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笙箫

From Limbo Wiki
Revision as of 04:07, 26 September 2023 by AtomTheory (talk | contribs) (→‎历史:​ (同样阳光创飞历史))
(diff) ← Older revision | Latest revision (diff) | Newer revision → (diff)
Icon-info.png
碎数研相关词条
碎数研编号:[待补充]
该词条由非Phigros作品参与者创建或编辑且不受保护
由于碎数研本身的性质,请谨慎阅读,同时注意碎数研不具有官方性质
如词条与已存在的隐性设定冲突,请前往林泊百科编辑建议箱提出。

地理

南笙箫(Peace Silence)为狭长空间,宽10公里,长28公里,一端为琴海,其中有一近似圆形岛屿笙屿,直径约4公里,另一端为陆地萧地,萧地有一大型湖泊鸩池,占据超20%陆地面积,靠近琴海,距笙屿约5公里,将两端几乎隔绝。南笙箫以太阳升起方向为东,空间外有延伸景象但不可到达。

南笙箫气候温和,各处气候基本相同,年降雨充沛,年平均气温略低,极端低温不低于零,晴雨交替,无极端天气。

笙屿森林覆盖率高达96%,森林茂密,均为原始森林,气候宜人,海拔230米左右。

琴海较平静,偶有中浪,浪高一般不超过1米。

萧地地形平缓,多洼地,平均海拔17米,最高点海拔仅87米,最低点海拔-9米,远离琴海一端有森林覆盖。

鸩池水深未知,水体含有大量重金属,显较强酸性,周围一公里内几乎寸草不生,难以从其边缘绕过。

南笙箫挂靠在石林层,异想阈值中等。

进出方式

进入方式

1、在石林层携带门牌并双手触摸任意石柱,即可出现在笙屿码头。
2、使用管理员发放的特殊门牌会出现在科考研究基地或笙屿广场。

离开方式

  • 至石林

在宁泊镇范围内使用普通门牌。

  • 至传入地点

在笙屿广场或科考探险基地使用特殊门牌。

亚空间特性

笙箫彼岸常常产生幻象,没有阳光照射时会产生幻象,月圆之夜幻象会更加严重,虽然阳光出现后幻象会消散,但是幻象所造成的实质性伤害不会恢复。

结界外的延伸风景不可触及,延伸至视线尽头。

特产

宁泊山泉水

地标特色

  • 宁泊泉

位于宁泊镇西南部,为天然温泉,常年水温在60-73℃之间,经检测,宁泊泉每分钟出水量22升左右,其中部分水被导向一旁的水池供人洗浴,部分经工厂转化为水蒸气利用后向各房屋供暖后排入琴海,剩余部分汇入宁泊河,泉水含宁泊素,可以分解阑珊素。

  • 宁泊河

发源于笙屿最高点附近,主要依赖降水,盘曲穿过宁泊镇汇入琴海,河水清澈见底,偶尔可见有鱼。

  • 宁泊镇

居住着南笙箫所有的常住人口,镇名意为“宁静的停泊之地”,小镇内住房均为木制房屋,整体风格朴素复古,仅允许林泊在此居住,但所有人都可以前来游览,限制游客流量,是个放松身心的好去处。

  • 鸩池

重度污染水体,传闻其内居住着食人生物,早年有人成功从其侧面穿过到达笙箫彼岸,此后科考探险队屡屡穿过鸩池侧面。

  • 笙箫彼岸

位于南笙箫一端,罕有人至,据到达的科考探险队报告,笙箫彼岸主要为森林,内有多种一级、二级异想。

有一种危险的四级异想阑珊,个体较小,尾部带刺,被刺中部位会溃烂并逐渐扩散至全身。阑珊无法穿透橡胶及无纺布等较厚材料,其毒素名为阑珊素,可被宁泊温泉中的特殊成分分解。

