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尘梦忆艺术馆

From Limbo Wiki
Revision as of 06:19, 22 August 2022 by Spidlant (talk | contribs) (修正笔误)
(diff) ← Older revision | Latest revision (diff) | Newer revision → (diff)
Icon-info.png
碎数研相关词条
碎数研编号:[待补充]
该词条由非Phigros作品参与者创建或编辑且不受保护
由于碎数研本身的性质,请谨慎阅读,同时注意碎数研不具有官方性质
如词条与已存在的隐性设定冲突,请前往林泊百科编辑建议箱提出。
不完整页面
该词条尚未完成。

有形之物 终将消亡 己有之事 势必重来
唯艺术与美永存于世
〝Viva los artistas y su amor 我还在 这里 将 你 等待〞

弥尘梦忆艺术馆

由碎数研林泊UnFtr所建立,坐落于亚空间阿剌克涅的异想艺术馆,以展示异想之美为核心理念所创建的公开场所。
馆内陈列着碎数研建立以来所收藏的可被称之为“艺术”的异想之物,只需在PhigrOS终端交纳16MB门票费用便可获取一次性门牌号,保您大饱眼福、得偿所愿。

  • 有谣言称,该艺术馆其存在本身为UnFtr所传播的“传闻”的异想化形,否则无法解释其中异想种类之丰富多样,甚至收录了部分近乎绝迹的异想。我在此以林泊UnFtr的名义警告各位,本艺术馆是真实存在的,请确保您在相信它存在的基础上参观本馆。

基本陈列室

该区域展示异想危害较轻,均经过防异处理,请在接待员Kano的接待指引下有序参观。

  • 游客不允许私自与展品发生接触,如有购买欲望请与Kano当面沟通于参观后完成交易。

文学类异想

金色的兰德尔童话精选集
曾经家喻户晓的异想童话精选集,自███████████后大部分消逝的无影无踪。

  • 可在Kano的监督下现场阅读两个故事,但仅限两个。

游客评论:真令人怀念,上次读到它己经是■年前的事了,再次翻开书页犹如记忆一般崭新,里面的故事倒是翻新了不少。目录中多了一些没见过的名字,连原有的故事都改变了不少细节。

楼上记性不错啊,我17岁的时候看过一回,现在重生15岁后完全不记得自己以前看过了。还有,这故事书怎么越看越
楼上怕不是无视警示连看三个故事了,在异想艺术馆当场睡着会受到什么待遇呢?我很好奇WwW。

TBC……

美术类异想

《啸声之谷》
出自二代地表的画家-Yukam之手。 描绘着失真之地的一处角落,画面扭曲难以理解。
曾印刷出多张赝品,但因其中流传出的怪谈而被异想化。

  • 怪谈中看过本画作后,您在睡梦中时灵魂将会被大概率传送至克里普的别墅区进行参观,林泊被传送的概率较低。
  • 请不要尝试与画作进行沟通,如果被影响,请立即通知接待员Kano。

游客评论: 我记得小时候在Yukam的画展上看过,现在怎么就异想化了...

听说是被Yukam老师去世的妻子诅咒了,好可怕。
楼上不要再以讹传讹了啊,小心二度异化!!



《挂在树上的女人》

同样出自Yukam之手,画作展现了夕阳下在巨型橄榄树下独自荡秋千的女人。同样遭到异想化,曾经的画作只有无尽的夕阳。
在夜晚,画作中的时间会变为早晨,画作中的女人在橄榄树树枝上自尽了,但她并没有死去。这时请不要去打扰她,务必让她独处一会。

  • 游客可以尝试与画作中的女人进行交流,但她始终笑不起来。
  • 不要尝试越过红线,更不要尝试割断任何一根绳子。


游客评论:这个女人好像在哪见过....?长得很像那边那幅肖像画里的呢,不会是同一个人吧?

楼上别乱说了,它们虽然像。但那幅肖像画可是几近110年后才被另一位月面画家Amosen创作的,他俩可是一点关系都沾不上啊喂。

动画类异想

《Dark Night#6.5》

《黑夜》。于A.P.576年1月开始以动画形式在土星系统等平台上放送,全12话+1总集篇。
描述了组织“晓”的成员们调查一个自存在以来即被黑夜覆盖的小镇,与“暗夜”对决的故事。
由于选用题材过于俗套,加以同档期动画水平普遍较高,该动画在某动画评分平台上仅拿到了6.2/10分的评分。

该动画结束放送三年后,在该评分平台附带的论坛内,一位匿名用户宣称其拿到了《Dark Night》原第7集的删减剧集分镜本,并且放出了6页分镜稿。数小时后又一用户发帖,给出了部分脚本。
时值深夜,再加上披露内容荒诞不经却又符合设定,一时间引爆了网友们的讨论热,假消息真消息鱼龙混杂地发布在论坛上。
直到第二天早上,原动画制作组才反应过来,发布公告辟谣称没这回事,讨论热度才逐步下降。

再后来有人收集了全部内容,利用异想生成了这样的一集长22分钟(无Staff表)的动画,取名为《Dark Night #6.5》。虽之后遭到焚书化,但本博物馆有幸拿到了这一作品的录像记忆卡。现特别在此展出。

但根据博物馆匿名投稿称,那几页分镜稿确实是原制作组所作,系当初聚在一起喝酒的时候喝高了瞎作出来的。之所以当时不肯承认,大概要么是忘了有这回事,要么是看到自己的大作惨遭动画化不忍直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