙

一种特殊的龙,存在于森林周围的海洋中。其外貌类似海蟒,但有着爪子和角,少数还拥有翅膀。

与草苔龙不同的是,他们的身体由真正的血肉而非魔法构成,因此物理性质类似于他们的近亲海蟒和鱼。

颜色各异的鳞片中似乎蕴含着治愈的力量,可以治疗周围的生命,同时是良好的导电材料。

猫科

和一般人眼中的猫兽人无异,有着毛茸茸的外表和各异的性格。

与鼠族关系不太好,但也没有发生过战争。

服装很有种族风格,繁复充满野性的花纹最受欢迎。

豹猫

比猫更加灵敏和凶残,攻击性较强,聚居地以军事化为最大特征。

看起来精明的面部、身上的斑点、圆圈等纹样是他们的主要外貌特点。不过因为平时会穿着衣服,最好还是从脸和尾巴来区分他们。

犬科

狗及其变种

温和、充满了善意的种族。即使长相不同,他们也从不区分。

对待任何人都十分友好,但是不要因为他们的善良便小看了他们——该亚空间内最好的猎人大多都出自狼和狗族。

水晶狗

顾名思义,水晶组成的狗,但是色彩比一般的水晶都要灿烂。似乎离开了魔咒树林便会很快失去光泽。

作为狗中最优雅的一种很少有过激的情感表现,但大多数都是外冷内热的好人。

他们的情绪对光泽度有很大的影响,尽管这些优雅的生灵总是保持着高傲的态度。

轻飘狗

轻盈的生物,有着如枕头般柔软的爪子,居住在如梦似幻的彩虹树林中。

懒洋洋的性格,比他们的“亲戚”也就是普通狗还要友善,因此生活十分慢节奏且和睦。

尽管他们是聚居生活的种族,独来独往的性格依旧没有改变。

是这里龙以外变种最多的种族,因此外表也天差地别。

饮食方式

食肉兽人聚落饮食以肉类为主,烤肉和肉干尤其常见,偶尔也有蔬菜出现;有人用当地的水稻和荧光羊肉做出了荧光肉炒饭,此后成为了狼类城镇的知名菜肴。

食草类以蔬菜和水稻为主食,土豆和胡萝卜最为常见。

在水稻的基础上,各族都创造出了不同的菜品。比如羊族喜爱沙拉拌饭和水果味米饭等,猫族也有牛油果酱鼠鱼盖饭之类的奇怪料理。

传说草苔龙Alice在路过食草类聚居地时造出了一种蔬菜大杂烩式的菜,配上无毒化处理的饥饿光莓简直绝赞。

经济发展

以物易物的交易方式发达,同时某些地方有货币交易存在,各地货币通常不流通。

已记录的货币有:猫族的鱼和鱼鼠;狼和狗族的肉、骨和各种金属货币;鼠族的奶酪、宝石块和金币;龙族的各种矿物和绿宝石。

实装人物

Pawla

宝石狼族的长老,身上缀满了钻石和水晶等,如同铠甲一般保护了她。

她对任何人都很亲近,但只会听从姐姐的话,和姐姐是密不可分的朋友。

但是现在似乎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Pawla的日记?
这是一本日记,上面的日期已经看不清楚了,但正文仍然清晰。

你随便翻开了一页,往下看了下去。

今天姐姐出去到集市买东西了,她带回了很多新东西,有新的魔法树种,有肉排,还有两把奇怪的东西,看起来像是武器。她说,这叫“拔刀剑”,是很厉害的东西。我们带着这东西去外面处理怪物,效率特别高。

今天姐姐说要去种树,留下我在大礼堂里处理政务。她直到晚上都没回来,我只好处理完政务后先回去了。

她还没回来,我很担心她的状况。外面据说有战争,龙族的林区已经没了...

她终于回来了,但是身上似乎有伤,很严重的样子。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的伤情越来越严重了,连着几天都没有醒过来,身上好像还有植物长出来。请神灵救救她吧...