每到夜晚,笙箫彼岸会出现树木大量倾倒的情况,当阳光照射笙箫彼岸时,幻象消散,大部分树木仍然直立,但是有少量树木会倒塌。

  • 科考探险基地

又称为“吹箫”,有大量钢板房,大量科考队探险队驻扎于此,其物资供应几乎来源于外界,每日有一班航船从笙屿开往“吹箫”,又从“吹箫”开回笙屿。“吹箫”夹在琴海与鸩池中间,安全性强。

  • 茶话会

别称“阴阳大会”,是由宁泊镇内林泊发起的私人聚会,通常举办地点在林泊家中,人数五至十数人不等,林泊们在此谈笑风生,无所不谈,路过的游客若有幸被邀请也可以加入。

民间传说

笙箫彼岸

作为一个长时间与世隔绝的一个神秘区域,其绝伦的美景常为人称赞,相当一部分探险队员都认同将其称为仙境的做法。而科考队员提醒,笙箫彼岸中会存在大量异常的光学现象,这可能是此地异常产生的大量异想导致的“海市蜃楼”。

笙箫彼岸夜晚封闭,严禁任何人进入,科考队员解释称笙箫彼岸在夜晚会产生大量超自然现象,人在其中极易受到伤害,可能会发生幻象消散后人被活埋到地里的情况。

阑珊

这种南笙箫最危险的生物能成为传奇,很大一部分是源于关于它的形成的故事。

“阑珊”意为“将尽;衰落”,该异想由发现者艾汀·诺依曼(Adin Neuman)命名。

阑珊大小和甲壳虫相近,外表为淡灰色,有的个体带有较浅的粉色。尾部带有短小的尖刺。尖刺因此无法穿透厚重严实的橡胶、无纺布防护服,但是尖刺内部含有的微量毒素阑珊素一旦注入人体就会迅速腐蚀人体导致人体迅速溃烂。

有谣传称阑珊是由一位被丈夫抛弃的女子化成,曾有人指出,阑珊袭击男性的案例远多于袭击女性的案例。“吹箫”方面立刻回应说前往笙箫彼岸的男性同样远多于女性,该谣传不攻自破。

研究结果显示,阑珊靠摄食低级异想为生,异想污染的累积可能是阑珊成为高危险性四级异想的原因。

鸩池

鸩池或许是石林的投影,大概是受挂靠楼层石林影响产生的重金属污染产物。

鸩池含有超过13种重金属,且含量均超标1万倍以上。鸩池湖水呈现诡谲的黄色与玫红色渐变,湖中环境难以探测,其湖面从未有过生命活动迹象。

鸩池周围一公里内仅生长着一级异想鸩草,该草可抵抗鸩池中严重重金属污染的影响,除此以外毫无生命迹象。

曾有探险队员意外吞服沾有鸩池水的药剂而毒发身亡。

“鸾回”科考队

“吹箫”基地中几支长期驻扎科考队中的一支,是最优秀的科考队,和南笙箫管理层有合作关系。

阑珊的发现与命名者为该科考队领队艾汀·诺依曼(Adin Neuman),有14种异想为该科考队发现,笙箫彼岸也由该科考队发现。

有传言称,该科考队由人类种组成,艾汀·诺依曼予以否认,南笙箫管理员清外证实了艾汀·诺依曼的话,但是传言仍然不断流传。更有甚者称目睹“鸾回”科考队队员于夜晚出现在笙箫彼岸内。

历史

时间 事件

荒年纪(72.B.P~60.A.P)

十日纪(60~89.A.P)

龙宫纪(90~286.A.P)

171.A.P 南笙箫形成。
184.A.P 宁泊镇建成。
189.A.P 第一支科考队到访。
195.A.P “吹箫”基本建成。
203.A.P 宁泊镇政策改变,定义为只有林泊能居住的小镇,或将在笙屿背面建立非林泊的小镇,部分非林泊因此选择搬出。
207.A.P 最后一户非林泊搬出,宁泊镇从此成为只有林泊居住的地区。
260.A.P “鸾回”科考队发现笙箫彼岸。
273.A.P “阑珊”被发现。

中宫纪(286~673.A.P)

358.A.P 笙箫彼岸被列为危险区域,非官方许可严禁进入。
366.A.P 琴海科考工作展开。
395.A.P 琴海海底结构已探明,正常无异。
461.A.P 宁泊镇住民达150人。
584.A.P 颁发新规定,建立科考探险准入制,限制条件不符合的科考探险队探索笙箫彼岸。

新生纪(673~742.A.P)

722.A.P 宁泊镇住民达175人。

月面纪(742~770.A.P)

742.A.P 部分科考探险队及2名住民搬离南笙箫。

纷乱代(770~至今)

770.A.P.04.03 开始撤离宁泊镇住民与科考探险队。
770.A.P.04.06 南笙箫最后一人撤离,仅剩下林贺东和清外。
770.A.P.04.19 清外数据传输至港湾,南笙箫被幽蓝边界吞噬。

人文

笙屿上曾经最多居住着173名林泊,均居住在向东的宁泊镇,他们远离像素塔的纷扰,在此处避世生活。

萧地常常有科考探险队造访,萧地沿海草地有科考探险基地为探险队提供相关服务,基地一般驻扎有约130人。

宁泊镇近似还原了蒸汽时代的生活,自给自足。

无节日但是常有各林泊发起的茶话会。

  • 社会结构

简单的自给自足类型社会,没有明显统治者,较为自由,统治干涉少。

  • 饮食方式

接近粗茶淡饭,一般有下午茶。没有特殊饮食习惯。

  • 经济发展

通用货币为data但是使用很少,不发展商品经济,仅有山泉水出口与进口各种材料。

  • 人机关系

不明,南笙箫除清外以外无其他AI。

  • 文学引用

相关角色

林贺东

林贺东

人类林泊,显男性,是南笙箫主人。

主观年龄三十二岁,一米七七,略瘦,墨蓝色短发,浅棕色眼眸,戴着金丝眼镜,身着庄重文雅的长袍。

行事优雅,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沉着的气质,以茶待友,和镇中林泊均为密友。

遇事果决,同时考虑他人感受,尽力将事件偏向于让所有人受益。

无为而治,将政事全部交给清外处理,倡导较少的规定,较多的自由。

喜爱甜食,尤其喜爱绿豆糕与果脯,总是被清外提醒有高血糖风险。爱喝乌龙茶,一定要用宁泊泉的泉水泡茶。

最后时刻留在宁泊镇上坦然面对幽蓝边界的降临。

“总要有人近距离去接触幽蓝边界,我希望那个人是我。”重生前的林贺东说。

清外

清外

AI林泊,显男性,南笙箫管理员。

主观年龄二十八岁,一米八四,身材高挑,深灰色头发,灰色眼眸,身着与报童类似的服饰,偶尔也会穿长袍。

热衷于参加茶话会,时常漏嘴曝出林贺东的趣事而不自知,因此时常被各位林泊邀请入茶话会调戏套话。

超高效处理政务,因为南笙箫人口少,规定也少,相关的申请与报告因此很少,清外能够在三分钟内完成一天的政务,因此清外时常在各处闲逛参加茶话会。

思维发散,常常神游于宇宙中,常常因此被林贺东敲脑袋。

体贴他人,并且对林贺东仿若亲奶奶,说长道短。

最终在幽蓝边界到来前撤出了南笙箫。

艾汀·诺伊曼(Adin Neuman)

艾汀·诺伊曼(Adin Neuman)