今天早上没看见她,她不会出什么事应该是出去了吧。

(后面的部分被撕掉了。)

Alice

独居于城镇之外的龙,金黄的眼睛里如同有光射出。

在黑暗处时身上会冒出荧光,因此貌似不害怕黑暗的环境。但是呆久了仍然会受到影响。

她的一封信?
一份看上去很旧的文件,似乎是一封信。

你往下看去: 那一年,我们小镇周围的矿产特别少。因为没有矿物用来祭祀神,市民们把我绑上了祭坛。 我的四肢被用铁链绑了起来无法动弹,我的角被他们锯断,尾巴也被缠住了。镇长走上祭坛,举起刀准备刺向我时,意外发生了。

周围突然燃起了紫色的大火,几乎烧遍了整个小镇,但树木似乎毫发无损。市民们露出惊恐的神情,有的抱起孩子就跑,有的被吓坏了一动不动,还有的只顾自己,丝毫不在意其他人的安危。这一切我都看见了,但是我没法去帮助他们。很快我撑不住了,即将昏倒的瞬间,我仿佛看到了一个白色的影子......

后来,大家解开了我身上的铁链,我发现自己背上多了一对翅膀。我又可以自由活动了,但是已经不能在镇上继续待下去了。

他们,把我放逐了。

我在森林中游荡着,奇怪的是没有一条疯龙接近我。他们似乎对我避之不及,胆子大一点的也只敢在周围吐着毒雾。而且我在外面的住处附近长了许多小植物,不知道是谁种下的。所以我在这里的生活也还不错。

再后来我开始修建自己的房屋。它建在一座山里——这是我们这里的唯一一座山。我修了二个房间,一个在楼上,一个在楼下,还有一个储藏室。楼上是我的工作室,有桌子、工具、炉子,还有织布机,不过我准备把它改成小咖啡厅;楼下是起居室,放着床和灯,还有床头柜,放着我的战利品和一些杂物。我希望它永远不要被发现......

但是战争还是波及了我的家——一个来过我家的朋友告诉了那些人我的位置,它差点被火烧毁,幸亏我及时扑灭了火焰,否则它就真的只剩下储藏室了。

这些都是几天前的事了,现在我生活的很正常,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好了,该去睡觉了,我的宠物还等着我呢。

晚安。

Mary

鼠族的领导人,身上用彩色的龙鳞片做装饰,黄黑交替的颜色如同蜜蜂。背上有着一对魔法形成的白色羽翼。

是个仁慈的女王,会不顾自己保护子民们。

地标特色

豌豆茎

每个来到这里的人都一定会看到这根巨大的豆茎,它的高度甚至超过了巨橡树和红杉。从它深入云层的样子就知道,它一定不是正常的植物。

龙之雪山

有几百年之久的雪山,自古以来便是龙族的圣地,传说那里居住着冰龙的祖先。山脚下是Alice的小商店,收留了许多迷失而失去理性的流浪者。

拉特兰山洞

传说中鼠族的始源之地,坐落在花树林中。直到现在还有许多居民生活,是狼族首都外第二大的城市。

无名山洞

Pawla与姐姐的秘密基地,据传是她们研究魔法和科技等的地方。因为在森林的中心,所以从来没有除她们以外的人到达过。

收藏品(未完成)

龙族历史教科书残页
这是一张看上去不是很古老的残页,但是这版教科书已经停用很久了,因为上面的语言不够客观而像是文学作品——

但据说真正的原因是为了防止灾难再现。

上面的文字已经模糊不清,你勉强阅读了一下:

龙历108年(合公历100年),森林范围内出现了许多“主教”,他们借助宗教的力量召集信徒,并发动了大大小小数场战争以获取利益。

这样的行为触犯了自然,如同诅咒般的烈火烧遍了他们的住处,夺去了他们的一切——包括生命。

鼠之路
从森林的中心蔓延到山洞口的漫漫长路,象征着悲哀和黑暗的过往。

这一切要从几百年前的一场洪水说起。

“医生!我们家老人快不行了!”“老师快过来,我们这边病人突然开始流血了...”“哪里有药,问一下哪里还卖药”

......诸如此类的话充斥着当时的大街小巷。

洪水并没有多大危害,但随之而来的不明疫病却带走了无数生命。

没有人知道原因。空有发达的工业却治不好病症,绝望和痛苦一度笼罩了老鼠们的城市和乡村。

最终,在损失了数以万计的同类之后,幸存的一小批鼠带着过往留下的所有记忆和技术等踏上了迁徙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