人类林泊,显男性,“鸾回”科考队领队,金色头发,琥珀色眼瞳。

主观年龄三十六岁,有时候穿西装,大部分时间穿着皮夹克和牛仔裤。

热爱求知与探索,多次亲身与队友深入险境,收藏了大量奇特的异想标本。

重视友情,竭力帮助科考队员,无所不至的关照队员,有风险的事情一定亲自上场,遇到危险也让队员先走。科考队员相继遇难后将他们作为异想复活,和他们继续前进。最后关头也是力劝林贺东离开南笙箫,不愿让林贺东这位挚友被卷入幽蓝边界。

独当一面,一个人负责了“鸾回”队内的物资供应和对外联络工作,并承包大部分后勤工作。

最终在幽蓝边界到来前撤出了南笙箫。

收集品

鸩池水样

收集时间:262/10/32
保管单位:艾汀·诺伊曼
等级:main
装了半瓶鸩池水的加厚玻璃瓶,盖子严密封死,上部刻有“鸾回”科考队印记,此类水样还有十数瓶,用以检测鸩池的水质变化。

阑珊标本

收集时间:277/9/4
保管单位:艾汀·诺伊曼
等级:souvenir
风干的阑珊标本,保存在铁质盒中,外有玻璃罩,内部放置有一小管阑珊的毒液,罩上及盒底有“鸾回”科考队印记。

宁泊山泉水

收集时间:770/4/4
保管单位:清外
等级:souvenir
一瓶宁泊镇出产瓶装矿泉水,生产日期为770/3/29,被清外郑重地放在一个木盒中。该瓶矿泉水为最后一批次的产品。

影像册

收集时间:770/4/19
保管单位:清外
等级:main
一本厚厚的影像集内含大量南笙箫风景照和茶话会留影,封面和胶套磨损严重,其中有不少清外于南笙箫被幽蓝边界吞噬前在南笙箫内部四处收集的照片,几乎完整地记录了南笙箫的一切。这本影像册还被保存在了清外的数据库中。

白瓷茶具

收集时间:770/4/18
保管单位:清外
等级:main
林贺东平时喝茶吃点心所用茶具,茶杯中还残留着洗净后留下的水珠,茶杯盖上有林贺东不慎磕出的破损和裂痕。

幽蓝边界记录

收集时间:770/4/24
保管单位:清外
等级:bold
通过林贺东对于幽蓝边界的记忆还原出的场景。

非请勿入

南笙箫平静的天空似是被撕开了一个口子,虫洞悄无声息地自笙箫彼岸进入南笙箫,然而它从来不会隐藏自己的存在,于是,向来平静的南笙箫立刻狂风大作,成吨的空气被虫洞肆意吸入。晴朗的天空也被搅浑,失去了应有的蔚蓝,暴风拍打着树林,树木发出尖叫,被风压弯了身体,随时有断裂的危险。

林贺东早就在阳台静候虫洞的到来,他的头发早已被风强行固定了形状,长衫也以接近疯狂的速度摆动。

笙箫彼岸的树木最终是放弃了对抗虫洞,被连根拔起,大块泥土和岩石也被树木拉着一起陪葬,那些没有被树木带走的泥土岩石也不过是多苟延残喘了一小会儿。不到一分钟,笙箫彼岸已经荡然无存。

风越发猛烈,笙屿上的树木也渐渐失去了力气,大量树叶细枝被风折断,从林贺东身侧飞过,被拉向远处的虫洞,一眼看去,差点以为是一条绿色的银河。

鸩池的水正被吸起,水的吸引力终究没办法和虫洞做抗争,鸩池水被吸起百米高,再也无法维持表面张力,在空中炸裂飞散,如同在南笙箫的巨树上绽放出的宏伟的彩色的生命之花。

鸩池的水位剧烈下降,但是又被拉起来,林贺东已经分辨不清鸩池的水面了,只能看见鸩池陡峭的湖壁和鸩池庞大的水体。鸩池终于暴露出了它的湖底,这时若有人能往下看一眼,困扰科考探险队数百年的问题将迎刃而解,可惜,不会有人能够看到那里了。

很快,鸩池上绽开的彩色花朵很快碎裂消逝,虫洞已经掐灭了鸩池的生命,阴翳地向笙屿压来。

琴海早已是惊涛骇浪,笙屿上的房屋不堪重负,已经有几个房屋倒塌了。

很快,虫洞到达“吹箫”,琴海上也生发出了生命之花,这花是那么庞大,那么纯澈,纯澈到根本不像是会出现在虫洞面前的东西。碎裂的水珠有不少落在林贺东身上,林贺东一只手继续扶稳栏杆,冒着被风卷走的风险伸出一只手,任凭水珠打在手上,感受着这花朵最后的猛烈的抗争。

虫洞无视了花的存在,仍旧不可阻挡地前进,南笙箫最后的生命之花在南笙箫结界外海洋源源不断的灌注入下仍在顽强地开放,但早已被死死掐住根茎,失去了盛放的权利。

鸩池,“吹箫”,然后是琴海,风已经到达了极其恐怖的速度,笙屿上的木制房屋已经全部解体了,只有几栋建得十分牢固的石制房屋还在苦苦坚持,海浪拍打着笙屿广场,已经淹到了林贺东的房屋门口。林贺东艰难地站在阳台,抬头看见虫洞已占据大半天空,如同一只巨眼,冷冷地看着林贺东。天已经看不清楚了,空气中满是各种碎片,已然难以辨认出它们原本来自哪里……

……一切终于结束了,南笙箫的故事,就这样被强行画上了一个句号……

对话记录

314/8/16

[翻译模块已开启]
:Neuman, tell me the truth, what your team members are?
艾汀·诺依曼:…Would you publish what I say?
:If necessary, I will publish it, but if there's nothing dangerous, I will help you to deal with the gossip.
艾汀·诺依曼:Okay…to be honest, they are whims.
:Why do you allow them to work in the team?
艾汀·诺依曼:They used to be human, but…they left one after one when we are exploring hoodoo and…they are not limbo
:I'm sorry to hear that sad story. I will try my best to help you. Ling told me to do so yesterday.
艾汀·诺依曼:Thank you…

603/11/7
[识别到敏感物品:果脯]

:贺东...
林贺东:知道。
:别吃了,真的容易得高血糖的。
林贺东:作家嗜好咖啡...
:别念了别念了,你别说这段了。
林贺东:那我继续了。
[链接加载中1903/28490]
林贺东:在思考人生么?
:...啊啊不是,走神了...又打我...

612/3/22
[识别到敏感物品:果脯]

[识别场景:下午茶]
[识别人物:无 林贺东 出现]
甲:吃几个?
乙:我还是就喝茶了。
:所以接下来呢?
乙:你猜一猜?
:猜不出来。
丙:你直说吧。
乙:清外你和大家说说老林上周四干的什么,我敢说和我要说的是几乎一模一样。
:我...真的一样吗?
乙:还用说?肯定啊!
:不要像上次一样骗我啊!
乙:真的不骗你。
己:不会骗你的。
甲:放心吧。
丁:不骗你。
戊:我们不会骗一个人两次的。
丙:不骗你的。
:...行吧,贺东上周四...错把茶当成水浇花了,直接浇死了一大片。
众人:哈哈哈哈笑死了。
[泪腺分泌加多] :...不是不骗一个人两次的吗...
戊:你想想。你不是人工智能的吗?
:...QWQ

612/3/23

林贺东:清外...
:对不起!!!
林贺东:..........
:又打我..........
林贺东:不打你打谁?

770/4/2

艾汀·诺依曼:Hedong,just go to a safer place,please!We can have everything rebuilt in Haven!
[同步翻译已打开]
林贺东:不了,就算会泯灭,我也会和南笙箫待在一起。
艾汀·诺依曼:You are really a stubborn man.
林贺东:也不能算固执,毕竟能近距离看见幽蓝边界的面容,也是一件很浪漫的事。
艾汀·诺依曼:You might be right.Wish I can find you in Haven in the early future
林贺东:但愿如此。祝你平安到达港湾。
艾汀·诺依曼:Thank you.And...wish..wish you all...the best.
林贺东:还请不要哭,向前看,向着光亮前进,我的朋友。
艾汀·诺依曼:...Thank you.
林贺东:到港湾的特殊门牌将会在明天开始登记分发,请一定尽早在笙屿广场领取门牌,我会让清外负责队员的传送的。
艾汀·诺依曼:Ling,you are so kind.I believe it is a pity that you choose to stay.
林贺东:但我不遗憾,因为我和南笙箫在一起。
艾汀·诺依曼:Okay...See you.
林贺东:明天我会在广场等你。

770/4/23

???:清外...
:您好...
[识别到特征符合] :!!!!!!
林贺东:...走吧


纪念已经消散的过去

来自创世者的寄语

在南笙箫这片土地上,有温情的茶话会,有和谐安宁的环境,纯朴的人文风俗,还有林贺东和清外琐碎但温情的日常,点点滴滴,平凡却美好。而在那令人无限神往的幽蓝边界,到底有着怎样的奥秘,危险的鸩池,致命的阑珊,是原本平静的生活下的波涛汹涌,在这片土地上,平和与危机并存,是随遇而安,忽视那脚底下暗伏的危险,还是打破这宁静的表象,去探寻、去揭开这世界的秘密?林贺东与清外携手,谱写属于他们的故事。 也许终有一日,盛象不再,万物蒙尘,但,笙箫不会尽,南风不会止,他们的故事与爱恨连同这笙箫,连同这南风,永无绝期。




笙箫再起,友人归否?

Restart

地理

南笙箫(Quiet Projection)为狭长空间……难以从其边缘绕过。

南笙箫位于月面,由于现存的南笙箫世界底层数据封存,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无法变更,因此没有异想生成。

进出方式

进入方式

通过林贺东和清外授予权限进入

离开方式

断开连接即可。

特产

宁泊山泉水,在重启的南笙箫里恢复了生产,但是无论如何都感觉没有以前的好用了

地标特色

  • 宁泊泉

位于宁泊镇西部……路过的游客若有幸被邀请也可以加入。

民间传说

  • 笙箫彼岸

作为一个长时间……于夜晚出现在笙箫彼岸内。

历史

时间 事件

荒年纪(72.B.P~60.A.P)

十日纪(60~89.A.P)

龙宫纪(90~286.A.P)

中宫纪(286~673.A.P)

新生纪(673~742.A.P)

月面纪(742~770.A.P)

纷乱代(770~至今)

770.A.P.10.03 清外依据影像册记录的内容和保存的部分南笙箫数据,恢复重建并运行了南笙箫(Quiet Projection)。
772.A.P.07.32 南笙箫(Quiet Projection)被幽蓝边界吞噬。

人文

南笙箫(Quite Projection)建成后,陆续回归了14名林泊(包括林贺东在内),继续保持着曾经的生活节奏,直到幽蓝边界的到来。

对话记录

770/10/03

林贺东:终究还是回来了……
:你是为了什么要重建这一切?
林贺东:……我啊……我也不知道……大概是执着让我决定重建南笙箫吧。
:你啊……
林贺东:既然笙箫已经重新起奏了,为什么不把宾客们请回来呢?

771/10/05

[同步翻译已打开]
林贺东:欢迎回来。
艾汀·诺依曼:I'm surprised to find your rebuilding it in selenograph.
林贺东:我自己也惊讶于我的冲动。不过我没有在港湾重建,你会不会感觉失望啊?
艾汀·诺依曼:Nevermind.
林贺东:你的队员们呢?
艾汀·诺依曼:UHH……the Peace Silence was gone, and all the mystery that haven't been reserched out can't be rebuilt in Quite Projectioin.
林贺东:所以他们……
艾汀·诺依曼:They just go back to the Glaciaxia, where they want to have a look at the hoodoo.
林贺东:可是他们再也看不到了啊。
艾汀·诺依曼:They were just as stubborn as you.
林贺东:……也是,那祝愿他们能有好的结局。
:所以你是打算在这里居住吗?
艾汀·诺依曼:Yes, I will stay here till the coming of Mazarino's End.
林贺东:既然这样……欢迎居住在宁泊镇,我的朋友。

771/11/12

林贺东:下午好。
[同步翻译已打开]
艾汀·诺依曼:Good afternoon.
:下午好。
林贺东:如今尚算热闹的集市也变得冷清了下来,果然是物是人非啊……也不对,这物也改变了。
:所以……你失落吗?
林贺东:不会,看见的都是熟面孔,大家也都还在,那些没有回来的人,也祝福他们在别的地方生活愉快。
:(沉默)
林贺东:你还对之前的集市有印象吗?
:当然,广场上的人也不少,大家说是集市,但是也都是在聊天,和茶话会差不多……
林贺东:你确定吗?
:我确定啊。不对吗?
林贺东:我看啊,你是只会和那几个动不动开茶话会的人待在一起吧,你有没有说我坏话?
:呃……应该……没有吧……?
林贺东:你是不是……你怎么就和小孩子一样好骗啊……哦对,你以前就这样。你怎么还是和小孩子一样好骗啊。
:呜呜呜别骂了……但是,但是不是你用茶浇花吗……
林贺东:呃……这个另说。
:哦。

772/07/32

:来了。
林贺东:终究是……走吧,把剩下的人叫上。
:发消息警告了。
林贺东:在这之前,你给幽蓝边界拍张照片吧,毕竟是不可多得的机会。
:拍照了,还录了段影像。
林贺东:你自己再慢慢欣赏一会儿吧,南笙箫彻底结束了。
:是啊……
……
林贺东:走吧,再不走来不及了。
林贺东:去寻找新的远方,即便它也很快会被吞没。
:再见了,宁泊镇。
林贺东:再见,南笙箫。

771/08/22[Errorcode2095]

[识别到敏感物品:果脯]

“贺东……”

“打住打住,我知道,你别和以前一样尝试劝我了,你看,有用吗?”

“……”

清外凝视着林贺东手里的果脯。

……今天也是确认是林贺东本人的一天。

“清外,没去茶话会吧?”

清外挪开目光,有些心虚。

“清外……”

“打住打住,我知道,你别和以前一样……?”

清外住了嘴,和林贺东无声对视。

是你同化了我还是我同化了你?

一人一AI互相向对方使眼色。

是你吧?

不是我啊,应该是你吧?

没有啊……

“看来这日子是不能在一起过了。”清外低低说一句。

换来了林贺东特别疑惑的目光。

二人又对视。

“过日子?”林贺东轻轻吐出这么几个字,带上了戏谑的神情。

不像是调情,更像是在看笑话。

“……我说错了不行嘛……”清外已经不知道看哪里好了。

林贺东喝了口茶,还是没忍住噗嗤笑了。

这一笑,林贺东的形象全无,清外的脸面也全无。

“喂!别笑啊!”

林贺东还在尽量让自己不把手里的茶洒出去,一边盖盖子放茶杯一边抿掉嘴唇上险些漏下的茶液。

“总得给个我不笑的理由吧?”

“我……我……哎呀!”清外蹲到角落捂住脸。

楼下传来艾汀·诺依曼的声音。

“Good afternoon! It looks like there is something making you laugh, right?”

“也就一些生活上的趣事。”

……

看着诺依曼消失在街角的背影,林贺东满脸笑意地看着还蹲在墙角的清外,笑得更放肆了。

这家伙真是一点形象都不要了啊……

哎……不好过了这日子……不是!不是日子!

【待补充】